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章:酒局

  周五快下班的时候,网络主管老张火急火燎的来到老黄办公室。

  “黄总,求助啊。我那个中资项目不是到关键时候了吗,这个季度的指标就靠这个项目了。晚上我约刘行长吃饭,想推推流程。刚刚刘行长才回复,告诉我他会带几个人,你知道他们喝酒很猛的,你帮我找几个战斗力强的一起啊。”

  “你自己的人呢?”老黄正在泡普洱,头也不抬的问。

  老张一脸为难的说:“领导,不是你要求大家多出差到一线吗?都感下去了,不在摩洛哥。”

  老黄放下手里杯子,拉着老张走到外面办公区,往前指了指:“来,你自己看,看上谁都可以带去。”

  一般周五大家都会陪客户,办公室的人已经不多了,只有这四个新人没地方去,看快下班了,聚在一起聊天。突然看到老黄拉着老张走出来,往这边指,吓一跳。孔凡浩站起来主动打招呼:“领导好,您找我们吗?”

  老黄本是随便一指,看到孔凡浩站起来,眼珠一转:“我没什么事找你。不过你们张总有重要任务在找人,你们有时间吗?”

  “有时间!”老黄话音刚落,赵鹏就抢着回答。

  老黄拍了下老张,笑着说:“你感紧挑吧,我还在泡茶呢。”

  四个人听说有重要任务挑人,来了兴致,都往前凑了凑,尤其赵鹏突到了最前面。

  老张看这几个新兵蛋子,打心眼里不愿意,但是办公室又没有其他人。无奈的问:“谁能喝酒?”

  赵鹏一听喝酒,愣了,双腿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没有吭声。

  “领导,啥酒啊?茅台我可以喝一斤,其他酒不好说。”孔凡浩和赵鹏换了个身位。

  老黄不胜其烦:“哪里给你弄茅台去。”

  老张看了他一眼:“你叫孔凡浩吧,茅台能喝一斤,酒量应该还可以,你来吧。”

  孔凡浩开心的说:“多谢张总。”顺势站到老张这边来了。

  “你们俩呢?能喝吗?”老张用眼睛挑了下展云飞和赵鹏。

  展云飞自然不想示弱:“张总,我可以喝,但是我不好酒。”

  “我也行”赵鹏往前一站,鼓了下勇气。

  佳琪正要说话,被老黄拦住:“女生就算了”

  佳琪悻悻的垂下了嘴角,没有动。大家走后,佳琪不满的问老黄:“黄总,你怎么不让我去呢?我也能喝酒的。”

  “你一个女孩子和他们凑啥热闹,晚上跟我去见个客户。走,先去食堂吃饭吧。”

  三个男生跟着老张来到一家中餐馆,按老张部署坐好了阵型。

  “咱们先做个战场扫描啊。对方带头的是刘行长,山东人,酒量很好,讲义气,和他酒喝好了啥事都好办。他团队那几个也挺能喝,上次我和网络的老王一起,热菜都没等到就挂了。一会你们每个看住一个,别让他们灌我啊。”

  刘行长准时到场,自己还带了几瓶洋酒,现在明白为什老张要找帮手了,晚上必然是场硬仗。双方各四人,对仗工整,分别展开阵型落座,菜还没上老张就举起了杯子。

  “刘行长,感谢您对我们一直的支持,今天我带了几个酒坛新星,他们对您相当的仰慕,非要过来当面学习。我看今天您把三大猛将都带来了,我先抬一个,一会手下留情啊。”说完,站起来拿杯子和对方碰了一圈,一口就都干了。

  前几个都是一起喝,三个年青人看着老张每杯都是干,也只能皱着眉头往嘴里倒。

  齐步走之后开始了自由搏击,气氛已经十分热烈了。孔凡浩旁边坐的是个小胡子,三杯下肚,已经上脸了,连脖子都红了。看老张在拉着刘行长喝,孔凡浩转头:

  “哥,小弟孔凡浩,昨天刚来卡萨,你以后可要多关照弟弟啊。刚才几杯,你喝的很豪爽,一看就知道酒量十分好,我酒量不行,敬你一个。”说着主动倒满一杯,小胡子被孔凡浩恭维的很开心,也不推脱,笑咪咪的一起干了。

  赵鹏的照顾对象是一个眼镜男,两个人话都不多,赵鹏这种场合没经验,不知道什么规矩,就照着孔凡浩学。

  “我叫赵鹏,感谢啊,咱们一起喝个吧。”

  赵鹏客套话都给省了,拿起杯子,眼镜也拿了起来,俩个人也都一下喝了。赵鹏连续几杯下肚,已经有点晕了,拿起旁边的水不停的喝。

  再看展云飞旁边,是个姐姐,因为展云飞会说法语,两个人聊的更加顺畅。展云飞觉得对方是女生,所以提议喝半个,没想到被女生嘲笑了。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喝半个呢。对吧,张总?”说着喊了下老张。

  “来,帅哥,干了!”女生主动碰了下展云飞的杯子,没等他反应就干了。老张带头鼓起掌一阵夸赞。展云飞尴尬的报以微笑,也只能干了。

  老黄和佳琪在食堂吃过晚饭,已经在路上去见所谓的客户。佳琪在群里给另外三个说下下,也要去见客户了。

  “John,我在路上了,我带了个帮手,你把战场准备好,一会好好打几仗,今天非要杀你个片甲不留。”老黄在车里给客户打电话,佳琪坐在旁边心里好奇这是见谁啊,怎么还打打杀杀的,但是没敢问。

  老黄挂了电话,主动介绍起来:“一会见的客户John,是前任的CEO,因为内部斗争,现在调到一个闲职。我和他合作过很多项目,相互比较熟。他在中国留过学,喜欢下围棋,在摩洛哥比较难找到别人,所以经常会约我一起。对了,你会下围棋吗?”

  佳琪点点头,又摇摇头:“黄总,我小时候在兴趣班学过几天,应该不算会吧?”

  “那你学学吧,有空也陪他下下。”老黄笑着说。

  “黄总,有个问题。”佳琪若有所思。老黄点点头示意她问下去。

  “你和他下棋算是朋友感情,为什么叫上我呢?我又不会。”

  老黄边开车边回答:“你这个问题很好啊。主要是因为我太忙了,还经常出差,没那么多时间和他下棋。你可能会说没时间就不下嘛,反正John现在也没什么权利,对我们没帮助。”

  老黄好像看穿了佳琪的心思,直接把下一个问题说了出来。

  “从做销售的角度看,John这类客户叫做冷灶客户,不在实权位置上,被大家冷落,各个竞争对手也都不怎么关注。但是John年纪不大,有能力,将来还是很有可能东山再起的,你说那时候他会帮助谁?”

  “帮助对他不离不弃的人。”佳琪脱口而出。

  老黄满意的点点头:“俗话说,布衣之交不可忘,就是这个道理。而且以前John也帮我们不少,于情于理,这个冷灶都得烧啊……”

  这时,佳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低头一看是妈妈发来的视频请求,佳琪叹了口气给挂掉了。“黄总不好意思,您继续说。”

  “有电话你接,没关系。”老黄说

  佳琪一边给妈妈回着微信,一边说:“没什么,是我妈妈,每天都要视频。也没什么事,就是担心这担心那的,我都20多岁了,还这么不放心。”

墨染月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