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update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2、梦想有价

  “这是……我们唱的歌?”

  笔记本电脑外接的扬声器里,传出让石楠花乐队三人既熟悉又陌生的曲调,说熟悉,那毫无疑问这几首曲子都是她们之前演唱的,说陌生,这几首曲子要比她们印象中交给董源处理前好听太多了。

  “这就是我说的调音的必要性。”

  董源搬了个凳子坐在杨亚楠她们对面,一副甲方看乙方的态度——实际上他才是乙方,只不过单轮现在的气势来说,他已经完全把杨亚楠她们盖过去了。

  “我决定了,以后我带学生前,就给他们听这个了。”

  何花嘚瑟的神情溢于言表,就好像这不是董源的作品,而是真正由她唱出来的曲子似的。

  不过不仅是她,聂嫣石也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样——她这是臊的脸红,之前把原曲交给董源的时候她都没这样害臊,现在董源修完了,她反倒不好意思起来了。

  唯有杨亚楠脸色不怎么好看,她已经从董源那儿得知了这些调音过的曲子的用途,虽然董源说的调音的重要性她也知道,而且董源又说之后加把劲练习,三人原唱追平调音之后的曲子的水平也不是不可能,但是现在的重点是,说服何花。

  聂嫣石她杨亚楠已经不管了,这姑娘虽然是个打架子鼓的,看着她是个大只的姑娘,但是就好像奥利奥的云朵蛋糕,外观看着挺大一块,内在全都是气儿吹的,动动舌头就没了。

  唯有何花,杨亚楠不知道董源要怎么劝她。

  “行了,听的差不多了吧?感觉怎么样?”

  董源的问话打断了正在听最后一首曲子的何花和聂嫣石,董源也就是客气客气的问一句,只要何花她不是昧着良心,都能听得出来调音过的曲子的好。

  “还不错,”何花看了眼聂嫣石之后,扭过头对董源说道,“要是能把我的声音修的更有穿透力就更好了。”

  董源指着已经掏出烟来准备来一根何花看着杨亚楠——她这臭屁的毛病是娘胎里带的吗?

  “既然连口味刁钻的您老人家都觉得可以,那么我就把这歌单作为送评的曲子篇目了,等之后再加上一首原创曲目就足够了……”

  “等下,你准备把这些被你修的连我们的乐队的味儿都没了的曲子送哪儿去?不会是送去音乐节的评委会吧?”

  “难道还有第二个答案吗?”

  “不行不行,这哪儿行啊,这不骗人吗,虽然我们现在唱的确实没有你改完的这个好听,但是这不是还有时间吗?我们多练练,然后录个真实的送出去不就好了,对吧?”

  何花意图拉着杨亚楠和聂嫣石合起伙来把董源的打算给连桌子都给掀了,只不过她没想到董源之前就和杨亚楠通过气儿了这件事。

  “我其实……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说到底这也是咱们唱的歌,只不过是稍加修饰而已,你看啊小花,你平时买的那些音乐专辑不也都是有专业的后期人员帮着做过调整的嘛……”

  “那不一样好吧,人家出专辑的歌手本来唱的就不差,修不修都差不多,现在咱们这是冲着登台去的,这要是上了台让人发现现场唱的和送评的水平不一样岂不是丢人丢大了,这以后咱们可就没脸在音乐圈混了。”

  何花连连摆手,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态度决绝的就好像不给董源涨薪的胖老板似的。

  没来由的,杨亚楠突然觉得心里一阵暗爽,看见董源和何花摆事实讲道理,却被何花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的拒绝,她心里这股子爽劲儿是越来越大,抑制不住的嘴角上扬——看董源吃瘪真爽啊。

  但是好在杨亚楠默念,不能笑决不能笑,笑了就让董源抓到话头了,把这股笑意压了下去。

  “好吧,那么这个问题咱们暂时搁置好了,其实我也相信你们有这个水平能在最后期限之前亲自唱出我调音之后的水平。”

  杨亚楠还等着董源怎么和何花掰扯呢,烟都掏出来了,结果却听到董源一个180度大转弯,直接把这个问题跳过去了,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杨亚楠摸打火机的手属实是无处安放了——这烟还抽不抽啊?配菜都没了。

  不对,等下,董源刚才说的什么来着?暂时搁置?

  杨亚楠多少也是商人家庭出身的富家女,比起聂嫣石和何花,她耳濡目染的学会了抠字眼的本事,他董源关于调音歌曲的使用问题不是结束了,而是搁置,那就等于说这个问题一会儿还要讨论……

  一想到这儿,杨亚楠暗暗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董源他这是没憋着好屁吧?

  果不其然的,董源一记回马枪杀得那刚刚觉得自己扳下一城的何花个措手不及。

  “何花,关于你之前提交给我的原创歌曲歌词,我看过了,全都不合格,考虑到距离送审时间不多了,你们还要磨合你们的演唱水平,我决定找人帮你们做原创曲目了,我会争取在两周内把新歌的词曲都……”

  “等等!等等!你给我等一下!什么叫我的原创歌曲歌词不合格?什么又叫不用我来写新曲目了?”

