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update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3、人各有命

  “哈喽啊董源,干嘛去?出去玩啊?”

  电影学院校园面积小的可怜,因此几乎处处都是学生每天的必经之路,从金字塔通往教学楼的一小段距离,此时已经入夜,借着A楼大厅的灯光,董源这才看清叫住他的齐舒雅在哪儿——刚才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蹭个课去,倒是师姐你干嘛呢?想当大善人喂蚊子的话,这还没到夏天呢?哦我懂了,不打扰师姐谈恋爱,我这就走。”

  “去去去,一边儿去,什么就谈恋爱,男人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过来坐。”

  董源看了看时间,蹭的选修课还有功夫才上课,看着齐舒雅拍着她旁边的长凳座位,“说吧师姐,咋了又?”

  董源自从上学期王佳佳的组,还有校庆活动之后,和齐舒雅的关系也就停留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程度了,偶尔去大学生电视台能碰到,除此之外交流有限,因此董源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她找自己的理由。

  “想挣钱不?”

  齐舒雅跟董源混熟了,知道董源的脾气秉性,因此直接单刀直入的挑明了话题。

  “什么活儿?”

  董源也没客气,有钱不挣王八蛋,而且先听听齐舒雅怎么说,又不一定得接。

  “我接了个广告,是个大广告公司的外包,彤梦听说过吗?那个给几个游戏大厂做宣发的广告公司。”

  “彤梦?不大清楚。”

  董源回忆了一下来自上辈子的记忆,说实话他对于广告公司不甚了解,毕竟他一个在后期公司当统筹的,对于宣发口的了解仅限于甲方公司找来的宣发公司提的要求——比如让后期提供用来剪预告片的视频素材什么的。

  “是嘛,算了不知道也没事儿,彤梦前年才成立你不知道也正常,不过人家老总和众众网以及新潮都有关系,所以发展的还挺快的,这次他们找外包给个游戏做宣发,最后拍摄工作找到我这儿了,董源,我缺个助理,你来不来。”

  听着还不错,董源心想到,广告这东西属于快钱,最近杨亚楠那边没什么动静,老乔写剧本也快写完了,要是齐舒雅给的价格合适,那自己的空闲挤一挤总是有的。

  “开支能给我多少?”

  “5000。”

  “告辞了,我还有课。”

  “哎哎哎,5000不少了好吧,让你给我当助理,活儿不多,你这钱属于送上门的。”

  要是上辈子的自己,在大学大一的时候有人找自己干个助理就给5000,董源觉得他大概会答应,毕竟这钱对于大学生确实不少,但是问题是现在自己不差这5000块,这点钱还不够买董源的时间的。

  见董源丝毫没有改口的打算,齐舒雅也只能挠挠头,“行吧,你不来就不来吧,那我问你,你认不认识干活儿靠谱的你的同学,能有空过来给我打下手的?活儿真不多,演员甲方都选好了,咱们就是安排拍摄以及盯现场就行。”

  齐舒雅说的‘盯现场’大概率是指让助理去盯,她远程,毕竟能接到活儿的学生手里永远不可能只有一个活儿。

  董源摸了摸下巴,一时半会儿他还真想不出合适的人选。

  除了对身边人能力的考虑。不能推荐个周启航那样浑身上下就嘴硬的废物给齐舒雅,这会砸了他的口碑,另外董源还有自己的小心思——齐舒雅这人脉是他的,介绍别人给她认识,这多少是相当于主动把人脉拱手让人,这对于唯薪主义的董源来说有点不好接受。

  “着急吗师姐。”

  “就这两天能到岗就最好,越早越好。”

  “行,那我晚上想想,要是有合适的我推荐给你。”

  “OK,啊,你去忙吧董源,我等的甲方电话来了,走啦。”

  齐舒雅和董源的见面更像是一次巧合,董源早已无法回忆起上辈子他是否在同一天同一个地点和同样坐在这里等电话的齐舒雅有过接触,毕竟上辈子他俩根本互不相认。

  看着对电话那头客客气气的齐舒雅离开,董源也起身,准备去教室上课,但是一个声音叫住了他,“请问,你是管理系的董源同学吗?管理系大一学生。”

  借着昏暗的白色地灯,董源这才注意到在他和齐舒雅刚才坐的长凳旁,另一条长凳上有个人影正在夜色中,正是他在发问。

  “如果我们系没有第二个叫董源的话,是我,我就是董源,管理系的大一,您是那位?”

