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2.困惑

  富人区,兰特宅邸。

  看得出兰特所追求的是比较豪华的古典巴洛克风格,他要求把各种象征豪华的设计嵌入装修之中,例如彩绘的玻璃吊顶,老派的壁炉,装饰面板,装饰木角线等等。

  兰特坐在皮质的老板椅上,他穿着精细高档的羊绒和顶级的KS米尔羊毛西装,手里拿着燃烧了半根的雪茄,尽显老派作风。

  “罗恩探员,我听说过你的故事。一个在夜间猎杀恶棍的恶魔,恶魔病患的噩梦。据说艾伦德贫民窟中的那个梵哲就是你杀掉的。”

  “你甚至都快成一个都市传说了。”

  兰特看着刚被伯特带进来坐下的罗恩,他示意站在门口的侍者给罗恩倒了一杯酒,他举起实木桌子上的价值不菲的酒杯说道:“敬英雄。”

  罗恩端起酒杯向兰特敬去。

  “谬赞了。“

  罗恩第一次听到别人叫自己探员,有些不适宜,这总能让他想起一种被驯化的狗。

  “你知道梵哲和艾伦德贫民窟的事?”

  因为联邦为了不引起大众的愤怒,把这件事压了下去对外宣称是执法官解决的事件,据凯西说很少有人知道这事件的真相。

  罗恩心中对兰特的人脉有了一个更清晰的认知。

  “当然,这件事在恶魔病患者的圈子中传的很广。”

  兰特的确是知道消息,联邦只能骗骗那些无知的人群。在恶魔病患这种灰色的地带就不管用了。

  罗恩喝了一口酒。

  他知道兰特肯定会知道一点内幕消息,但是没想到兰特会知道的这么详细。

  在这糜烂的世界中,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而兰特这种人也绝对是一个危险人物。

  这是一种直觉。

  “我很好奇,我在恶魔病患者中有什么样的名气,居然让您对这些情报这么感兴趣?“

  罗恩墨绿色的眼睛微眯起来,这两天狩猎的尽是些半吊子的蠢货,他渴望大吃一顿。

  “这是因为我对你的故事太好奇了。如果你是一个拥有正义感的探员,我或许不会这样做。“

  兰特笑了笑。

  “那您对我是怎样的评价呢?“

  罗恩的灵魂深处哀嚎着饥饿,他快要发疯。他看着兰特问道。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绝不简单。“

  兰特看着罗恩满是恶意的眸子。

  “你浑身散发着可怖的恶意,你的态度充满了傲慢,你像是一条毒蛇。”

  “是犯下第一条原罪的该隐,是判耶稣死刑的本丢。”

  “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你加入调查局是因为什么?“

  兰特吸了一口雪茄,继续看着罗恩说道。

  这是一种试探,一种暗中的试探。

  罗恩知道兰特在试探自己。

  “拯救世界,兴许是找到耶稣并钉死他。”

  罗恩丝毫不掩饰自己眼神中的恶意,他想抛开兰特的肚子,掘出他的脑髓,然后细细的品味灵魂的滋味。

  兰特放松身体靠在皮质的沙发上,双眼微眯,仿佛已经进入休憩状态。他缓缓的吐出一口烟雾,他说道:“你不是那种为了荣誉感而去厮杀的蠢货,我在你身上嗅到了恶棍的影子,你的气质、气度、言谈举止都和无恶不赦的恶棍有几分相似。”

  “实际上我本来找你是像讨论关于凯西的事情。”

  兰特将烟吐了出来。

  “凯西?”

  罗恩有些疑惑,不知道兰特找凯西是要干什么。

  罗恩从口袋中拿出烟来,点上深吸一口,他现在需要尼古丁来缓和一下自己躁动的情绪,第一次执行任务就把雇佣者杀了那就乐子大了,况且酒也还没拿到。

  “事实上,并不是我找你们调查局发布的任务,而是凯西找的我。”

  兰特睁开了眼睛,看着罗恩接着说道:“即使是我们再缺人,分出一个人去陪瓦里斯也是足够的,也不会向调查局露出我们的软弱。”

  “我们对于联邦,就如同象棋中的車一样,虽然价值很大,但不是必要的棋子,是随时可以被牺牲的存在。”

  “那瓶酒,麦卡伦莱利50年。我相信你也清楚它的价值,我们将它放在了收纳处的深处,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有着那瓶酒。”

  “我是准备在厮杀格斗的开幕会上再将其打开,作为压轴。”

  “我原本是想问关于凯西的事,直到我看到了你。”

  “就像我说的,你本应该是个恶棍才对,却加入了调查局。”

  “你是一条满是恶意的毒蛇,毒蛇是不会被调查局这种蹩脚的目标有这么浓厚兴趣的,除非,你有其它的目的。“

  兰特看着罗恩说道。

  “那您觉得,我有什么目的呢?“

  罗恩瘫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斜视着兰特。

  他的话音落下之后,兰特没有回答他,而是陷入了沉默。

  罗恩的话语虽然很平淡,但是却蕴含着一股傲慢,他的傲慢是表达的是对兰特的不屑。

  兰特从未见过如此自大的人,就像是宇宙初开时的混沌。

  “这个世界没有永远的善良,没有永远的公正,只有利益的交换,只要能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利润,所以我想和你合作,罗恩。”

  “你的才能绝非只是屠戮些罪犯那样,你可以...改变这个世界。”

  兰特放下酒杯,看着罗恩深绿的眸子说道。

  “你不是恶魔病患者吧。”

  罗恩的瞳孔中闪烁着恶毒。

  “什么?”

  兰特没有明白罗恩突然这么问是有什么含义。

  “改造世界也好,改变世界也罢。”

  “我不清楚你们为什么会对世界有着那么浓厚的兴趣,你们都自命不凡,却又同样的具有可悲色彩。”

  “我可以在你身上闻到可悲的疯狂气息,但这又和恶魔病绝非同源。只是相同的是你们都会让我感到从灵魂深处哀嚎的饥饿感。”

  罗恩掏出复古的左轮将枪口对准兰特,血肉疯狂的覆盖在左轮身上。

  “我猜凯西找到你的时候,你快急的得要发疯。”

  “你兴许是在家中赡养了发疯的恶魔,你这虚假的信徒,可耻的殉道者。”

  罗恩兴许是要发疯。

  “我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也不想陪你们玩这可笑的过家家游戏。”

  “砰!”

  血肉伴随着火光,将兰特的脑子崩碎。罗恩舔了舔溅到嘴边的脑浆,向外面走去。

  而侍者带着惊惧的眼神看着罗恩。

  “兰特.卡希奥.费尔罗,你应该是叫这个名字吧。我希望我可以喝到那瓶酒。”

  ......

  ......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