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洛指挥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九章:借钱(下)

  第二天大清早,红城的街道上开始放起了炮竹。

  噼里啪啦一直响到中午。

  江行秋家也不例外,还没睡醒就被王兰拉起来放炮竹,他不方便放,所以只能看着母亲和阿紫在那放。

  今天是11月23日,大洛的鬼节,鬼节放鞭炮的传统自从五百年前就一直延续至今。

  “妈,你说这世界真的有鬼么?”

  王兰横了他一眼,显然意思很明确了,大清早最好不要讲鬼,更何况今天是鬼节。

  江行秋无奈摇头:“迷信。”

  忽的,他怔住了,余光瞥见院子的角落出现了一道黑乎乎的人影。

  江行秋心中咯噔一下,猛的又定睛望去,但那人影却消失了。

  眼花?幻觉?

  阿弥陀佛,不会真有鬼吧。

  这次,他不敢乱说话了。

  王兰走后,江行秋便吩咐阿紫匆匆去了天工行。

  一路上,他脑海里还时不时浮现出那道诡异的黑影,顿时就觉得背脊发凉,斗篷人走后,刚涌出的安全感,就这样被自己的碎嘴给蒸发了。

  还是自己的实力不行啊,要是自己能有斗篷人的实力,别说一个鬼了,一群鬼又能怎样?来多少老子就砍多少!

  “少爷,少爷……我们到了。”

  “啊,这么快!”

  江行秋从英勇杀鬼的状态中醒来,看着自己被人从马车上推进了天工行。

  一入天工行,江行秋就感觉到了一股萧瑟的气息,大堂内没有一个客人,店里的伙计和掌柜都无精打采的在整理物品。

  没有生意,他们的收入自然就要缩水,收入缩水,干活就没精打采了。

  江行秋眉头一皱:“你们都干嘛呢,都打起精神来!”

  见是新任的副行长,他们才稍稍作出了点样子。

  江行秋眯眼看着他们,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得给他们烧把火,于是他说道:“从今起,你们所有人的月俸涨一银!”

  果然,钱是最能让人打起精神的东西。

  掌柜问道:“副行长,现在生意这么差,能不降工资就不错,怎么还会涨工资?”

  显然,他是不相信江行秋的说辞。

  江行秋笑呵呵道:“我已经研发出了顶级兵器,不日就会投入生产,你们好好跟我干,以后吃香喝辣的,要是再有人没精打采的,不管是谁,一律辞退!”

  众人都知道江行秋最近的风头,工画大家的名头早在几天前就传开了,加上之前的乌村事件,他现在也算的上是红城的名人。

  权衡利弊,众人都选择了相信,于是他们开始卖力起来……

  江行秋问道:“徐掌柜,行内还有多少流转资金?”

  徐掌柜吞吐道:“还有……还有几千银。”

  几千银,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一笔天文数字,但对于天工行来说,实在是少的不能再少了。

  自从邢红雪被抓后,天工行很多项目都停了,大量资金外撤,可用的流动资金从上个月的十几万到现在只有区区几千银。

  江行秋点点头,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点说。

  直到徐掌柜来到他身旁,江行秋才小声说道:“这样,你先拿个3000银出来,我下个月再把它填进去。”

  徐掌柜大惊,脸都吓绿了,连忙摇头,没有行长手谕,他才不敢私自去库房取这么多钱,这可是要坐牢的。

  妈的,死脑筋。

  见他面色就知道,这事不可成。

  于是江行秋沉着脸问道:“那我作为副行长,最多能取多少?”

  徐掌柜回答:“最多……最多能取1000银,但需要注明用处。”

  “行行行,1000银就一千银吧,用处就填借给狼牙司了。”

  江行秋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徐掌柜,本来,他是想着用天工行的钱借给余晓生,自己的钱就可以不用拿出来了,倘若狼牙司还不上,那也是天工行借出去的,与自己无关了。

  够阴,够损的,我这么做,怎么对得住莫林大哥……

  不一会,徐掌柜拿着1000银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些疑虑。

  不过,一个人的到来便打消了他的疑虑。

  来人是左春之,虎啸卫高手,当初要不是他推了一把江行秋,恐怕江行秋早就被斗篷人射死了。

  “左大人,你怎么来了。”江行秋问着,忽然发现,他竟然少了一条胳膊,“你的手怎么回事?”

  左春之坐在一处木椅上,喝了几口茶水,叹息道:“汗,别提了,被地龙咬的。”

  江行秋默默点头,对于左春之少了一条胳膊,他表示非常同情。

  “余晓生叫你过来的吧。”江行秋说道。

  左春之点点头,江行秋继续道:“他怎么不亲自过来,以为钱这么好借?”

  左春之无奈道:“他遇到麻烦事了,正忙着处理呢。”

  江行秋精神起来,问:“奥?什么麻烦事?”

  左春之压低声音道:“新任指挥使已经奏告朝廷,打算把他调离红城狼牙司,分明就是不想让他参合乌村的案子。”

  江行秋疑惑:“为啥?他犯事了?”

  左春之摇头:“余大人学律法出身的,就算犯事也很难抓到把柄,这摆明着是……”

  说到后面,他声音压的更低了,缓缓吐出两个字:“党争。”

  江行秋的好奇心就像开闸的洪水,他继续问道:“哪两党?”

  好在,左春之知道自己是过来借钱的,便耐着性子小声回答道:“防卫院与安全院。”

  “奥。”

  江行秋算是明白了,合着斗篷人迟迟不死,不是红城方面实力不行,是他们城卫府和狼牙司根本就没联合起来,反而相互使绊子。

  妈的,党争害人不浅。

  两人也谈的差不多了,江行秋便肉疼的从怀里摸出自己的全部身家,又从掌柜那接过1000银,这才勉强筹够了3000银。

  “喏,全部身家了,不要忘了你们余司长答应我的事。”

  江行秋恋恋不舍的把厚厚几沓沉甸甸的银票递了过去。

  “保镖的事吧,放心,过不了两天就会成了。”左春之笑呵呵的接过3000银。

  “一定要靠谱的!”

  江行秋望着还未走远的左春之大声喊着,钱没了,心里一下子空绕绕起来。

  借钱的事算是办完了,江行秋没作停留便上了马车,准备去往南城区东面的炼器坊。

  马车停在运河畔,几个卸货的力夫停下手头的工作好奇的看着这辆不算豪华,但造型有些奇特的马车。

  他们常年在这工作,除了工作就是睡觉,很少有闲工夫上街,对于江行秋的大名他们自然是不认得,也不会去打听,因为这与他们无关。

  当然能坐的上马车的人,自然是有钱人,对于有钱人,他们是向往的。

星火船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