  董源很确定眼前这个穿着呢子大衣,梳着油亮背头的男青年,或者说是男人,他并不认识,而且董源也确定就眼前这位的打扮也绝不是学校里的学生——搞艺术男的都挺好认的,电影学院的男生几乎没有穿的这么油头粉面的。

  背头男打了个响指,起身向董源走来。

  这时候董源才发现眼前这人是真的高,比自己还高半头多,但是看脸,董源总觉得这张脸似乎在哪儿见过,有种说不出来的眼熟——但是眼熟不代表董源认识,他还是想不出来这种眼熟源自何处。

  “你好董源,真是巧了,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我本来已经打算回酒店去了。”

  背头男说着从大衣的内侧口袋里取出名片夹,抽出一张黑底白字的名片递给董源,“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雅阁乐器行的老板。敝姓杨,杨景出。”

  董源赶紧接过背头男杨景出递过来的名片,然后再对方意料之外的眼神中从口袋里掏出他的名片夹,抽出一张递给杨景出,“杨总您好,您叫我董源,或者小董都可以,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还请您惠存。”

  杨景出的年龄并不大,实际上他和董源上辈子的年龄相仿,但是考虑到身体年龄,董源还是一点也不纠结的把自己的名字前面加了个‘小’字。

  现在的小孩儿真有意思,杨景出收下了董源递过去的名片。

  姓杨,董源收杨景出名片的时候突然冷了一下,余光敏锐的扫了一眼名片上这家琴行的地址,“杨总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您是杨亚楠的。。。父亲?”

  “我应该没有那么老吧?不过我确实是你同学杨亚楠的亲属,我是她堂哥。”

  “真是不好意思杨总,您宝相庄严看着就成熟稳重,我还在想您要是杨同学的父亲那真是保养有加来着,没想到是她堂哥,抱歉抱歉。”

  杨景出不为在意的摆了摆手,借着问董源道,“那么小董同学,虽然你等下好像有课是吧?但是能不能让我占用你一点时间,我想请你吃个饭,可以吗。”

  董源脑子里的算盘顿时打的噼啪乱响,杨亚楠的堂哥请自己吃饭这事儿的种种可能他大概猜了一遍,是利是弊的也做了权衡,“当然,当然可以,选修课也是只是我去蹭课而已,杨总您稍等,我给我上课去的朋友打个电话。”

  杨景出点点头,董源掏出手机给郜义博打去电话,告诉他自己今晚不去上课了,不用给他占座了,郜义博虽然有点差异,不过还是应了一声。

  对了郜义博是个挺合适的人选,董源挂了电话突然又想起刚才齐舒雅的事儿,不过他也没多想,暗自记了下来这个想法,等待会儿和杨景出吃了饭回来再继续考虑。

  “杨总,我这边的电话打完了,咱们走吧?这附近我比较熟,您想吃什么?我说不定有知道的不错的店。”

  “没事没事,我做庄,你跟我来吧。”

  客随主便,董源便也不多说什么,跟着杨景出出校门拦了辆出租车,一路向东南开去,显然杨景出对于学院路附近的餐厅都不怎么看得上眼。

  “我听我妹妹说起过你,她说你是个挺有趣的本地人。”

  杨景出低着头看着手机,闲聊的口气同董源说道,他这副姿态,董源深感不愧是和杨亚楠血亲,太像了。

  “她对我的评价还挺高的?哈哈,那等明天见到她我得好好谢谢她。”

  “嗯?啊,别跟亚楠说我和你见过面,今天咱们这算是男人间的私会,好吗?”

  嗯,好,这话说的,南峒那小味儿挠的一下就上来了。

  董源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还私会,说的好像多见不得人似的。

  不过嘴上董源还是满口答应,杨景出见状便也不再就这个话题深究,转而东拉西扯的聊起了董源学校的生活,虽然他年纪不大,但是颇有一种长辈看小辈的态度,好在董源也并非真小年轻,你来我往的也没把自己的身份降下去。

  出租车最终停在了一家董源两辈子都只听过没吃过的饭店门前,看着招牌上的三个大字,董源扭头问杨景出道,“杨总,大晚上的吃这么油不好消化吧?而且还没预定位置,人家招待咱们吗?”

