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逆流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商量

  就在这大雪封山的几日,在普济和尚的指导下,刘晟的棍法也渐渐娴熟起来。

  在一天风和日丽的清晨,刘晟在接触老和尚的这些日子里,也明白普济和尚的秉性,知道他是一名真正的修行人,有着救世渡人的慈悲心怀,可在这个动荡的时代,不需要这种胸怀,需要的是强大,这种胸怀只能暂时救一人或十人,但救不了百人千人万人甚至天下人,只有自身足够强大才能够挽救混乱的世道,毕竟后世很多例子都证明了这一道理的合理性。

  在这几日与普济和尚的攀谈下,也明白所处什么地方和国家,他知道不能待在破庙中了,这里属于东晋与后赵的临界线,加上暴君石勒近些年致力于侵袭东晋的领土,这里迟早是一片厮杀的战场,再不离开,恐有杀身之祸,离开这个地方是目前最好的抉择。

  老和尚在破庙中收拾完自己的物品后,慈眉善目地看着刘晟,对刘晟说“小施主,这几日来多有叨扰,贫僧也将离去,多谢近几日小施主的款待与照拂。”

  刘晟看着老和尚即将离开的背影,心中下定决心,大声对着普济恳求道“普济大师,我能与你一起云游四海,见识你所谈到过的奇壮河山么?”

  普济和尚没有回头,只是平静地告诉刘晟“孩子,这个世道并不是贫僧说的那么壮观,也非你想象的如此美好,而是非常残酷,贫僧不想将世上的罪恶告诉小施主,但这是一个人吃人的年代,在这里,你至少没有战火的侵扰,虽无法保证吃穿之类,但不必见识人间地狱。”

  刘晟放声喊到“在这个你所说的混乱时代,那里都没有乐土,这个地方虽是一处容身之地,但只不过没有被其他人发现罢了,与其躲避,不如直面混乱的世道。”

  秩序散发恶臭之时,混乱必将萌发滋生。

  普济和尚听完这句话头扭过来,面色凝重,再次话道“小施主,在云游天下之时,你我或将丢失生命,你可真不会后悔?”

  “不悔”刘晟铿锵有力回答,这是他唯一的机会,在等其他人,不知猴年马月,而且下次遇到的可能不是内心善良的和尚,而是披着铠甲而来的骑兵。

  普济停下脚步,再次回到破庙,看着刘晟忙碌的身影便不在多言,待刘晟将虎肉装入破帘子中,包裹起来,这就是他的唯一家当,将破庙门关好,背着家当,跟随着普济。

  扭头看着破庙,阳光将光辉洒落在破庙上,微风拂晓,刘晟知道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刚穿越的容身之处,或许其他人在不久的将来入住其中,也或许将埋进时间的灰雾。

  背好行囊,调整好心情,不再伤感,是该见识这个世道了,对着普济和尚说道“普济大师,以后如何称呼你?”

  普济和尚也没在意随口应答“可以叫做普济师父”

  就这样,一大一小,一老一少,一前一后的背影在这阳光的招摇下拉的格外长。

轩辕爱吃瓜 · 作家说

谢谢追读此书的读者,求推荐票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