  何花‘蹭’的站了起来,要不是聂嫣石眼疾手快,她的板凳都能被她掀飞了砸地上。

  “就是字面意思,我觉得你写的歌词是没办法打动评委的,所以给你毙了,而你们既然也不用我调音的歌曲送审,那么就需要更多时间来联系演唱技巧,我这是在帮你分担压力,时间上和精力上的压力。”

  董源就像是在说一件理所应当的事似的,摊着手无所谓说道,一副‘我多不知道你在急什么’的表情演的惟妙惟肖。

  “你一个都不是玩儿音乐的人,你懂个啥?我们乐队的原创曲目一直都是我在写!从来没有人说过不好听!”

  “但是我猜也从没有人说过好听,对吧,你先别急,我给你们看点东西。”

  董源示意何花你冷静点——暗戳戳那种鼠妇一样的阴暗属性才是你的标签,别成天和演技不过关只能靠吼来表现愤怒的十八线小演员似的嗷嗷叫。

  “我确实不懂音乐,但是我比你们懂销售,你们,还有你们的歌,对我来说都是需要卖出去的商品,而在卖货之前,来看看市场调研吧。”

  董源展示了他做的PPT,虽然排版很简陋,远达不到登上互联网大厂的屏幕的水平,但是胜在简洁明了,让看得人一目了然。

  “我把你的歌词给不少人看了,让我来给你念几条评论吧。”

  “来自稍微专业点的程某和蔡某,他们评价你的歌词是空洞无物,毫无情感,没有逻辑,不知流派,充满了无意义的呻吟和鬼知道什么意思的比喻,难以想象成曲能成什么样,免费给他们听,他们都准备找你收听力损失费。”

  “来自追求导演之路的乔某的评价,他说他绝对不会用这种水平的歌作为他短片作品的背景音乐的,依靠它来衬托画面的话观众早就跑光了。”

  “来自忙的快死了的王某的评价,她说……她让我拿着你的歌词,有多远滚多远,抱着塑料袋找地方自我降解,别打扰她剪片子的思路。”

  “还有来自嘴巴没那么毒的车某的评价,她说的比较委婉,她想知道你这个歌词儿是从哪儿抄的,她想看看原版歌词,并且觉得是你的翻译水哦不到位没有把原歌词的外文翻译正确。”

  何花的脸肉眼可见的红温了。

  “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找茬儿?”

  “不是,何花,我只是告诉你,你写的东西在听众眼里是什么样的,这些听众甚至只是普通人,还不是专业人士,那么你想想音乐节评委都是专业人士的话,他们会怎么看待你的原创曲目?”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讲道理董源觉得何花不会不懂了,唯独就看她会不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哼,一群业余懂什么……”

  何花还在嘴硬,但是她的语气显然已经软化了些许,董源的话让她也想起了自己在酒吧里唱歌的日子,台下的观众少有人抬头正眼看她们一眼的,多数的时候都是她们唱她们的,底下人玩儿自己的。

  “当然,你说的没错,”董源翻了一页PPT,“那么对于专业人士来说,你的歌又怎么样呢?”

  PPT上是几个人的照片,从背景看依稀能看到模糊的几个字,滨海音乐节。

  “这几个人总算不上业余了吧?”

  何花眯着眼睛看着照片好一会儿,然后发出了震撼董源灵魂的疑问,“他们谁?”

  “音乐节的评委!还能是谁!不是,你连你要把歌给谁听都不知道吗?啊?”

  董源懵了,抬头看向杨亚楠和聂嫣石,这俩人也是一脸的‘什么玩意儿让我也瞅瞅’的好奇宝宝表情。

  “不了解商品本身的质量我还能说你们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但是你们连市场都不调查一下就要投放商品,你们真是上赶着项目暴毙啊。”

  杨亚楠被董源说的啧了一声,“你说这些谁懂啊,我们是报名音乐节,不是商品,我们是人,好嘛?”

  “那你们听好了,就凭你们现在唱的这些原创歌,你们成功参加音乐节的可能性非常低,要问为什么,很简单,评委肯定不喜欢你们的歌。”

  董源的话说的慢,但是很有底气,字字珠玑的像是已经看到了石楠花乐队的下场一样,这种全盘被否定的感觉很糟糕,就连聂嫣石这种傻妞都不爱听了,更别提原创歌的词曲作者荷花了,要不是打人犯法,这会儿董源高低脸上得挂点彩。

  “原因呢。”

  杨亚楠还是有点耐性的,她耐着性子问道。

  然后董源就给石楠花乐队三人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市场调研,从市场概况到用户画像,以往届音乐节成功登台的乐队数据为抓手,系统分析了其产品的独创性与市场的耦合度,深挖了行业痛点,点明了用户需求和雷点,精准度量化了登台乐曲的风格和受欢迎程度,给石楠花三人狠狠开了个大眼。

  “往届评委们对于你的无病呻吟式原创曲并不感冒,同时抨击社会现象的歌词也从未出现在舞台上,体现颓废感的虽然有但是数量也偏少,反之歌唱希望和对生活热情,以及克服困难之类的内容数量很多,友情相关出现的频率多于爱情相关……”

  “停停停,董源你这是……你这是想让我们迎合评委喜好来创作吗?”