  “饭店哪儿有不招待客人一说的,我这次来首都看亚楠,也想顺路尝尝你们这儿的特色菜,走吧,我请客,不用客气。”

  杨景出哼着小调,在门口迎宾的礼貌且营业的微笑中走进饭店大堂,董源则紧跟其后——只不过他心里有事儿了。

  又是不让自己和杨亚楠说今晚的事儿,又是吃这种花销一大半都砸在品牌效应上的饭店,这杨景出想干嘛?

  制片统筹的直觉让董源的神经敏感了起来,就好像甲方想要把后期增项的钱款给抹了的时候必然会请客吃饭,现在这顿饭还没吃就让董源在大学年代找回了在社会摸爬滚打的感觉。

  散座落座,杨景出也没多浪费时间,直接跟服务员点了几个招牌菜,“小董你喝酒吗?”

  “我明天还有课,不过您要是喝,我作陪。”

  “有课就别喝了,别影响你学业,服务员那就给我们上壶茶吧,我这儿带着茶叶呢,然后再上一壶热水,我要烫烫筷子烫烫碗。”

  杨景出点的大菜得现做,因此要等得时间不短,好在前菜上的很快,飘香的好茶也上了桌,茶叶是好茶叶,董源不懂茶,但是就算是他这样的门外汉在闻到茶杯里飘出的清香也能知道这一壶茶叶价格不菲。

  杨景出非常讲究的仔细涮了碗碟和筷子,作派远比杨亚楠更像个广东人,而直到这时候董源才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到杨景出被梳的油光锃亮的头发,以及好像化过妆一样脸庞。

  几道菜都很清淡,这并不怎么合董源的口味,董源不知道是杨景出是有意为之还是纯粹就好这一口,不过他还是尽可能的享受着免费的美食——毕竟这种店董源本来这辈子也没打算来过。

  席间的话语权主导落在杨景出手中,他话很多,从自己再老家的琴行生意,说到了他们家的亲戚概况,甚至还说了不少杨亚楠听了估计会提刀把董源封口的她的黑历史。

  “亚楠比我小十多岁,说实话我从没觉得我俩是一代人,”杨景出吹着热茶水,“她的叛逆期很长,在我们这种家庭里,她这样的属于个例,叔叔叔母呢,在她身上费了不少心,但是最后还是没能遂了他们的愿,让亚楠出国留学……”

  杨景出的话被上菜的服务员打断了,厨师推着小推车把刚出炉的大菜送到餐旁做最后的装盘表演,这也是这家饭店的招牌之一,杨景出乐呵呵的看的很开心,活像个刚进城的孩子。

  “杨同学有她的爱好,她也有恒心和专注力,这一点我觉得是好事,而且凭家世而言我觉得她以后也能有一番事业。”

  杨景出没有接话,这让董源空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以及杨景出似乎没把他当成对等地位的人,只不过是在对自己单方面输出。

  “谢谢,小费的话……啊不需要小费啊,啊哈哈是我无知了,”杨景出客客气气的对上完菜的厨师轰人似的摆了摆手,“小董同学,快吃吧,刚上的菜,趁热吃是最好的,别客气。”

  董源看着杨景出一边说着,一边从笼屉里撕出一张薄饼摊开在盘子上,然后仔细的将蘸了酱料的肉片铺在上面,再按照之前服务员说的吃法,从配料盘里轻轻夹起几根葱丝瓜条,最终饼卷成个完美的圆筒,一口塞入口中。

  有一种一丝不苟的做作。

  董源看着出的一举一动,这时候他不由得这么想到,眼前这位男人不管是梳妆打扮还是行动坐卧,虽然态度有那么一丝丝傲慢,但是一切也都透露着按部就班不急不躁的风度,这不是成熟稳重,是即将成型的成熟稳重。

  “你刚才说凭亚楠的家世,她以后也能成一番事业?”

  “我是这么说来着。”

  杨景出没立刻接话,而是将第二张卷好的卷饼一口吞下,咀嚼,咀嚼,咀嚼,完美符合健康指南上说的咀嚼了十五次之后才咽下去,又过了几秒钟似乎在回味后,才再次对董源说起话来。

  “按照亚楠的条件她就不该出现在电影学院,她有更好的选择。”

两颗骰子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