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3.破损的时间

  恩典,赐福。

  无处不在的祷告。

  不可名状的圣洁,在罗恩的脑海里回荡,异变顺着血管蔓延全身,怨毒不自觉的侵占思维。

  罗恩从深渊中苏醒,位列于高台之上。

  无形之物的臆想贯彻于脑海,恶意被虚假的清醒笼罩,像是罪人在地狱的狂欢中进行最后的欢愉。

  卑劣的蛆虫在高声歌唱,下贱的婊子在死人列成的高台上跳舞。

  暴虐的疯人在高台下撕扯着断臂,炽热的狂人在深红的泥土上高声祈祷。

  “您是卑劣的主啊,您撕裂着灵魂。”

  “您是懦弱的主啊,您恐惧着懦夫。”

  “您是躁郁的主啊,您污染着世界。”

  罗恩感觉胸腔中蛰伏着成百上千的蠕虫。

  撕咬,啃食,罗恩的皮肤已经成透明状,血肉被咀嚼干净,留下肮脏的白骨。

  罗恩有些乏力,坐在了高台中心的宝座上。

  血肉堆积的高台上,婊子在罗恩边翩翩起舞。

  “您是神的羔羊。”

  “您是万众瞩目享受着荣华富贵的羔羊。”

  “您是一只即将被吊死在神面前的羔羊。”

  婊子排列在罗恩面前高声歌唱,她们的身体血肉融化,鲜血洒落在高台上,形成一道血毯。

  仅剩头颅的舞女在加冕的的血毯上和狂人与疯人齐声高歌。

  “坐在宝座上神的羔羊。”

  “坐在宝座上神的羔羊,我们俯伏敬拜您。”

  “昔在今在以后永在,惟有您是全能真神。”

  “坐在宝座.上神的羔羊,我们俯伏敬拜您。”

  “颂赞尊贵荣耀权势,都归给您直到永远。”

  “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惟有您配得敬拜和尊崇。”

  “万王之王,万主之主,我们高举您圣名直到永远。”

  罗恩坐在高台的宝座上,脑中的臆想就如狂暴的雷电。

  是暗的血色天穹上吊死了折翼的天使,巨型的阴暗竖瞳凝视着罗恩。

  “您与卑劣舌吻啊,请您与恶意共舞。”

  “我悲悯的主啊。”

  “我崇高的主啊。”

  “我仁慈的主啊。”

  脑海中的意象将罗恩拽入深渊,深红的触手挤碎了罗恩的身体,肉璧渗出的脓水将罗恩的精神碾成细粉末。

  舞女的声音愈发的尖锐,伴随着高台下的疯人开始用头颅锤击着地面,嫣白之物映衬在地上像是令庸人疯狂的符号。

  他们在高歌,他们在祈祷,就像是在做着弥撒。

  “您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颂赞归与您的圣名。”

  “至高,至圣,至尊。”

  “天上地下歌颂主名,歌声昼夜不停。”

  “颂赞主圣名,颂赞主圣名,颂赞荣耀归主圣名。”

  “颂赞主圣名,颂赞主圣名,颂赞荣耀归主圣名。”

  “主的圣名满有权能。”

  “使魔鬼都逃遁,能使罪人出死入生,得到天堂福份”

  “颂赞主圣名,颂赞主圣名,颂赞荣耀归主圣名。”

  “颂赞主圣名,颂赞主圣名。”

  “颂赞荣耀归主圣名。”

  炽热的狂人跪拜在高台下,用躯干组成人梯。

  罗恩被深渊吞噬。

  思维,血肉,组成为人的部分被剥离。

  恩典,赐福。

  无处不在的祷告。

  骤然的。

  缠绕的触手被崩裂,胸腔的蛆虫从皮肤中钻出,罗恩举起手中的左轮。

  他瞄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可悲的懦夫在颤抖,卑劣的小人蜷缩在角落。

  勇士......死在了最前方。

  罗恩自诩为勇士。

  深绿色的瞳孔闪烁着恶毒。

  “砰。”

  嫣白与血红绽放。

  罗恩重回高台之上。

  ......

  ......

  光脑上疯狂的推送着新闻。

  【磁悬浮站台出现恐怖分子......目前无生还者。】

  安保室内,安保人员化作血肉,残肢被挂在门前。

  【格列咖啡馆出现恐怖分子,凯西探员牺牲。】

  凯西的头颅被砍去,身体呈现被撕咬状,机油伴随着鲜血染满了地板。

  【联邦发布宣言,梵哲与艾伦德贫民窟的真相!恶魔病?兴许是世界末日!】

  大街上,到处游荡着发疯的市民,乱世中烧杀抢掠才是美德。

  【布朗克斯动物展会遭发狂的恶魔病患者袭击,死伤惨重!】

  抱着黑人孩童的女人将猩猩视作盾牌,想要延缓死亡的速度。

  富人区,兰特宅邸。

  宅邸中已经没有活人,泳池的颜色被染上鲜红,罗恩站在血泊中。

  ......

  ......

  “您是无上的主,您是欺骗自己的狂人!”

  “您是国王,也是乞丐。”

  “您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您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

  被吊死的天使开始加入,祂开始高声歌颂道。

  罗恩从座椅上起身,漫步在加冕的血毯上。

  罗恩将高声歌唱的头颅踩碎,罗恩缓步的踩在狂人身躯组成的阶梯上。

  罗恩踩过嫣白之物,走到了无尽的深渊边。

  兴许是恶疾困扰,又或者是失眠的痛苦。

  罗恩自诩为勇士,又或者他是懦夫。

  罗恩......

  选择拥抱深渊。

  ......

  ......

  富人区,兰特宅邸。

  看得出兰特所追求的是比较豪华的古典巴洛克风格,他要求把各种象征豪华的设计嵌入装修之中,例如彩绘的玻璃吊顶,老派的壁炉,装饰面板,装饰木角线等等。

  兰特坐在皮质的老板椅上,他穿着精细高档的羊绒和顶级的KS米尔羊毛西装,手里拿着燃烧了半根的雪茄,尽显老派作风。

  “罗恩探员,我听说过你的故事。一个在夜间猎杀恶棍的恶魔,恶魔病患的噩梦。据说艾伦德贫民窟中的那个梵哲就是你杀掉的。”

  “你甚至都快成一个都市传说了。”

  “敬英雄。”

  ......

  “你不是那种为了荣誉感而去厮杀的蠢货,我在你身上嗅到了恶棍的影子,你的气质、气度、言谈举止都和无恶不赦的恶棍有几分相似。”

  ......

  “你是一条满是恶意的毒蛇,毒蛇是不会被调查局这种蹩脚的目标有这么浓厚兴趣的,除非,你有其它的目的。”

  ......

  骤然的。

  “呕。”

  罗恩吐出黑红的鲜血,伴随着脏器的碎片。

  兰特隐约看见,黑红的血中似是有蠕虫在扭动。

  “拯救世界,兴许是找到耶稣并钉死他。”

  罗恩披上风衣,没有理会兰特的回答,向着深红的木门走去。

  .......

  瞬间,又或者是一个世纪。

  等罗恩消失在视线内。

  兰特才感到背后的西服被汗水完全浸湿。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