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14.蛇

  霞弹枪喷出深红的子弹,黑色的血水侵染了艾伦德贫民窟,残缺的尸块被强大的冲击力喷散的到处都是,这里已然成为了污染物的地狱,罗恩的天堂。

  “当然可以直接去找梵哲…但是你不觉得这样就会少了一点乐趣吗?”

  罗恩墨绿色的瞳孔满是残忍与疯狂,每天只杀一人就像是怨毒的诅咒,那是罗恩自己给自己设下的枷锁,以此来防止自己因弑杀的本性而暴走。

  而今,大餐在即,罗恩决定放纵自己。

  凯西看着所剩无几的污染怪物,她忐忑的内心也放下心来,现在的污染怪物已经不足以阻挡罗恩的脚步,只需再来几个怪物罗恩就能将贫民窟屠戮干净。

  “砰。”

  伴随着最后一声枪响,最后一只怪物的脑子碎裂开来,罗恩眸子中的疯狂与怨毒渐渐散去。

  罗恩压抑着的暴虐情绪已经发泄完毕,他收回手中的霞弹枪,冰冷的注视着贫民窟的深处。

  “伟力印记…还没有消失。”

  凯西看着眼前的这些怪物,它们的头颅被打烂,身体依旧在蠕动着向前方爬行。

  “这些怪物是不死……”

  凯西看着地上残碎的尸块,深红的血肉在伤口处蔓延,地上的黑血也渐渐被吸收。蠕动爬行的怪物就像被深红的血肉感染吞噬般,渐渐漏出了腐烂的真身。

  那是一具具各种人脸被缝合在一起,内脏早就不知所踪,早已死去多时的无皮尸体。

  “草。”

  凯西看着地上可怖的尸体,一时间有被震住。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品尝我的大餐。”

  凯西因罗恩的喊声回过神来,扭头看去,罗恩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贫民窟深处。

  ......

  ......

  刺啦。

  罗恩的拿着人形的深红巨剑,将扑面而来的怪物撕裂成两半,狰狞的骨刺勾出大片腐烂的血肉,怪物的残肢还顺着扑通了下,但紧随其后被深红的血肉汲取了生机。

  罗恩靠着伟力的感知,逐渐靠近画廊的深处。

  伴随着往画廊的深入,带着恶意的怪物也就越多,那绝非向往日中斩杀的孬种,它们的力量和速度都远超一般的b级的恶魔症感染者。

  不过好在经过了一阵屠杀,罗恩已经可以愈发清晰的闻到梵哲身上所散发的腐臭味,而画廊也近在眼前。

  梵哲矗立在画布前,他身上有着狰狞的缝合伤口,他独自一人在拿着笔绘画,好似外面的厮杀与他无关。

  画布被梵哲的身影遮挡。

  “你来了?”

  梵哲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并未回头。

  “这个世界病了。”

  “人与人没有了真挚的情感,只剩下冰冷的货币数字。”

  “他们被异化,成了冰冷的机器。”

  “我救赎了陷入赌债的赌鬼,我拯救了致幻物成瘾的瘾君子,我劝解了出卖身体的婊子。”

  “我重新赋予了他们真挚的情感,让他们重新真正的活着。”

  “我...”

  梵哲转过头,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罗恩。

  “你是什么非主流弱智?”

  罗恩没有理会梵哲的装神弄鬼,抡起巨剑就向梵哲砍去。

  罗恩感到目眩,回过神来,他仍处在原地,手中的巨剑成挥砍状。

  既然挥砍无用的话...

  罗恩手臂的血肉迅速蠕动,罗恩从背后拿出他的双管猎枪,筋膜,角质,白骨,血肉向枪身蔓延,形成了一柄狰狞的带着血色脓包的重型猎枪。

  .750 Nitro Express,曾经世界上最恐怖的霞弹枪。

  “砰。”

  血肉横飞,狰狞的枪口喷发出血肉,带着可怖的冲击力向梵哲冲去。

  血肉弹头停在梵哲五米的范围,像是失去冲力般,化作一滩烂肉掉在地上。

  梵哲挪开一点位置,将画布漏了出来。

  那是...

  罗恩所持狰狞的猎枪向着前方的画像。

  “我曾在梦中见过真理,也在梦中见过你。”

  “一条阴狠的毒蛇。”

  “你是一个恶棍,罗恩。”

  “而我是指引你道路的天使,我是引你向善的神父。”

  “命运的交汇使我们相聚。”

  “我是窥见真理之人,而你罗恩。”

  罗恩的胸腔被伟力击穿,内脏连带着血肉从缺口流出。

  那是他自己刚刚射出的弹丸。

  “只是垫脚石罢了。”

  罗恩笑了。

  “是临死时的惨笑吗?”

  “我佩服你的愚蠢,你竟敢狂妄到敢于直面我的圣所。”

  “你这被扔下地狱的莫诺提俄斯。”

  梵哲操控着伟力砍向罗恩,那是曾经罗恩砍死怪物时的劈砍。

  伟力没有一丝的迟钝,像是热餐刀划过黄油般将罗恩的上半身被劈成了两半。

  “不,就像是吃螃蟹般。”

  “虽然外表的壳是坚硬的,但只要可以吃到他的蟹肉,他的精华。”

  “你不是那种速食般的三流货色。”

  “这是品尝到大餐的喜悦,这是剥开蟹壳的硕果。”

  罗恩被切开的半具身体摇摇欲坠,但双脚仍如巨人般矗立,他露出的嘲弄的微笑。

  就如时光倒流般,身体开始愈合,身上的损伤逐步消失不见。

  “什么靠近真理,你只不过是一个窃取力量的小偷罢了。”

  恩福,赐福。

  不详的恩典将画廊笼罩。

  罗恩的身体开始异化,血肉将深红巨剑吸收,伴随着手臂上创口不断的溢出鲜血,血色的枪管挤出一个巨大带着血丝的骨刺,血丝上蔓延着不详。

  罗恩再次做出劈砍的动作,目眩仍如期而至。

  “找到你了。”

  罗恩强忍着目眩,找到了梵哲的藏身地点,狰狞的骨刺猛然劈下。

  血流如注。

  放着绘画罗恩画布的画架,已经被骨刺劈成了两半,梵哲的左手被劈了下来。

  罗恩看着断掉的左手梵哲。

  “什么真理,什么命运。”

  “你只不过是将贫民窟,你的卵巢,偏移了数米。”

  “你这可耻的骗子。”

  “你无法正视你的内心,将荒谬当做真理,将虚假视作救赎。”

  “你这可悲的骗子。”

  “你用伟力编制出谎言,你用梦境当做现实。”

  “你这可笑的骗子。”

  “你这欺骗夏娃的毒蛇。”

  罗恩高举骨刺,将梵哲劈成了两半。

  梵哲,陷入了死亡。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