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update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54、钱难挣屎难吃啊

  “按照亚楠的条件她就不该出现在电影学院,她有更好的选择。”

  董源对杨景出的话表示不予置评——她什么条件?有俩糟钱儿就横起来了?拜托现在又不是上个世纪末那会儿,更不是大清好吧,觉得杨亚楠是有家世有背景的大闺女?那您应该让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待家里绣花。

  “也许吧,您家的家务事我不好评价什么。”

  董源不知道杨景出说这种话的理由是什么,不过一想到杨亚楠确实有钱,那她家里应该也不差,这会儿要是杨景出像小学生霸总文里的家长一样甩出来一张支票让自己填数,离开杨亚楠,董源在寻思自己该写几个零才不构成诈骗罪。

  或者,小数点往前点几位?

  想着这种离谱的问题,董源也不跟杨景出客气了,既然人家做东请客吃饭——还没有到斩首和收下当狗的环节,趁热,他从笼屉里撕出一张半透明的薄饼。

  感慨着不愧是专门吃这个的店,饼就是比塑封包装的冷冻食品好剥出单张,董源掐着饼的边缘一点挡在嘴前面,快起夹起肉菜蘸了蘸酱直接连带着饼往嘴里一捅,完了再找补点素菜进嘴——反正都是下肚,搁盘子里卷和搁嘴里卷,目的地反正是一致的。

  比起杨景出那种有家教但不多的斯文,董源吃的很豪爽,或者说上辈子跟影视民工大老粗们待的久了,有些习惯不是转生就能改的过来的。

  “叔叔和叔母只有亚楠一个孩子。”

  杨景出完完全全无视了董源的粗狂吃法,就好像他对面没人,他一个人在吃饭似的。

  “杨亚楠很少和我们说家里的事情。”

  “毕竟叔叔一家虽然把她当宝贝捧着怕摔了,但是并不支持她来电影学院,想学艺术,国外有更好的选择,伦敦艺术学院,康奈尔大学,嫌远的话,东艺大,武藏野,钱不是问题,她不想去是问题。”

  我想去,能不能给我解决一下钱的问题?拉倒吧就杨亚楠那个焚书坑儒的文化课水平,你以为外国大学是公厕呢给钱就能去?都别说日语,英语雅思她能不能过过关……啊不是,四六级能不能过关都是问题,啊不过好消息是电影学院毕业证不会被四六级卡,杨亚楠只要平时别挂科,大四答辩别作死,毕业证肯定能有。

  董源对于杨景出的看法越发的轻蔑起来,在他眼里,这就是个有俩臭钱的暴发户——还是那种铁定没办法拉来当电影投资方的,瞧不起影视行业的暴发户,对于不能当资方的暴发户董源的态度只有一个,好吃好喝伺候着然后赶紧抬走别耽误自己找下一个资方。

  “电影学院的师资力量杨总您大可放心,尤其是我们班,班主任有着相当充分的一线市场工作经验。”

  夏迎春是,但其他老师就不好说了。

  杨景出听董源这么说,终于难得的从饭菜上抬眼瞅了董源一撇,“上学期亚楠的作业都是花钱找你拍的,你真觉得她是喜欢电影才选的电影学院?”

  “杨总,选对靠谱的合作方达到双赢的目的,是合格的甲方制片人应该具备的能力不是吗?”

  董源半开玩笑的说道,今天这顿饭的话题多少有些严肃了,饭桌上不该这么严肃的,又不是吃白席。

  “我还听说了,你在帮着亚楠搞乐队对吧?”

  董源往嘴里塞肉的筷子连停都没停,饭菜进口说不出话他就点点头算是证明答复了杨景出。

  他帮着杨亚楠搞乐队参加音乐节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没必要藏着掖着,更何况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杨景出虽然对于杨亚楠来电影学院这事儿颇有微词,但是他和杨亚楠的关系应该不差,毕竟又是表亲又是兄妹而且年龄还有差,杨亚楠却几乎什么都和他说,这只能说明杨景出深得杨亚楠的信任。

  “其实这趟来首都,除了来看看我妹妹过得怎么样,然后偷偷给她点零花钱意外,我还有个任务。”

  杨景出放下了筷子,双手十指交叉,一副谈正事的模样摆在桌上。

  董源见状心说呜呼哀哉,今天这顿饭算是到结束的点儿了,看着还一大桌的菜董源后悔自己没多张两张嘴炫两口,赶紧使劲儿嚼了嘴里的东西囫囵吞下,擦擦嘴摆出‘你继续说我在听’的表情,等着杨景出的下文。

  “叔叔和叔母拜托我劝说……不对,劝说这词儿太温柔了,叔叔其实被亚楠搞乐队不好好学习这事儿气的不轻,他跟我说的原话意思是要是不赶紧把乐队解散然后好好读书,就赶紧退学滚回家,所以我这次来还有劝亚楠的工作。”

  “原来如此,杨总辛苦了,不过容我插一句,不解散乐队就要退学,这是不是有点太极端了?这年头大学退学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没有本科学历以后生活也很难过,就算杨亚楠家里有钱,也不能养活她一辈子吧?”

