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维世界的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七十八章山海盟(三十八)

  我知道着你有故事,但我也同样知道你不会和我分享。

  但因为我们是朋友着,所以我停留了一会,看着你伤心的样子,心中不悲不喜,只是静静的看着。

  看着我们这个年纪那些为数不多的故事。

  我抬头看向天空之上,天空之上,冬雪人间的纯白之上,那不经意的一闪而逝的流星。

  那颗流星的名字好像是叫做喜欢。

  关于我们这个年纪的悲秋伤春的故事,复杂,又多愁善感着。

  甄许多摇晃着手里空落落的奶茶,语气小心翼翼的问道,“所以你这是失恋了吗?”

  我们这个年纪的故事,一只手掌都能数的过来。

  虽然我不能理解,但我这时大受震撼着。

  原来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心中装着的悲伤也可以这么的沉重的吗?

  像那些长不大的大人一样,被生活的压力,被生活的不容易,被生活的苛刻着,忽然就不知道要怎么来长大着。

  虽然我同样不能理解,但我依旧大受震撼着。

  像你一样。

  陈厚道心中莫名的忽然伤感着,看着面前的甄许多说道。

  “何来失恋,我只是莫名的感到疼,疼这时光,疼这岁月,不由人意,流离失散,斑驳陆离,总是这样一般,上一刻好好的人,下一刻想找一个可以说着委屈哭泣心酸的人都没有。”

  甄许多看着面前的人,还是那么的不爱笑着啊!见了十几次的人,好像一次都没有怎么笑过,苦着脸,严肃着脸,呆滞的脸,发呆的脸,哭泣的脸,没有表情的脸。

  甄许多对着面前面无表情的陈厚道再次说道。

  “所以你这不就是失恋了吗?看见对象被别人吃了吗?!?哭的这么的伤人心着,你这是与人对手了几把?被吃了几次对象?”

  语气之中带着一丝调笑着。

  陈厚道瘪了瘪嘴,这个必须要好好解释着,陈厚道再次说道,着重的说道:“没有谈恋爱,我的人生格言早恋药丸,人生信仰,大富大贵,彩礼不加倍。”

  “………你想的真远。”甄许多有点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说。

  这是一个人间清醒的男孩子啊!

  真巧啊!

  她同样也是一个人间清醒的女孩子,早恋药丸,回家家里蹲。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可以不去看,但不能接受自己不动心。

  大富大贵,一生无忧,欧耶。

  甄许多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站在的陈厚道过来一起做着。

  这个世界能找一个清醒的人,不容易,必须聊聊。

  这个世界大多都是一群不清醒的人,以为在一起了,就一定在一起了吗?

  我们之所以觉着动心着,也许是因为我们心动的不是我们自己,而是对于青春的一种悸动呢?

  等这一种悸动过后,我们能在一起的人又有多少呢?

  根据大数据来说,她甄许多至今瞎了眼,见的数据是零,但有着大多数人总结的数据,千人之中出一对吧!

  她甄许多就喜欢和一个脑子清醒的人聊聊,特别这个人还是她的朋友。

  ???你这动作,怎么有一种把我当男闺蜜的感觉?

  !!!!说实话,我们有那么的熟吗?

  有那么熟吗?

  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陈厚道,甄许多叹了一口气。

  看来对方不聊啊!有点可惜着。

  甄许多继续用带着手套的手拍着身边的位置,示意着对方过来,聊聊吗?聊聊吗?我这人最喜欢听故事了,最喜欢听我们这个年纪的故事,故事中的风景和人了。

  喜欢吗?像天空之上,冬雪之上,白云旁边,那一闪而逝的流星。

  真的让人忍不住就觉着凄美,不经意之间,伸手祈祷着,我们自身的美好,可以不用落空。

  听说我们在这个世界的苦难,都是有一定数量的,有的人为我们经历了,我们以后啊!会过的很好很好╭(╯^╰)╮的。

  甄许多拍着身边的位置期待着陈厚道过来做着。一起聊聊。

  但陈厚道不愿意聊啊!陈厚道还是站在原地,站在他面无表情外加无语的看着对方。

  我们在这个世间所受的苦啊!是为了有一些人未经历的苦。于是有了一群人的苦心人,天不负。

  可是我们都知道,活在这个世界我们又怎么可以不经历一番辛苦呢?毕竟最终我们都要吃着苦,才明白甜的眼泪是不苦的。

  后来的我们都不哭了,也不在轻易说苦了。半梦半醒的一生,一生也就半甜半苦着。

  可是这个世界啊!贪心的太多,留恋的太多,不舍得太多,不能的太多,没有的太多,期盼的又太多,这个世界啊!也是很沉重的。

  乌云是白云的另一面,乌云是我们一生的负面。

  可我与你今天就站在白云之下,冬雪之上。

  我走过来安慰着你,也说不上安慰着吧!只是一阵西风过来,你身上隐隐约约的火焰,燃烧着,确实惊艳了我这灵魂和心一下着。

  我这不是喜欢,只是单纯的想要向着天空之上,冬雪之上,白云之间,那一闪而逝的流星,许着愿,为我那如这冬雪纯白一样的向往的爱情,余生黑白之间余火的红染的心,祝愿着,关于我们下一个年纪的未来。

  看着对方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光亮,与向往。

  大概是疯了吧!又一个同他一样疯了的人。陈厚道是这样想着。

  但以前一向喜欢看风景的人,陈厚道不知道此刻的他成了别人眼里的风景。

  像那天边那一闪而逝的流星。

  陈厚道对着甄许多,不知道说什么,又能说什么?

  喜欢着这么多年的空欢喜吗?空落落一场的悲伤吗?一个人习惯了孤独的向往?未来期许吗?

  能说什么呢?不过是青春那些年的暗恋,忽然之间就要从自己这青春中的梦走出来了,也醒了。

  好了,我们的青春已经离开了。

  甄许多就是坐在那一处,用着带着手套的手拍着身边的位置,示意着对方过来,聊聊吗?即使不聊,也做一会啊!做一会在离开。

雨半生才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