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update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1、你管真的假的,好用就行了

  “董源,你来啦。”

  蔡骏早就在屋门口等董源了,早些时候,董源约他在教学楼声音学院那一层见面,想借用声音学院的一些设备。

  蔡骏自从和董源在大一军训认识,已经过去挺久的了,虽然俩人到目前为止还都是在学校里碰面时候的点头之交,但是当董源说想借设备的时候蔡骏还是痛快地答应了——主要是因为蔡骏也是大学生电视台的人,他俩虽然不是一个部门但是互相照应还是得做一做的。

  “麻烦你了蔡骏,能行吗?”

  “老师说能借你小的,大的系里再用所以没戏,”带着董源,蔡骏一边拉开声音学院的门走进去边说道,“不过董源你还会调音吗?一张嘴就要借调音台,可给我吓哦一跳。”

  “只懂一点点,以前有接触过,专业的肯定不如你们,只能说勉强能上手吧。”

  董源说着,想起来上辈子在后期公司可没少给声音部门打下手,那段经历除了给董源留下了天天加班到天边鱼肚白的记忆,也多少给他留下了些财富——比如怎么使用调音台给人声调音。

  “我真是好奇你以前是干嘛了,你个学制片的,又懂镜头语言,又懂后期调色剪辑,现在连我们声音部门的活儿都能接,你是以前在后期公司干过活儿吗?”

  “没没没,我这水平可不够去公司的,啊哈哈哈……”

  董源浑身一激灵,蔡骏这无心一番话直接把真相给揭了老底可是把他吓得不轻,赶忙转移话题,“对了,我发你的那几首曲子你听了吗?”

  “听是听了,但是董源那几首曲子怎么了?今天就是来修那些的?”

  董源把石楠花乐队的几首主打曲目,也就是准备刻盘给音乐节主办方发出去的那些,打包发给了蔡骏,希望听听他这个科班出身玩音乐的人的看法,想看看他能不能给点修改意见——谭艺林董源不指望了,他太专业了,说的话董源要么不理解,要么理解了没办法转化成修改。

  “确实,多少有点不方便说的原因,细节你先别细问,等以后有机会我跟你全讲了,你先跟我说说你听完了之后觉得怎么样?”

  “那你这得找程琪去,他是搞音乐创作的,我是学录音我这反正是没觉得有啥,唱的也就那样,能听,但是一般,而且主唱好像音阶不准的总觉得她唱的有点别扭。”

  “你的看法和我想的一样,我这次来就是修这些来的。”

  声音学院小录音棚里,连带墙上挂着的,墙角立着的,调音台面前正对着的,好几组音响共同组成了一套全景声调音师坐的位置在房间正中央,正对着的墙上还挂着投影屏幕,用来播放影片,让调音师根据影片内容来适配声音。

  真是熟悉的环境和熟悉的气味,那种电脑机房里特有的电子设备发热,从线路板上发出来的特殊的气味,上辈子董源在这种气味中不知道失去过多少次时间观念。

  录音棚和调色室作为后期公司最重要的两间房间,虽然有不同的配置,但是基本上都是统一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只有人工光源和人工换气扇,而且这些东西也不是常开着的,很多时候这两间房间不开灯也不开换气扇,怕的就是灯管对调色师色彩判断的干扰,以及换气设备对录音棚音准的干扰。

  只不过……董源吸了吸鼻子,这屋里的味儿怎么有点不一样?

  “哎,你们这屋该通风了啊,都有汗馊味儿了,嗬好家伙这谁吃的半拉苹果也不说扔了,放这儿招虫子是吧?你们系里老师看见了不骂人?”

  董源打开灯扫了一眼屋里眼皮都跳——就这个卫生环境要是放在上辈子他手底下,一顿好骂是绝对跑不了的,尤其是食物饮水决不能带进来这事儿,气味都是次要的,这要是吃的喝的一个不小心洒在设备上,设备坏了这赔钱的价格能让人哭出来。

  “估计是谁在这儿弄作业来着,我赶紧收拾,老师看见还真麻烦,设备就在那儿,你自己看着用,需要我帮忙吗?”

