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良湖之随风而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三章 覆灭

  连年的战乱和饥荒,使得樊良湖周围几乎寸草不生,昔日繁华热闹的高邮城也被破坏的残败不堪,曾经人流如织的南门大街和北门大街,如今都堆满了饿殍,高邮城最金碧辉煌的酒楼淮春楼,也被一场大火烧得只剩下几片残垣败瓦,一些起义军模样的士卒正忙碌地将遍布城巷的饿殍抬到木板车上,然后一车一车运往城南早已挖好的大坑里给埋了,如果尸体发臭,造成瘟疫,那他们这些活着的人就只能生活在恐惧之中了。

  就在被烧毁的淮春楼门口,一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看上去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人正躺在地上,向身边运送尸体的士卒讨吃的。

  “行行好。。。行行好。。。”这个老人用着最后的一点力气呻吟道。

  然而,那些士卒没有一个人搭理他,有的甚至对他的同伴说:“哎!待会儿记得过来把这个人也抬走!”

  随安此时正准备去城东的外婆家看望外婆和外公,当他路过淮春楼的门口的时候,他见地上躺着的这个老人特别可怜,还有一口气在,于是就从行囊里拿出一个布包裹,布包裹里包着几斤煮熟的河蚌肉,他拿出几块大一点的河蚌肉,蹲下来,递到了那个老人手里。

  那老人接过河蚌肉,看也不看马上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随安看着眼前这个老人饿成这个样子,怕他噎着,就向旁边的士卒讨要了一点水,说是自己喝,其实是拿给这个老人了。那些士卒看见了,摇了摇头,啥也没说。

  那个老人见这个好心人不但给他吃的,还给他拿水喝,于是抬起头,看了一眼随安,当他看清随安的脸之后,先是一惊,然后马上苦笑了一下,有气无力地说道:

  “随兄弟,为什么是你?呵呵!”

  “老伯,你认识我?”随安惊讶地问道。

  “你不是随风吗,我怎么不认识你,不过好久没见到你了。”老人似乎已经恢复了一点体力。

  “哦,原来您认识家父!老伯,我是随风的儿子,我叫随安!”随安说道。

  那个老人仔细地看了看随安,略显惊讶地问道,“你是随风的儿子?你都这么大了?跟你父亲长得简直一模一样!你父亲,他,他还好吗?”

  “家父。。。他已经失踪多年了!”随安答道。

  “他。。。也被樊良湖的妖怪拖走了?”那个老人伤心地问道。

  “他没有被妖怪拖走!他是去找我爷爷了!”随安跟他父亲随风一样不愿意听到妖怪两个字。

  “呵呵,你跟你爹一个样!”那个老人有气无力地笑道。

  “老伯,这里还有两块河蚌肉,你拿着!”说完随安站起身跟那个老人告别道:“老伯,你多保重!”

  看着随安远去的背影,那个老人轻声地说道:“孩子,我相信樊良湖里没有妖怪!”

  樊良湖地底,尧族地下基地。

  数十艘巨大的尧族母舰排成一列,正沿着连通太平洋底部的大通道向东驶去,这条大通道只有在尧族母舰出动或者河蚌飞船大规模调动的时候才被启用。整个尧族基地内部空间以及这条大通道都是真空的,为的就是模拟尧族母舰和飞船在太空环境下进行无阻力飞行。

  尧族母舰舰队很快便抵达了位于太平洋中心深处的通道出入口,巨大的圆形闸门打开后,母舰舰队便进入到了注水等候仓,这个注水等候仓可以通过一道道的闸门来调整空间大小以便适应不同规模的舰队数量。

  所有母舰都进入等候仓之后,身后的圆形闸门关闭,等候仓内壁的孔洞打开,海水开始从四周的孔洞注入等候舱内,直到等候仓被海水注满,所有母舰都潜于舱内,这时,等候仓内外压强一致,母舰前面的闸门打开,所有母舰便依次驶出了等候仓。

  随凤天一声令下,一艘艘巨大的母舰就像蓝鲸一样跃出海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震撼无比。

  周围一些太平洋岛国的土著人看到数十艘尧族母舰浮出水面后一开始还以为是巨鲸,但是当尧族母舰纷纷腾空之后,那些土著人发出惊恐的叫声,立刻朝飞腾的尧族母舰跪拜,口中念念有词,他们把尧族的母舰当成了守卫太平洋的海神,实际上,谁说不是呢?

  尧族母舰很快就摆脱了地球的引力飞升到了地球大气层之外,随凤天命令母舰舰队排列好阵形,等待雅体人的乌云舰队到来。

  看着前方漆黑的夜空中闪烁着无数璀璨的星辰,站在母舰驾驶舱内的随凤天心中不免感叹人类文明之渺小。自从一百年前,他成为尧族守卫者以来,他已经经历过多次的外星文明拜访,幸运的是,大部分外星文明都是善意的星际旅行者。这一百年里,他做的最大的守卫地球的行动就是带领尧族守卫者击毁了一颗试图撞向地球的小行星,至于掉入地球的巨大陨石,尧族守卫者更是不知道击毁过多少颗。然而这些行动与如今面临的雅体人入侵相比,已经显得微不足道。若不是三千年前,隐维文明提前帮助尧帝建立了尧族基地和组建尧族守卫者,地球文明将会在今夜从宇宙中彻底消失。

  正当随凤天感慨之时,突然,前方不远处一大片乌云朝这里翻滚而来。雅体人阿吉塔率领的一百多万朵逃离金星的乌云飞船出现了。

  阿吉塔见尧族的母舰只有数十艘,不免心生轻敌之意,他命令所有的乌云飞船朝尧族母舰冲去,黑压压的乌云舰队排成一个巨型矩阵,如同一张巨大的太空蜘蛛网要将尧族母舰全部围住。

  随凤天见乌云舰队气势汹汹而来,于是对所有的尧族守卫者发出最后的号召:

  “我最亲爱的尧族守卫者们!三千年来,地球文明面临的最大挑战就在前方,为了脚下的亲人,为了整个全人类,让我们用生命来捍卫尧族守卫者的荣誉吧!”

