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4.致命玩笑

  晚上,7:33.

  几日前被冻死的跛腿乞丐的尸骸旁,地上的积水上飘着五彩斑斓的油腻光泽。

  瘾君子倒在冻硬的尸体边上注射着致幻药物,带着腻人的满足感沦为行尸走肉。

  塔哥酒吧...不现在的logo已经换成了由霓虹灯组成的寸头男彩色logo。在罗恩一枪打爆塔哥的脑袋后,寸头以雷霆手段,接管了塔哥的事业。

  大路的两旁的店面因为寸头的整顿已经闭店数家,街头的男孩开始在墙上印刷着巨大荒诞的街头涂鸦。

  一家在门前挂着暂停营业的纹身店内。

  鲜血布满了店面,残肢像是画笔在墙上绘画着抽象派的画作。

  道格拉斯看着安托,lkd实在是不放心他会干出什么疯事,以特派员的身份来监视安托。不过说是监视,不过也是上层的借口罢了。

  道格拉斯得罪了lkd的某位,他们也只希望借着安托的手让他死于意外。

  而这个疯人,一到早上就说有大事件,就让近两天从报名参加的吉利蛋保护组织中挑出的精英集合。但实际上只是去当个混混抢劫了两个路人和占领了这家纹身店。

  安托拿着一条被劈开的女性残肢在地上玩着井字格游戏,从地上大大小小的猩红的残局可以看出他已经平局了数次。

  “如果你的速度足够快的话,你甚至可以与自己做交易。”

  似是察觉了道格拉斯不信任的目光,安托开始说起疯话。

  “我在锻炼,正在以你肉眼看不见的速度移动,我的脑力在开发,我的灵魂在战栗。”

  “这就是超负荷的速度带来的副作用吗,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偷偷看了一眼道格拉斯,发现他还是在看着自己,安托突然抱住了脑袋,开始在在地上打起滚来。

  “啊!”

  安托凄厉的大叫一声,双眼无神的脑袋一歪倒在了血泊中。

  全场有被震住。

  ......

  ......

  被安托和道格拉斯挑选出来的吉利蛋保护组织的成员们坐在椅子上,他们看着坐在纹身用的躺椅上坐着的安托,而道格拉斯站在最后,

  躺椅旁站着一个正不断战栗着的纹身师,他在这帮疯子没冲进了之前,曾是这家店的店长。

  安托走到架在角落可以窥得全景的相机,自认为的调整了拍到自己最帅的角度。

  “咳咳。”

  安托坐会躺椅上,他装做领导般咳嗽了两声,但他的手里仍然拿着他倒在地上前握着的残肢,他正当做双节棍般挥舞。

  “尊敬的各位嘉宾,女士们、先生们、朋友们,大家上午好!”

  “今天,吉利蛋保护协会正式试业,作为会长,我感到十分荣幸。在此,我谨代表全体群员,对各位嘉宾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对协会的试业表示衷心的祝贺。”

  “首先,我最先要感谢的是店长先生!是他投资场地与物力,让我们得以在如此干净整洁的地方聚会。”

  安托回过头看着战栗的店长,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可以在儿童联欢晚会当主任人的清爽阳光的笑容。

  “请把掌声给到店长!”

  “对日夜奋战在吉利蛋保护协会施工现场、为吉利蛋保护协会顺利投入运作而付出全部精力和时间的所有员工及有关协作单位......”

  安托像老式的磁带被卡住般,半天发不出声音。

  “草,我他妈昨天通宵了一晚上背的词。草!”

  骤然的暴怒,安托将残肢扔在了地上,他快步的走到吉利蛋保护协会的一个成员边上,抢走了他的ak。

  安托对着残肢疯狂的开火,血肉的碎片溅的原本还算干净的躺椅血肉模糊。

  “总之而在我市大力推进勇士经济发展的今天,亦可谓天时、地利、人和兼备。”

  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努力提升互助会的服务和管理质量,以更高的目标建设勇士业的各类项目,也希望能够得到在座各位一如既往的关照。”

  “最后,祝愿各位嘉宾身体健康,万事顺意,家庭幸福!谢谢!”

  “砰!”

  安托一枪将角落的相机打爆。

  “这他妈糟透了!上帝这个狗娘养的婊子。”

  ......

  ......

  安托脱掉了染着血渍的花衬衫,他光着上半身,趴在躺椅上,他侧过头看着正襟危坐成员们。

  “我相信你们曾经都是敢于直面鲜血的勇士。现在却沦为了被联邦追捕而躲藏的懦夫。”

  “当你们诞生的时候,你们的手上就沾染着几亿的兄弟的鲜血,踩着尸骸。”

  “你们残忍的杀害了手足同胞,获得了诞生在这个世界的资格。”

  “你们之所以变得软弱,成为懦夫。”

  “是因为卑劣的记忆,是因为从幼时被灌输的价值观。”

  “你们忘却了三岁前的回忆,忘却了自己残忍的内在,只留下了无聊的回忆。”

  “正是那些所谓的回忆,缠绕着你们的灵魂,那使你变得如同蝼蚁,如同懦夫。”

  “每个人刚刚出生的时候都是曾是勇士,我相信,人一开始就是罪恶的,这是原罪,是他们的本性,往事与回忆把所有人都变成了孬种。”

  安托躺在躺椅上,示意正颤抖着的店长来到他面前。

  “只有忘却了无聊的回忆,才能想起本性。”

  “这是勇士的必经之路,也是拦在孬种们面前的大山。”

  “我将会在自己的脸上纹上以及背部纹上鲜红的烙印,以此将缅怀我将抛弃的回忆。”

  “孬种们,亦或者是勇者们,如今一切还来得及,你们仍可以选择未来。”

  “是当个被财阀控制的孬种,还是去当那追逐梦想的淘金者。”

  安托将店长准备的工具全部扔在了地上,从口袋中拿出了刚刚被劈开的臂骨。

  店长留下了冷汗,臂骨劈开的尖刺近乎是钝的,他只曾在一些书中的古代部落见过这样的纹法,这意味着接下来的纹身过程会异常的痛苦。

  安托灿金的瞳孔迸发出光芒。

  “所以,在热寂之前,买黄金吧!”

  ......

  ......

  “草,这太他妈的痛了。”

  安托捂着自己的左脸,他仅仅只被扎了两下就吃痛的从躺椅下跳了下来。

  “你这该死的骗子,不是说无痛纹身的吗?”

  “我......”

  店长刚想解释。

  “我最恨的就是自不量力的人。”

  便被安托用ak打成了筛子,他披上自己的花衬衫啐了一口,走了出去。

  ......

  ......

  路边被冻死的尸体仍然倒在巷子的角落,财阀广告的霓虹打在他的身上。

  安托就像是小孩碰见雪人就忍不住要踢一脚一样,他也踢了一脚乞丐的头颅。

  天上正燃烧着不断排放着黑气的太阳照亮了阴影中的安托一行人。

  “我们兴许是打击黑暗的超级英雄。”

  安托回头看着道格拉斯说道。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