  “听说叔叔已经在物色女婿了,退学的话,亚楠大概会立刻找个好人家嫁了吧?”

  董源庆幸刚才自己嘴里的饼已经咽下去了,顺顺当当的咽下去了,平平稳稳的躺在自己肚子里,不然杨景出这番话能让他被一口饼噎死。

  我以为是碰上了开明父母,结果是前朝余孽。

  董源觉得自己格局还是小了,整活儿还是有钱人能整活儿。

  “所以杨总您的意思是……我要准备份子钱吗?”

  “看起来我妹妹的学业和她自己说的有挺大差距啊,不过份子钱可以先缓缓,毕竟要是真退学办婚宴了,叔叔他们可能不打算请亚楠的大学同学们。”

  连和小孩儿一桌都没资格,懂了,董源心想。

  “不过杨总,我不是想插嘴您家家务事啊,但是我看您的意思并没有反对婚事的态度,这杨亚楠还年轻,这么早就结婚,而且还是包办婚姻,这是不是有点……”

  “父母总是为了孩子的幸福着想嘛,叔叔叔母人脉很广,能入得了他们眼的,男方一定差不了,至于感情问题,婚后培养也是没问题的。”

  幸福,能从杨景出嘴里听到这个词儿董源还是蛮意外的,毕竟他们家这么做,杨亚楠幸福与否,那就是连薛定谔来了都难说的不可观测态了。

  “你好像有什么想说的?”

  董源眼神一瞬间的游移被杨景出捕捉到了,他便问了一句。

  董源本想打个哈哈把这个话题结束,然后赶紧让杨景出继续他要说的事情,但是糊弄事儿的话就在他嗓子眼儿里卡着,愣是上不去也出不去,说呀,像往常一样说呀,董源张了嘴,又把嘴闭上,又张了嘴,又放弃的逼上。

  半晌,董源放弃了和自己的对抗。

  “杨总,幸福这个事儿我觉得是因人而异的,也许杨亚楠同学她不好好学习,在外面搞乐队在你们看来是荒废时间,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那无疑是幸福的,也许以后她会后悔年轻时没有好好努力,但是我想就算到那时候,她每当想起现在的经历,都不会觉得现在是不幸的。”

  两世为人的董源,对于大学之后的人生,从来没有任何有关幸福的记忆,是出于共情,还是出于对自己人生经历的后悔,董源自己也说不好,但是他还是决定为杨亚楠发声。

  反正杨景出也不会成为他的甲方出资人,说话大可以硬气一点。

  “你说的对。”

  让董源意外的,杨景出用正眼看着他说道,“我对你的印象有点改观了,小董同学。”

  “是我的荣幸?”

  “我果然还是别改了。”

  杨景出摆了摆手算是让刚才的话题风吹烟散,“说实话吧,我对于叔叔叔母说的话也不是很认可,当然我也承认,由作为过来人的父母替子女铺平道路和选择道路,远比让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在连社会是什么都没怎么接触的时候就决定自己一辈子的发展方向,要靠谱的多。这二者我都认可,也都不完全认可。”

  “所以……杨总您想说的是?”

  “亚楠搞乐队这事儿我多少也有点责任,是我领她进的音乐这一行的,虽然我并没想到她会痴迷到这种程度,我一开始只是觉得女孩子学一门乐器也算是培养气质,以后不管是自己生活还是找对象都有好处。”

  杨景出说到这儿两只嘴角往下一撇,垮起个脸看着还挺无奈的说道。“没想到我当时的举动现在会有这么大麻烦,早知道我就带她去学马术了。”

  “那么杨亚楠同学她现在大概会沉迷马术,然后同样的因为爱好而和父母闹掰,再然后杨总您还得出面当中间人,再再然后,也许有个叫张源王源李源什么的大一学生,今晚和您一起吃饭。”

  “哈哈哈哈你说的对,谁能说的准未来会发生什么呢。”

  杨景出笑了笑答道,“扯远了,作为责任人,以及亚楠的哥哥,我个人是希望这件事能平稳落地的,亚楠不是想去音乐节吗?去吧,我支持,只不过去完音乐节她这个乐队就最好别搞了,哪怕搞,也不能影响学业,你觉得这可能吗?”

