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维世界的人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七十九章山海盟(三十九)

  你既然不肯过来,那么我只能走过去了。

  甄许多笑着对着陈厚道说道,“你且在那站站,我去去就回。”

  甄许多的背影在陈厚道疑惑的眼神中,向着马路街道上走去。

  呼啸而过的冷风,马路上消融污浊的雪水,还有那发出一阵阵声音的汽车。

  陈厚道的目光不禁有一点的复杂了起来,为什么他突然就想到了朱自清的背影呢?

  陈厚道看着对方的离去,不知怎的走了几步,坐了下来,也许聊聊也好。

  陈厚道看着甄许多向着前方走去,在人海中消失,等到一会就又出现了。

  看着对方脸上挂着微笑的表情,手中拿着两杯奶茶。

  甄许多再一次穿过马路,身体轻快的,在汽车不注意中,快速的跑了过来。

  陈厚道看着对方,踩着马路上融化的雪水,真怕出一个意外。

  年纪轻轻的,就音容笑貌忆犹在。

  陈厚道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甩掉,我们总是要往好的一点方向想一想的。

  等到甄许多再次站到陈厚道的面前,看着陈厚道没有离开,笑着的脸,不禁更浓了一些,脸上的笑涡也更深了一些。

  甄许多把手里的一杯奶茶递给了陈厚道,“还热乎,喝吧。喝一些甜的东西,我们也比较容易感到开心一些。”

  陈厚道坐在一边,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儿,也忽然的笑了起来,接过了对方的奶茶。

  陈厚道说道,“你这第二杯能喝的下吗?”

  甄许多戳着奶茶,坐在了陈厚道的旁边,头也不回的说道,“忽然就想喝第二杯了。”

  陈厚道把吸管戳向奶茶,对着甄许多问道,“你做哪一路公交车啊!”陈厚道看着又过来了一辆公交车过来。

  这啊!大概得等一会了,不过我不急。

  放寒假就是出来玩的,在哪玩不是玩,只要心情能好就行。

  甄许多对着身边的陈厚道问道:“你是喜欢着谁啊?怎么了??我是真没想到你这样的一个苦瓜脸也有喜欢的人。”

  “青春啊!真的是不知所措啊!”

  陈厚道看着冬雪之上的天空,耳边呼啸而过的汽车声音说道:“是啊!青春啊!真的是不知所措啊!”

  这时甄许多从自己的口袋之中,掏出了花生仁?瓜子?磕着,一脸期待的对着身边的人问道:“能详细的说说吗?”

  陈厚道的脸上表情一僵,转过头看着身边的人脸上的期待,一时心头不是滋味。

  总有一些人是想要放在心头,慢慢的想,慢慢的喜欢,同时又慢慢的向往着。

  虽然我们都知道,有些人遇见了,会再次错过在人海之中,等到某一天中我们都会忘记着,但还是熟悉着,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过,我们喜欢过。

  你说,喜欢的人吗?其实也不是不能说的。

  陈厚道看着冬雪之上的天空,坐在公交车站的一边说道。

  “你想听啊!”

  甄许多连忙点了点头说道,“想听。”

  我们这个年纪,冬雪之上,白云之间,我们那颗一闪而逝在天空的星啊!这样的故事啊!我还是想听的。

  想听啊!陈厚道一时失神,又有些放松着,心中那沉重的感情也向着这片冬雪之上而去。

  说吗?也许可以说的。

  这时又过来了一辆公交车,这一辆公交车上走下来了两个人。

  金东东和袁多多一脸孤疑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他们俩从老远的距离就看到了这两个人,所以这一站,他们本不该下来的,但是他们还是走了下来。

  我来了,虽然我本不该来的。

  只是为何,陈厚道的脸上挂着泪痕,另一个人却在一边磕着花生仁瓜子呢?!

  抱歉,抱歉,我真的看不懂,但我内心大受震撼着。

  所以这是发生了什么?

  一定有不为人知的事情,不枉他们两人花了两块钱过来吃瓜。

  袁多多坐在了甄许多的旁边,一伸手分了甄许多的花生仁和瓜子。

  甚至就连甄许多的奶茶都措了两口。

  金东东站在陈厚道的旁边,给小可怜低纸,金东东对着陈厚道说道,“厚道擦一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吧!”

  “有什么想不开的呢?!”金东东一脸惆怅,脸上带着关心的表情问道。

  金东东的内心略感可惜,口袋里没有装满花生仁和瓜子。

  不是他真的想吃,只是这个时候嘴里不磕点什么,有些不是滋味着。

  陈厚道内心不悲不喜,只是莫名的叹了一口气。

  过年之后,正月之间,这手里有点钱,当然要出来买点零食了。

  本来高高兴兴的,怎么就这么的让人上头呢?

  喜欢一个人有错吗?喜欢一个人不对吗?

  我只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只是想要着见到一个人,不曾打扰,不曾麻烦,只是一同心有默契的喜欢。

  在我们这个喜欢的年纪,喜欢的性格里。

  恰巧遇见,又恰巧着喜欢。

  只是这样,仅仅这样。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就这么的磕着我呢?

  陈厚道吸了一大口奶茶,不说话了。

  只要我沉默,你们就没有伤害。

  金东东叹了一口气,看着陈厚道的面无表情,不禁看了一眼袁多多。

  与袁多多目光交视,袁多多会意,磕着花生仁瓜子,对着甄许多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你说道说道呗?”

  甄许多幽怨的目光看着袁多多,你可能不知道,你这不该来的人,来了,我那一个大瓜没有了,还赔了一杯奶茶,结果你们还来蹭,来吃,我这瓜?!!

  这我甄许多能忍?

  甄许多幽幽的开口对着袁多多说道,“陈厚道同学的压岁钱丢在了公交车上,而那辆公交车开不回来了。视钱如命的人,听闻了自己的伤心,就忍不住哭了起来。他就连做公交车回家的钱都没有了。”

  “他搁这哭着想要和我借钱呢!”

  金东东一时听闻,心中也满不是滋味的。

  一想到他的兄弟遭受了这么沉重的打击,他的嘴角就忍不住的抑制不住的弯了起来。

  陈厚道目光幽幽的看着身体已经转过去的金东东ʕ•̫͡•ʕ*̫͡*ʕ•͓肩膀在不断颤抖着。

雨半生才情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