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我摊牌了,我是满级大佬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052章:搞事的居然躺平了

  原本莫渔只需瞬息功夫就能到的城市硬是拖着大家在海中漂行到傍晚,晚霞洒下漆黑又恶臭的海面上,诡异又绝望。

  这一路上,莫渔悠闲自在的坐在活椅子上,偶尔飞到高处空气清新处吃个果子,可在水面上的人漂行的人却苦不堪言。

  没有宽敞舒服的环境,几个人只能勉强的挤在一个小区域,维持着一个姿势不敢动,更不敢撒手,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海风卷进深不见底的水中。

  精神时刻高度紧绷着,全身持续用力抓着木筏,时不时的海得穿梭过大浪中,浑身早已湿透,身上也多多少少挂着写海洋垃圾。

  一路前行更是看了太多太多的海洋生物的尸体,有些是没死多久,有些却只剩骨头。

  几个小时的时间没有吃的也就罢了,没有水真的让人难以忍受,偶尔漂行速度还过快,头晕恶心,而这都只能咬牙忍下来。

  除了偶尔有人低声哭泣,却也不敢喧杂,更怕一张口说话,会有令人呕吐的东西被海风送入口中。

  没看见最开始话最多的沈思嘉在吃过这个亏后,可是吐了小半个小时,酸水都要吐出来了。

  靠近城市的一遍海浪渐渐的小了,浮在水面的垃圾也少了,海水也清澈了些许!

  再往前,碰见了官方巡海的船只,莫渔便将人扔给了他们,自己没有现身,直接离开了。

  回到房子里,夏崧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喝着可乐看着电视,瞧见她来抬了抬眉头,“居然舍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要再把他们溜一晚上,毕竟海上的夜晚可是很难熬的。”

  夏崧是一察觉到事情不对就第一时间溜的人,只是在家待了好久都不见人来,想着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要是真出事了,他不就自由了,幸灾乐祸的返回去一看,人家在天上飞着遛人,可不悠闲自在!

  得了,白高兴了,还是继续回去喝快乐水吧。

  “我没打算要他们的命。”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无视他的存在找了件衣服便去洗漱了。

  莫渔擦着湿头发出来时,夏崧已经给他们点好了外卖,“先吃晚饭吧,一会有你忙的。”

  “新闻上怎么说的?”不管是节目直播的异常,还是这海水的异常,肯定都会有报道的。

  “台风呗,特大台风呗,一个台风都把小日子全部淹了,好多人都在外面放烟花庆祝。”说着拿出平板,熟练的将这两天的相关新闻调出来放在莫渔的眼前,有些唏嘘,“不过那里的人可真是不做人,他们那一片的海域有红色和黑色交杂在一起,诡异恐怖,也不知道到底掠杀了多少生物,他们可比我们丧尸还要恐怖!”

  已经播放到前几个月那个国家想海洋排放核污水的画面,尽管全世界的人都在谴责,可是那又如何,人家在自己家的地盘排放,谁管的着,记者采访的本国年轻人也都是满脸的无所谓,说官方解释过了,排出去的水都是处理过的,就算是直接喝也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更别说海洋那么大,往里面倒一点点的东西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像一滴墨滴入池塘,眨眼就什么都没有了。

  呵呵,无知又自大!

  是,他们眼中一切都正常,没有任何的变化,可是修行之人却能看见被污染的海水中是怎么样的。

  那边海洋生物一个个的死掉腐烂,怨灵漂浮在海面久久不肯离去,歇斯底里的呼喊着海神为他们复仇。

  凭什么他们的家园被破坏了,而始作俑者还能过的那么幸福快乐,这不公平,他们要复仇!

  无数怨灵的声音都能冲破天际,沉睡数百年的海神一醒来,便听到的是无数道复仇的声音。

  睁眼,原本干净碧蓝的大海不见了,只剩下个一望无际的污水海域,他那海底的金碧辉煌的海神殿也在各种污水冲刷腐蚀下黯淡无光。

  闭眼,神识从海底散出,等睁眼的时候浅浅的笑了,黑色的眸子一点点变得猩红。

  才五百年的时间,一颗生机盎然的星球居然成了这样,连天道都在五十年前消散了,可真是厉害。

  好的很,既然他海底子民的生命已经终结,那么,欠他们的都得还回来。

  海神一怒,排放污水的国家50%的土地已经被海水淹没,台风袭过,他们排进去的污水头他们的天空降落。

  倾盆大雨截止此刻还没有停歇,短短的一天时间,已有无数的人受难,有些国际有名的人也消失在了这场大雨中,死前在社交平台发布这雨水有问题,千万不要接触到皮肤。

  据驻扎在那边的记者报道,说是接触过雨水的人体内器官在短短的时间内受损,目前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更多的人都躺在家里等死。

  莫渔边吃边看,这是一场全球性的灾难,只是因为历史原因,国内报到的最多的就是小日子,再加上各种主播也在轮番报道,就给人一种就只有那个国家遭难的一般,所以才有很多的人在庆祝。

  “对了,你的小管家问我能不能将她父母接过来,我同意了,她去接她的父母了。”夏崧无所谓的说了一句,看莫渔脸色未变,解释了一句,“反正你和我都不是干活的人,她说以后房子里事情都交给她和她家里人。”

  “知道了。”打断了他的喋喋不休,“你打算怎么办。”

  “这里吃好喝好的,我先享受一天事一天呗。”

  “就这?”莫渔有些惊讶的从平板上移开目光扫了眼夏崧,这小子刚来的时候那可是不可一世的要搞事情,目前水混了正是搞事的最佳机会,居然躺平了。

  “有你在我还能干嘛!”忍不住嘟囔,要是没有这家伙,以他体内携带的丧失病毒,此刻这个城市里肯定都是他的人,唉,还以为来了个好地方,人口基数大,环境也好,永不了几天,这里将会是他们丧尸的天下、

  谁想到,短短两天的时间,变天了。

  说着,将椅子往莫渔的身边靠了靠,指了指视频中那被海水淹没了大半的国家,“按目前的趋势,我们这个城市最迟半个月也会有一样的结果,你打算怎么做,要离开吗,如果真的要离开,可别去我们那个世界,我们老大有些自闭,不欢迎陌生人去。”

  不然以她的能力,人类和丧尸维持的平衡很快就会打破,指不准他们老大也会被捏碎晶核的。

  想到这里,浑身一冷!

  不要啊,他们就是不想在那个世界被无止尽掠杀,才想着换个世界,难道丧尸就该灭绝吗,他们的丧尸宝宝也有好的好吧,只是太善良的丧尸宝宝往往活不长时间,所以,他们只能为恶了,这是环境逼着他们为恶。

鹤玺晏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