  董源摇了摇头,“我觉得很难,杨亚楠同学的乐队现在对于音乐节活动看的很重,如果她们成功登台演出,我觉得想让她停下搞乐队……当然也不是完全不可能,重大受挫,只要让乐队在地上狠狠摔一下,大概杨亚楠同学就会对乐队的事情心灰意冷,然后把精力转移到学业?或者其他什么事情上去吧,这也说不好。”

  看着董源摊着手这么说,杨景出淡淡的摇了摇头,“作为亚楠的哥哥我还是不希望看到我妹妹受挫的,我希望她既能在音乐节这件事上取得成功,又能在音乐节之后收心,我不希望打击她对于音乐的热情,毕竟我也是做乐器生意也喜欢音乐,同时我也不希望她继续和家里闹掰。”

  “您都想要?这不太可能吧?”

  董源心说杨总您这病好不了病根儿就在这儿呢,您不忌口啥都想吃下肚啊。

  杨景出看着不像傻子,或者说三十来岁的他能成为乐器行的老板,就算有家里的支持,他自己的脑子那肯定也是够用的,甚至说是人精也应该没差,这么个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他提的要求多离谱。

  董源心里一想到这儿,又低头瞥了一眼桌上还没凉的饭菜,顿时他心里就比饭菜先凉了一截——你小子,你别憋着把我拖下水的主意吧?

  果不其然,杨景出笑眯眯的看着董源。

  “确实,我去劝亚楠,或者别人去劝她我觉得都不会成功,但是你呢?如果是你去劝她,结果说不定会不一样。”

  “杨总您抬举我了,我和杨亚楠同学只是同学关系,她连您的话都不听怎么会听我的?”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了,为了音乐节能成功登台,她可是花钱雇了你当策划,另外在很多事情上都听了你的建议不是吗?”

  “但是那也仅限于音乐节这方面的事情了,换成让她做到您要求的那些事情,就算是我也劝不动,这是肯定的。”

  “那么除了劝,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吧?小董同学,怎么样?考虑一下吧,只要你能帮我达到我刚才提的要求,我也可以付你薪水,3万?5万?”

  “这不是钱的事儿杨总,我现在是杨亚楠同学的演出策划,从合作角度,我俩穿的是一条裤子,您这样属于是让我对不起的工作内容,我要是这么做铁定会伤了我们的同学情谊的,以后一个班低头不见抬头见不好过呀。”

  “你要真觉得同学情重要就不会把亚楠明码标价了。”

  杨景出一语点破董源的核心问题所在,确实如他所说,董源口中的同学情谊并不存在,那只是掩饰他不想接这个活儿的借口,在董源眼里,就算是他对乔冠俊,那都是投资,而不是什么情谊。

  “既然是挣钱,挣谁的钱不是挣呢?还是说你觉得我开的价格少了?那么10万怎么样?这已经是我手底下销售经理一年的底薪了,要不然你自己开个价吧?让我听听你想要多少才能接我的活儿?”

  董源头一次把眉头皱了起来,对杨景出的态度也有了变化,把客气的尊称从‘您’降格成了‘你’。

  “杨总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如此让我参与进来,10万确实不少了,但是如果我开个价格更高呢?100万?甚至200万呢?”

  “亚楠的未来很值钱,比一般人更值钱,能用六位数的纸钞换她更好的未来我觉得非常值得,当然你开价到七位数那是你的事情,你报价我不一定采纳,毕竟我也没那么富裕,这是我个人找得你而不是代表叔叔叔母一家,只不过我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不会胡乱开价,也不会放过这个挣钱的机会。”

  虽然杨景出的话很不中听,但是董源承认,他后半句话是对的,在杨景出开价让自己帮着他劝杨亚楠的时候,董源就已经心动了,3万5万再到10万,甚至后面让他自己开价,尤其是让他自己开价的时候,董源差一点就答应下来了,好在仅存的理智让他咬着牙把话咽回肚子里去了。

  杨景出饶有兴致的看着董源沉默不语的打着算盘,他看人一向很准,或者说老杨家祖传的看人手艺让他们祖祖辈辈都受益匪浅,对于董源,杨景出判断估计马上他就要被自己的金钱攻势拿下了。

  只不过杨景出并没真的和他所说的一样,真的打算将希望寄托于董源,对于董源,他更多地是打算当做一个替罪羔羊来使用,毕竟不管怎么想,自己刚才提的要求都很过分,他不想自己去劝杨亚楠,这样如果失败必然坏了他兄妹的感情,毕竟现在的杨亚楠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油盐不进。

  但是如果董源去了,只要等他失败,自己就能有切入点了,到时候让杨亚楠把火撒到董源身上就好,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那么杨总,我可要开价了。”

  杨景出笑了,和他想的一样。

两颗骰子 · 作家说

终于放假了,难顶,把调休换成绩效奖金的打工人是这样的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