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洛指挥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八章:借钱(上)

  叮叮当,叮当,叮叮当当。

  千机弩的图纸一摆了出来,张德彪和柳元便开始忙乎起来。

  他们的徒弟也不闲着,各自分工明确,有的锻铁,有的浇水,有的成型,还有的调整磨具大小。

  两个时辰工夫,千机弩的一些大部件已经先后出炉,在江行秋的指点下,他们又进行了上油防锈。

  柳元摇摇着他的小脑袋,钦佩的说:“看不出来,小江对锻造工艺也有很高的见解。”

  张德彪道:“老莫的眼光是毒辣的,他看中的人能是寻常之辈?”

  ……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入夜了。

  繁星点缀在苍茫幽深的夜空,让人升起无限的向往。

  江行秋与阿紫行走在人流渐稀的小弄里,忽的,有个人影窜了出来。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以为又有人要杀他。

  但那人显然没有杀意,只是笑呵呵的走了过来。

  “江行秋,你好啊。”

  听到这声问好,江行秋稍微松了点气,但没有放松警惕。

  “你是?”江行秋问。

  那人走到近前,江行秋看清了他的样貌,年纪三十几,穿着一套浅蓝的锦袍,双眼炯炯有神,给人一种十分睿智的感觉。

  “余晓生,狼牙司司长。”

  此话一出,饶是早有准备的江行秋也吓了一跳,狼牙司司长这样的大人物怎么会大晚上找他来谈话呢。

  “原来是司长大人。”江行秋抱拳道,“司长,大半夜找我有事?”

  “你觉得的呢?”余晓生笑了笑。

  江行秋也尴尬的笑着,感觉自己多此下问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问道:“是邢红雪的事?”

  “算是吧。”说着,余晓生看了看四周黑暗的巷子,“走,去你家谈。”

  来到江行秋的家,余晓生稍稍打量了一眼。

  “挺旧挺小的一个宅院,不过比起大院我还是喜欢小一点,旧一点的,更有味道。”

  余晓生自顾自的说着,坐在院中树下的一个石桌旁,阿紫很快就端来了茶水。

  这时,江行秋的母亲走了出来,抱怨道:“你终于是回来了,当个残疾人也不安生,要赚这么多钱干嘛,够用就行了。”

  江行秋不耐烦道:“妈,有客人在,你先回屋睡觉吧。”

  王兰嘟嘟囔囔了半天,瞥了一眼余晓生,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嘭!

  房门被重重的合上,王兰睡觉去了。

  余晓生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还是没说。

  江行秋尴尬的说道:“我妈就那德行,更年期到了,还望司长不要建议。”

  余晓生抿了一口茶水,笑了笑,显然他毫不在意。

  不过,转瞬他的脸色就严肃了起来。

  “江行秋啊,邢红雪是你什么人?”

  他的话使得江行秋猝不及防,他不明白余司长为何会这样问。

  “余司长,你这话什么意思?”

  “不要误会,我只是想确认一下,难道你没怀疑过么,城卫军那次行动你是怎么活下来的?不会真以为是自己的运气吧,两千年的地龙想出手,别说几百了,上千的城卫军也挡不住,却偏偏让你逃走了,这不合理呀,凶手怎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

  江行秋紧皱眉头,他这么一说,倒也十分合理。

  余晓生继续道:“后来我深入调查过邢红雪的背景,她在二十五年做过城卫军的后勤工作,那时她应该只有十七岁。”

  说到这,余晓生停住了,对江行秋抛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江行秋心里咯噔了一下,直觉告诉他,余晓生下面要讲的话对他来说很重要。

  果然,余晓生毫不掩饰的说道:“她认识你的父亲江海,而且他们还是初恋情人。”

  此话一出,犹如一道闪电,瞬间把江行秋整麻痹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他嘴上虽这么说着,但理智告诉他,余晓生作为狼牙司司长,在这种事情上绝对不可能开玩笑的。

  “我也是偶然间发现的,所以我觉得,那天她并不是真的想刺杀你,或许只是装个样子给他背后的人看。”

  余晓生继续说着,显然他知道的情报比自己要多很多。

  他的话使江行秋豁然开朗,怪不得在律政司宣判她时,她会叫自己快离开,原来并不是良心发现,而是她真的是自己父亲的初恋情人……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那有没有可能我妈不是真的我妈,邢红雪才是……

  不过,很快他就掐灭了这种想法。

  “我只是个普通人,你告诉这么多有何目的?”江行秋从震惊中恢复了过来。

  余晓生笑了,笑的很灿烂,“你现在可不是普通人,工画大家、工政司甲级工令员,天工行副行长,这些都是你的名头吧。”

  “那又怎样,都是虚名罢了。”

  说实话,只是短暂的交流几句,江行秋就觉得这个狼牙司司长不简单。

  余晓生双眼幽幽的望着江行秋,继续道:“一个失去双腿的残疾人,在短短时间内爆发出如此大的潜力,说真的,有那么一刹那我真怀疑你是不是被夺舍了。”

  吓!

  这下,江行秋可真被吓坏了,这余司长思考问题的能力未免也太强了吧。

  “你觉得我有没有被夺舍?”江行秋问。

  余晓生哈哈大笑:“有趣,有趣,要是真夺舍,薛云鹤应该早就在你昏迷的时间就察觉到了。”

  江行秋暗松了一口气,此时,他已经汗流浃背。

  可紧接着,余晓生后面的话又将他的心提了起来。

  “不过,怎么感觉你很紧张啊。”

  江行秋僵硬的笑着:“紧张?我哪有紧张,只是觉的司长大人太会开玩笑了,为了解释我的变化,竟然连夺舍都想的出来。”

  余晓生收回目光,望着群星闪耀的天际,幽幽说道:“站的越高,看的越远,大荒世界无穷无尽,鬼知道会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

  说着,他转头望向江行秋:“好了,我们也谈的差不多,我这次来其实想问你借点钱的。”

  什么?

  江行秋不敢相信他的耳朵,于是又问了一遍:“司长,你找我借钱?”

  余晓生叹了一口气,道:“上头的维稳经费被新任的指挥砍去了一半,最近又出了这么多事,死了这么多兄弟,想要继续查下去,这资金恐怕是不够了。”

  扯了半天,居然是来借钱的。

  江行秋陷入了两难:“这……新任指挥使为何要砍你的经费?”

  余晓生苦笑道:“官场的事情是很复杂,你知道了也没用,我就问你借还不是不借吧。”

  哟呵,还来强硬的。

  江行秋最不吃这套,上辈子如此,这辈子还是如此,他果断道:“不借!”

  “啊……这。”余晓生没想到他这么硬气,“放心,不多只要3000银,等我亲自去了趟京都后便会还你。”

  江行秋依然摇头:“不借。”

  余晓生笑容渐渐消失了,“不出一个月,还你4000银!”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江行秋迟疑了,再说余晓生作为狼牙司司长,不好太得罪,他现在缺资金查案,既然找到我这来了,想来已经走投无路了,不如就卖个人情吧。

  思虑片刻后,江行秋说道:“借可以,余司长你得帮我找个靠谱的保镖,最好是经脉大成以上的,我开100银一个月工资。”

  余晓生为难道:“经脉大成以上的,做你保镖……这个有点难办,不是钱的问题,是不好找人,你也知道这些武者都桀骜的很。”

  江行秋眯眼道:“不需要你的利息,你看还能不能办的到。”

  余晓生眼睛一亮:“行吧!这事倒可以办。”

  呃……

  没想到免去他的利息后,他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这使得江行秋有点猝不及防。

  “钱明天你派人到天工行来取就行。”

  ……

星火船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