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呓语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蚌埠住了

    我的菊花爱上了厕所,就像是禁忌的爱恋让人疯狂。

  压抑的越久,它恐怖的反扑就会越严重。

  我的菊花兴许是死了,兴许是我的逞强,我的嘴硬让他感到去死。

  他开始流血,伴随着我肚子的哀嚎,他终究是如愿了,亲密的和马桶相爱在一起。

  jb的傻逼街边小吃,傻逼疫情,我这个傻逼肠胃。

  我已经蹲在厕所一下午加一个晚上了,已经拉出血来了。

  感觉肠子要离家出走了。

  刚来推荐就开摆是吧,晚一点更新,不用等了。

呀咿呀咿呀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