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困难

  开工会后,林副总裁把王海涛叫到办公室:“海涛,这个项目十分重要,意义你清楚吧?”

  “林总,我清楚。我们引导了几年才得到这一次机会,这可能是我们改变格局,支撑未来增长的唯一机会。”王海涛回答到。

  林总踱步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海说:“今年我们的订货压力十分大,急需这一个大项目提升,同时整个团队也十分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如果丢了,我们也就不用谈论未来了。”

  王海涛认真的点了下头,表示赞同。

  “那这一仗,你想怎么打?这次亚科也是重兵投入,势在必得啊。”林总不无忧虑的问,同时把自己手机递给王海涛看,上面有个消息写着:亚科今天给CEO提了函,公司全球总裁计划过来拜访。

  “他们动作这么快。林总,我今天快速的看了一遍标书,内容和之前预料的差不多,我的整体思路是主打快、好、省。搬迁快、质量好、省钱。我们在这里20年了,我们有优势。”显然王海涛提前思考过这个问题。

  林总双眼如炬的看着王海涛:“有信心吗?”

  王海涛犹豫了,沉思了一下:“有信心。”

  “我怎么感觉你不怎么坚定,有困难?”这点迟疑是逃不过老销售的眼睛的。

  “林总,确实有困难。”

  “你说说看。”

  王海涛正儿八经的说道:“第一,我们的兵力不行,我现在做方案的就一个新来的孔凡浩,没大项目经验,能不能给我调一个高手?第二,我对我们的客户关系没信心,这个项目最关键的两个人,CEO和CTO我们都没建立起关系来;第三,这次项目交付占比高,方案和价格竞争力,我担心我搞不定。”

  “说完了?打项目,看到问题挺好,你也是老销售了,应该知道困难千万万,敢打第一条。关键是要找方法和路径,怎么解决,怎么打赢。孔凡浩后面不还有你吗?这个项目很重要,大胆呼唤总部资源支持,区域没有高手可以换。客户关系和交付你用目标来驱动,有问题给我和老黄汇报。”

  林总这几句话既有一点批评的味道,又有背书支持。王海涛不好再说什么,尤其换孔凡浩的事。

  赵鹏瞅到大会议室散会,看到王海涛跟着林总走了,快步来到门口,正好遇到老黄出来。

  “黄总,我能不能和你聊几句?”

  老黄停住了脚步,看了一眼赵鹏,又看了下大会议室说:“赵鹏啊,我这会很忙,你着急吗?”

  “有点急,领导。”

  “那你来吧。”老黄看是新来的,没有拒绝。

  来到老黄的办公室,赵鹏跟在后面顺手把门关了。看老黄坐下,拿起桌子上老黄的杯子:“黄总,我先给你倒杯水,开会辛苦了。”

  “不用,不用,我自己来。”老黄话没说完,赵鹏就在饮水机上倒了起来。

  老黄看了下表:“给你两分钟,说吧,什么事?”

  赵鹏倒完水把杯子放到老黄面前,鼓了下勇气说:“黄总,我不想到数字化,能把我放其他组吗?哪个产品都可以。”

  老黄一听这事,有点不高兴了,但是照顾新员工脸上没有表现出来。“数字化对北非区域是战略级的事情,十分重要。安心做扎实,你师傅水平很高的,好好学习。”

  老黄并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给出商量的余地。赵鹏磨磨叽叽,还不甘心,正想继续说。老黄指了指手腕上的表,下了逐客令:“两分钟到了啊。”

  赵鹏只好悻悻的离开,回到座位上看到陈广仍津津有味的在研究网络,凑到跟前说:“师父,你现在有空吗?教我一下怎么用数字化工具分析网络吧?”

  王海涛回到大办公室,看到孔凡浩正在招呼网络规划的工程师坐进来,把他拉到一边问:“知道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吧?”

  孔凡浩笑笑:“当然知道,这么大项目,赢了至少能升一级吧?”

  王海涛没有料到这个答案,脸一沉:“升你个头,这项目赢了我们在这个客户五年不愁粮食,输了你我都得滚蛋。”

  孔凡浩慢点头:“哦,哦”

  “别只哦,有什么想法?怎么打?”

  孔凡浩若有所思之后答道:“我觉得得靠价格,你想啊,这次亚科也在。对,就是价格。”

  王海涛摇摇头,认真的说:“我给你明确下啊,不管以前你项目怎么打,我做项目不靠商务。靠低价拿项目,还要我们干吗。”

  这一聊,王海涛心里更愁了,这个项目自己可要受累了,又要打又要教。“孔凡浩,你一会写个邮件给总部,求助专家远程支持,抄送给我和黄总。然后让客户经理去买点红牛和零食,这几天熬夜用。”

  “哦,对了,还有。组织一次客户关系的分析会,邀请林总和黄总参加。”

  “收到了。”

  王海涛最后用手指了指孔凡浩说:“记得,下次和我讨论事情,带着本子和笔。”

  不远的另外一个会议室,是交付团队占下来的作战室,交付的齐总正在组织团队讨论。

  “齐总,这个项目十分不好搞啊。”说话的是负责项目管理的老何。

  齐总看手下八大员都在,往椅子后背一靠说:“你们都说说,对这个项目的看法。”

  “我接着说啊,齐总。这个项目是Turnkey,我们在这个市场第一次做。首先分包商资源不足,其次我们对全国各地没有工堪,规划和真正的实施可能差异很大,还有就是客户工期要求十分高。总之,答标风险很大。”老何皱着眉头说完了。

  旁边采购的方姐看老何说完,也举手道:“最近大宗物料价格上涨很快,这个项目含有铁塔和土建,很难判断交付周期内成本的变化。分包商价格上,因为近期汇率的大幅波动,也很难预估。”

  “最近国际物流费用波动很大,内陆运输也一样。”供应链的小陶也补了一句。

  齐总不露声色的听着大家说完,身体直立起来:“这个项目我先说几句话:1.必须拿下,这是地总给我下的要求 2.凯通海外拓展二十几年,做了很多Turnkey项目,很多都是当地第一次,也都做成了。有困难,各自团队先想办法,下次开会我要方案而不是困难。 3.做深做细,和设备的方案要拉通。”

墨染月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