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撒哈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天涯同病人

  “高材生啊,几页材料,你写了这么久,就这质量啊?”

  “张总,我写了七八遍了,你都觉得不行,你到底要什么样子的啊?”

  “不是我要什么样的,是客户,你要给客户表达什么?对客户有什么独特价值?你看你写的,CEO能看懂吗?”

  一早小会议室里就传来一阵争吵,声音挺大,听声音是张兴和展云飞。外面坐着的吃瓜员工竖着耳朵听着,议论着。

  “这个新来的高材生还真有脾气,敢和老张吵。”

  “是啊,以后少不了被收拾,得罪师父。”

  会议室里面,屏幕上投着材料,面红耳赤的展云飞在前面讲,神情严肃的老张坐在位置上看。这个见CEO的材料,一共7页,展云飞写了一天和大个半夜,凌晨三四点钟才睡觉,没想到被老张批了个体无完肤,自然十分郁闷,气从胆边生。

  展云飞显然没有接受老张的批评,继续辩驳着:“我认为我们的优势在于我们设备的体积小,功耗低,对比出来显而易见,客户应该能看懂。再说你让计算成节省的钱,是没有办法算准确的。”

  老张显然被展云飞的执拗激怒了,也站了起来,训到:“高材生啊,高材生,你才做了几天销售?我做了十年,你有我了解客户?告诉你学历代表过去,学习才代表将来。”

  “我不给你理论了,没时间了。你就按我说的改,执行!”说完狠狠的盯着展云飞。

  展云飞心里不服,但是抗拒不住老张的眼神。年轻的火气硬被压了下来,展云飞气哼哼的走过去,拿了电脑要出去。

  老张拿起手机看着说:“下午三点发给我更新过的啊。”

  展云飞听了一愣,但是没有回应,径直出了办公室。

  今天是佳琪妈妈的生日,佳琪昨天就在网上下单定了蛋糕。吃过午饭,正好是国内的7点多,晚饭时间。到楼下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拨通了妈的视频。

  “妈妈,生日蛋糕收到了吧?祝您生日快乐啊。”

  “谢谢我的乖女儿,蛋糕收到了,刚拿上来,我给你看看。”说着妈妈开心的把镜头对准了蛋糕。

  “妈妈,今天你们做什么大餐庆祝了?”

  妈妈收了下笑容,悠悠的说:“你问你爸吧。”然后把电话递给了佳琪爸爸。

  “嗨,爸爸。怎么了?你没给妈妈准备好吃的吗?还是今天给搞忘了?”佳琪打趣道。

  “佳琪啊,你在那边还好吧?怎么敢忘了哦。我说今天去外面找个好的餐厅庆祝下,你妈妈不愿意,说什么你不在没心情。这不,就是平时的饭菜。这个你可不能怪爸爸啊。”爸爸委屈的解释。

  “妈妈,你怎么这样呢,这不我可以远程给你庆祝嘛。爸爸妈妈你们把蜡烛点上,给妈妈唱个生日歌。”

  点上了蜡烛,佳琪和爸爸一起唱起了生日歌,妈妈开心的跟着拍掌,眼睛一秒也没有离开手机,满眼爱意的看着佳琪。看到一直望向自己的眼神,看到妈妈头上渐渐爬上的白发,佳琪突然感到有些对不起妈妈,自己为了追求自由的空间,离开这么远,生日都不能当面庆祝。心里一酸,眼睛开始湿润,为了不让妈妈看出来,赶紧说道:“妈妈,你闭上眼许个愿吧。吹蜡烛。”

  “女儿啊,妈妈就一个愿望,不用闭眼睛。我就希望你能快点回来,不要在非洲了,太远了,我们都很想你。”妈妈说着竟然捂着嘴呜咽了起来。

  佳琪一下没忍住,眼泪也跟着出来了。

  “你看你,过生日,说这干嘛。女儿还在上班呢。佳琪,你忙吧,我们切蛋糕吃了。”爸爸看氛围不对,忙打圆场。

  佳琪把手机角度转了一下,看不到自己,用手擦了下眼泪,然后说:“爸爸妈妈,我这在很好,不用担心我,我爱你们,妈妈生日快乐。拜拜。”

  佳琪挂了电话,心情波荡久久不能平静,闭着眼睛靠在大楼的柱子上不愿动。忽然听到旁边有个熟悉的声音在打电话。睁开眼睛四周一看,是展云飞,在另外一个柱子旁边打电话,看着有些激动并没有看到佳琪。但是因为不远,展云飞说话还是大致能听到的。

  “我刚到北非,怎么提调回去?”

  “辞职?哪有那么容易,你知道对男人来说事业有多重要吗?时间对于奋斗多重要吗?我不能浪费我的青春。”

  “你误会我了,我没有说你不重要。但我现在确实没有办法回国。”

  “什么?分手?喂,喂……”

  只见展云飞气的狠狠的甩了下电话,然后一拳重重的捶到了柱子上。

  “这么用力疼不疼啊?云飞,出什么事了?”

  展云飞没有注意到佳琪走过来,尴尬的收回拳头,拳头上已经有了些血迹,叹了口气说:“没什么”

  佳琪看看展云飞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抓过过来帮忙擦拭,展云飞想挣脱却被佳琪用力的拉住:“这还没事啊?我刚才听到了一点,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了?”

  “没什么,过几天就好了。”展云飞收回受伤的手。

  佳琪看看海边说:“走走吧,我也挺烦的。顺便给你说说女人。”

  “女生最希望的是安全感,最担心的也是安全感。每天早中晚视频报道,多买礼物,放假就回去趟。“

  “知道了,别只说我。你烦什么?”展云飞跟着走向海边。

  佳琪叹口气:“唉,你有女朋友让你回去,我有皇太后天天念紧箍咒。”

  展云飞微微一笑:“原来是天涯同病人啊。不过你的比我好点,至少你可以撒娇,你妈会让着你。”

  “你说我们能在这里干多久?出来的时候说外派至少两年才能申请回去,我怎么感觉撑不到啊。”佳琪停下来看着大海。

  展云飞其实也一样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我前几天听老范说,我师父老张在非洲都十几年了,老范自己也六七年了。以前条件还没现在好,真不知道他们怎么坚持的。”

  佳琪突然想起来,问道:“对了,早上好像听到你和你师父吵架了?”

  “是的,几页材料,改了七八遍了,像绣花一样,我觉得是浪费时间。”展云飞回答道,“不过,后来我冷静下来后,觉得他说的有些是有道理的。”

  佳琪来了兴趣:“挺羡慕你很快就可以见客户了,说说,哪些有道理?”

  “两句话,一句是站在客户的视角,另一句是价值销售、展现独特价值。你体味下吧,我不陪你散步了,下午三点还要再交一版作业。”

墨染月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