  “……需要,”其实董源想说不需要的,但是一想自己还是藏着点好,“你帮忙听听我这那儿调的还有差,我怕我一个人听不出来,毕竟不是专业的。”

  “行,我把程琪也叫过来,不过你别指望我能帮忙调设备,我俩也新人,他可能比我多懂点但是我是真不行。”

  这董源能理解,大一新生嘛,10年左右电影学院还没买新设备,老设备好久之前的型号了,别说蔡骏程琪,就是董源这老手看了都有点摸门不着的感觉。

  好在万变不离其宗,上手摸了摸调音台董源很快就找到感觉了。

  把石楠花乐队的歌导入进去,音乐部分的问题,比如谁快了半拍谁慢了半拍,谁乐器声音太大把其他人盖过去了之类的问题先放一放,董源上手先把何花的喷麦问题给修了。

  何花的唱法很有特色,但是她有个不好的习惯,唱着唱着就贴着麦克风去了,结果就是喷麦严重,夹杂着她烟嗓在低频的黏着感——董源总觉得她是卡痰了,让唱出来的曲子不透亮,听着像是蒙了层灰。

  “把噪再去一去吧,还有这里有电流,大概是采集音频的时候的问题,高频不够啊……但是没办法歌手嗓音就这样,蔡骏你觉得咱们能把200左右多加一点吗?”

  蔡骏看着董源一点犹豫也没有,直接下手咔咔的干的干净利落脆,心想着这小子绝对在外面接过活儿,“我觉得行,你想法事准的,啊程琪到了,我去接他。”

  董源点点头没说话,注意力都在歌上面。

  之前没用专业设备听得时候很多小问题董源都没发现,现在上了设备董源才知道石楠花乐队要进步的地方还有多少——用高情商的话来说,那就是乐队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这样的杂牌乐队真能去音乐节吗?或者说让她们去音乐节真的好吗?

  就好像有些垃圾电影电影院一日游一样,董源很不喜欢这种在一个圈子里的混子。

  倒不是说‘混’不行,大伙儿都或多或少有点混,董源自己也有过,只不过他也有过不代表他就喜欢——混的多了,早晚要发生劣币驱逐良币的事情,就好像有些人短视频的电影解说看多了,正常篇幅的电影就卡不下去了一个道理。

  一个圈子的生存环境很重要,想到这儿董源操作着调音台的手仿佛摸到了上辈子他公司的设备上,就感觉体力正在被快速抽走一样,拨动键的手指越来越沉。

  距离重生已经过去了半年多,但是自己都做了什么准备呢?取得了什么进展呢?

  如果未来自己就职的圈子环境不会变化,我现在所做这些到底是否是无用功呢?

  说到底杨亚楠想去的音乐节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和谭艺林确实搭上关系了,但是也仅仅是比萍水相逢好点而已,关系没办法转化成钱的话就毫无意义。

  “董源?董源!嘿叫你呢!”

  程琪走进昏暗的棚里,一眼就瞅见了半低着头,机械的操作着设备的董源。

  屋里没开灯,只有连着电脑的投影仪屏幕上,电脑桌面的蓝光和音频播放器的灰色的光,照在董源脸上,让他的脸色看着半阴半阳,好似一张僵尸的脸。

  程琪刚进来的时候着实是被董源吓了一跳,这么难看的脸色他还是头一次见,赶忙叫了董源两声,却不见他回答,这才走上前去,狠狠地晃了晃董源的肩膀。

  “嗯?啊,程琪,你来了,辛苦辛苦,还麻烦你休息的时候跑来帮我。”

  “不不,我还好,反正我那边作业也没个头绪,倒是你,你……没事儿吧?有没有那儿不舒服?医务室就在F楼需要我们哥俩送你过去吗?”

  “啊?我好得很啊?”

  “蔡骏你把灯打开吧,不开灯我总觉得我看见僵尸了,然后,趁我听听你要做的东西的这段时间,董源你起来活动活动,先出去走走,你要是死在我们系里我和蔡骏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程琪多少是在开玩笑,多少是在说实话,董源不知道,可能连程琪自己都不知道,毕竟刚才他一进门看见董源的时候,就他那个脸色,程琪真的觉得下一秒董源死在调音台上他都不意外。

  对此董源也只能从命,把座位让给程琪,拒绝了蔡骏来一根华子的邀请,一个人去厕所溜达一圈。

  顺路给杨亚楠打了个电话。

  昨天晚上杨亚楠她们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老老实实船上了正装,找谭艺林上课去了,何花还被杨亚楠按着把头发给重新染成了黑色——虽然她把董源祖宗十八代相当有礼貌的问候了十几遍。

  上课还是有好处的,细节杨亚楠没多说,但是董源从她今天的精神状态看得出来她对昨天很满意。

  本来董源没打算今天找杨亚楠,扰了她那昨晚余音绕梁的美梦,但是今天这进录影棚调音发现的问题,董源还是觉得越早和杨亚楠她们说清楚改掉越好。

  电话那头杨亚楠似乎是刚从床上爬起来,想来也是,今天上午的课她是翘掉的。

  “喂……董源?怎么了?”