  说完,数十艘尧族母舰的舱门全部打开,数百万艘河蚌飞船从母舰中如同瀑布般倾泻而出!

  雅体人阿吉塔在他的乌云母舰上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他那张半透明的脸惊恐地抖动着,就像水面起了涟漪一样。自从率领乌云舰队以摧枯拉朽般入侵太阳系以来,这是他第一次有了恐惧的感受。

  他恐惧的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整个雅体族的命运。一千年前,他将整个雅体族的人都带向了地球,如今地球就在面前,却有一堵难以逾越的墙挡住了他们。

  阿吉塔在他的乌云母舰内绝望地看着五百多万朵乌云飞船在他眼前无所畏惧地冲向尧族的数百万艘河蚌飞船。他知道,这一次,迎接乌云舰队的将是一场生死之战,要么击败强大的尧族母舰舰队,要么葬身于地球的大气层。

  阿吉塔蹲下身来,一一亲吻了他的一双年幼的儿女。

  “父亲,前面的这颗蓝色的星球就是我们的新家了吗?”阿吉塔的女儿用雅体人的语言问道。

  “是的,女儿!你们将要在这里重新开始你们的人生!”阿吉塔回答道。

  “那您呢,父亲?”阿吉塔的儿子连忙问道。

  “好儿子!父亲会一直陪伴在你们的身边!也许,会以另外一种形式。”阿吉塔流泪说道。

  “父亲,孩儿不明白,难道您不跟我们一起去地球吗?”阿吉塔的儿子不解地问道。

  阿吉塔将他的儿女揽入怀里,再一次亲吻了他们的额头,然后强忍着泪水微笑着对他们说:

  “孩子们,父亲会为了你们能够在地球上生存下去而战斗!”

  “那等战斗结束了,您就回来接我们去地球,好吗?”阿吉塔的儿子祈求道。

  阿吉塔望着儿子祈求的目光,点了点头说:“好的儿子!父亲答应你!”

  说完,阿吉塔将他的儿女抱进了一个透明的保护罩内,然后在保护罩的屏幕上留下了一串字符。

  “孩子们,父亲现在要去战斗了,你们待在这里面会很安全。记住!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父亲的爱永远跟你们在一起!”说完阿吉塔就站到了一个直达乌云飞船的升降梯里。

  “父亲!父亲!您一定要平安回来!我们在这里等着你。。。”阿吉塔的儿女朝着离开的父亲哭喊道,透明的泪水流淌在半透明的小脸蛋上,是那么的令人动容。

  阿吉塔登上一朵乌云飞船,飞出乌云母舰,然后露出透明罩,回头跟儿女做了最后一个雅体人的告别礼之后就加入到了乌云舰队之中,前方等待他的是数百万拥有虚无炮的尧族的河蚌飞船。。。

  此时正是樊良湖的戌时,沈琼儿还没有睡觉,她像往常一样坐在窗前思念着自己的丈夫,就在她的目光朝远处星空看去时,突然,夜空中出现了一颗从天划落的流星,紧接着是两颗,三颗,最后变成了一阵阵的流星雨。

  沈琼儿赶紧闭上了眼睛,她生怕错过了许愿,她祈祷老天爷能让她再见到自己的丈夫,她祈祷他的丈夫现在还平安地活着。。。她祈祷的时间很长,彷佛有很多的话要对他丈夫说,等她睁开双眼的时候,流星雨还在下着。。。

  随安夫妇也被这美丽的流星雨吸引,看着满天的流星雨,随安也忍不住祈祷了起来,他跟母亲一样祈祷父亲一切都平安!他祈祷那场大雾早点到来!

  此时,华夏大地上还没有睡着的人们,都在欣赏着满天的流星,他们当中,即使是年纪最长的,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流星雨。但是不管年纪多大,他们心中许的都是相同的愿望——让天下重归太平!

  一直到子时,这场美丽的流星雨终于结束了。。。

  清晨,随安一觉醒来,朝窗外看了一眼,突然,他惊喜地发现窗外已被一层厚厚的大雾笼罩,他赶紧起床,打开了后门,屋后的樊良湖也已经被大雾笼罩,而且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的大雾都要浓厚!

  随安激动地眼泛泪光,他用胳膊擦了擦泪水,然后返回到房间内,摇着还在睡觉的儿子说:

  “儿子!儿子!快起床了!”

  “爹!我还没睡够呢!”随安的儿子睡眼惺忪地说道。

  “儿子!不要睡了!快跟爹去见你爷爷!”随安一边说着一边抱起儿子朝屋后的码头奔去。

  看着随安兴奋的背影,随婶、沈琼儿和随安的妻子也都流下了喜悦的泪水。

  当随安带着儿子来到樊良湖的湖心时,一艘巨型河蚌正停在那儿,河蚌打开了舱门,放出一部云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从河蚌内慢慢地走出来,朝随安父子张开了双臂。

  “儿子!快喊爷爷!”

传余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