  杨亚楠在看了董源的PPT之后已经有了答案,但是她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

  而董源则是平静的点点头,然后坚定地吐出一个‘对’字。

  “这不就是应试教育那一套吗!一点都不朋克!我去你的吧我,不干,爱谁干谁干,反正我是不干,这种歌就算拿给我我也不唱!”

  何花抱着膀子一撇头,显然被董源气得不轻,但是董源并不在意,他反问何花。

  “朋克?何花,你真的理解朋克吗?我很怀疑。”

  “朋克是反抗!是叛逆!是推翻教条!是跳出条条框框和撕掉标签!总而言之不是你要让我做的这种事情。”

  “所以你放弃升学,放弃工作,染发,纹身,抽烟,喝酒,夜不归宿,然后写一些大家伙儿看了非但无感还想笑的中二病歌?这就是你说的朋克?算了吧朋友,你这不是朋克,或者说你这只是表面上学了个朋克的样子,但是内在依旧是顺应了社会的条条框框。”

  “你说什么!”

  何花被董源的一番话成功的惹怒了,她冲到董源跟前,二人脑门抵着脑门,何花死死盯着董源的眼睛,“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一点都不朋克,你就是在邯郸学步懂吗,你有口臭你知道吗?大概是抽烟和生活不规律导致的,我建议你去医院体检一下。”

  无视是最严重的羞辱,何花终于不再忍着,扬起手狠狠给了董源一耳光,“你真是个烂人。”

  “何花!”杨亚楠猛地拉住还要在动手的何花呵斥到,“你给我住手!董源就算说的再难听你也不能打人!”

  “现在又要加上一条,暴力。”

  “董源你有病吧!你少说两句!”

  “我还没说完呢,”董源摸了摸被打耳光的脸颊,上一次被扇耳光还是他上辈子和女友分手的时候,“何花,你从没有从条条框框里跳出来,我刚才说的那些标签,你在每一个自称朋克的乐手身上都看得到,你做的这些反抗,只不过是另一堆条条框框中得一部分罢了,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对世人眼中‘乐队成员’这个标签的顺从,这可一点都不朋克。”

  董源指着PPT上其他乐队的歌,“你真的以为我写出来的这些归纳是像应试教育一样的知识点,把这些知识点穿起来你就能学会作词作曲了?放屁吧你又不是ChatGPT,我要告诉你的是这些乐队都是在带着感情写歌,而不是想你那种脱离生活实际的瞎写!你又不是业余写网文图一乐的人,你是要靠写歌吃饭的人!带着感情写歌,写有真情实感的东西!哪怕是黑深残的内容你也要写的有血有肉让人看了觉得你不是编的!这是你的工作明白吗!给我好好对待你的工作!”

  聂嫣石看着何花紧攥的拳头上,手筋逐渐松弛了下去。

  杨亚楠抓着何花的手也觉得她的力气不像刚才那么挣扎了。

  “时间不多了,何花,选吧,”董源图穷匕见,亮出了最后的谈判目的,“考虑到往届音乐节成功参加的乐队这次还会再报名,留给新人乐队的名额更少了,从数据分析看,以你现在的原创歌肯定是拿不下音乐节入场名额的,而且你好要练唱歌,所以我建议你要么专心搞创作,我用调音给你们修歌压盘发出去,要么专心练歌,原创曲目的问题我来找人解决。”

  “我都要。”

  “你做梦,你以为你是徐锦江啊?”

  何花甩掉杨亚楠的说,示意她自己已经冷静下来了,“我和她俩,不管能不能参加音乐节,我们都希望不留遗憾,所以不管是练习还是创作,我依旧坚持只有我自己来做,那我才能问心无愧,至于怎么辅佐,那是你的工作吧?给我好好对待你的工作啊董源。”

  董源想起了上辈子那狗屁不懂但是提要求跟点菜一样的甲方老总了。

  “不过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会很累。”

  看着石楠花三人看着自己,董源挠了挠头说道,虽然九成只是缓兵之计,但是还有一成的对策,因此也说不上是完全没有头绪。

  练歌好说,增加训练时间就好了,至于创作,那才是重点——不过总之先让何花听听其他乐队的歌,然后让她把自己的生活感悟写写试试看。

  “我都当北漂了我害怕累?笑话,尽管来吧你!。”

两颗骰子 · 作家说

什么叫十一加班的调休啊,别人上班我放假了,笑死,想出去玩儿两天但是累的懒得动弹,麻了。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