  “你这是刚起?”

  “嗯……昨天晚上和何花她们聊得太晚了,呼啊……你想说什么?”

  董源一个劲儿的跟自己说‘那人钱财与人消灾’,自己拿了杨亚楠的开的工资,人家是甲方,甲方是爷,自己是干活儿的,更何况比杨亚楠她们还不靠谱的甲方咱都见过,不跟她计较这个。

  “我现在正在录音棚里给你们修歌……”

  “修歌?什么意思?”

  “就是把你们唱的歌调音,毕竟是准备发出去给专业人士听得东西。”

  “等等董源,你干嘛擅做主张啊,修歌那不是骗人吗,音乐节组委会就算听了你修过的我们的歌,让我们去了,可是在现场唱的时候还是会露馅儿啊。”

  “我还以为你会说这么做一点都不朋克呢。”

  杨亚楠听着电话那头董源三分嘲笑她的意味啧了一声,“我不会这么说,不过要是让何花听见了她肯定会这么说。”

  “那就让她认清现实,她不会真觉得街上卖的唱片全都是歌手原声大碟吧?那百万调音师们可以下岗卖烤面筋去了。”

  更别提演唱会上还有假唱的呢,这董源没说出口,他多少还在照顾杨亚楠的情绪。

  “再者说,”董源夹着电话洗着手,“你们只要在登台前把唱功提高到和我修完之后歌的水平差不多就行了,只要差距不大就可以用现场演出紧张这个理由掩饰过去,话又说回来,你已经开始以能登台为前提了?看样子昨晚上谭老师给了你们不晓得信心嘛。”

  杨亚楠盘着腿坐在床上拿过来烟和烟灰缸,这会儿她室友都不在宿舍,四人间只有她一个人,她能放纵一下,“谭老师……确实是个好老师,他的水平我肯定……”

  你是什么大腕儿吗?人家音乐学院的讲师还用你来肯定水平?董源嘴角挂上一丝笑意,“然后呢?”

  “反正何花是服了,被教育的。”

  “那还真是稀奇,我还以为她会炸毛呢。”

  “何花也不是笨蛋啦,她也是分得出来好坏的,只不过我有个不乐观的看法,你找来的老师可能帮不上我们太大的忙,他是民乐的,和我们乐队的风格完全不对,所以……”

  “你们乐队的风格?算了吧,你们给我的你们之前唱的歌全都是翻唱,我真听不出来你们的风格是什么,总不能是血轮眼风格吧?”

  董源擦着手走出厕所往录音棚走,远远地就能听到门缝儿里飘出来的石楠花乐队的歌儿,“我也没指望谭老师这短短的时间就能让你们有什么质的进步,我只希望你们能在他那儿学学基础,把一些不好的习惯改掉,就比如何花唱快歌的时候总是抢拍,而为了照顾她的节奏聂嫣石也会加速,最后有那么一小节半小节的节奏就乱套了,虽然这问题不严重,但是这就是你们作为业余选手的不足,谭老师人家听得出来,肯定会纠正你们的。”

  杨亚楠没出声反对,算是默认了董源的话,虽然同为乐队成员,她也提醒过何花这些问题,但是却因为缺乏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帮她改正,如果董源说的不错,谭艺林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那杨亚楠也乐得其所。

  “对了,杨亚楠,音乐节主办地应该在你老家附近吧?”

  “嗯?是距离不远,怎么了?”

  “那你能有关系知道今年音乐节的组委会评委都有谁吗?”

  “你问这个的话……我做不到诶,我家里虽然不很反对我搞乐队,但是我家也没有音乐节方面的人脉,怎么了?这个问题很重要?实在重要我去找人打听一下?”

  “嗯……不,算了没那个必要,你们好好练歌,这个才是重点,其他的你不用操心。”

两颗骰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