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我要做中兴之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 朱元璋传

  兴文十一年,帝降诏,令修新历,以世宗圣诞年为元,名圣世历,以记世宗之功。

  兴文十四年,钦颁圣世历,是为圣世八十六年。

  当年领兵进功紫金宫,实乃军中大忌,因世宗令其守卫宫墙而得免军法处置,依旧被勒令退伍,贬为骨嵬岛守塔人。

  因其劝世宗有功,人皆敬佩,骨嵬上下皆听其言。

  兴文十六年,帝禅位太子,权力交接时,亲王肖发檄文称帝,时虾夷岛多不服王化者,皆附之,旬日聚兵十万。

  黑水路与虾夷对海相望,最先得知,总管胡惟庸集结境内兵马以备,因其境内兵马不多,不敢出兵平叛。

  朱元璋进言,曰:“国朝法度,分解国家者,人人得而击之,总管如何不出?”

  胡惟庸曰:“三千兵马,守境尚且不足,何言进击?”

  朱元璋曰:“国朝养士四百载,何惜此身?今妖妇不知天命,自取灭亡,必死无葬身之地!

  虾夷十万兵,乌合之众也,弹指可破,总管此时不进兵,更待何时?”

  胡惟庸曰:“无领兵之.将,无渡海之船,徒呼奈何?”

  朱元璋曰:“骨嵬李国主三子李行为禁卫军营长,正可为将,海军巡东洲舰队三日后回转,可借用。”

  李行,故李首相庭芝之五世孙也,因假居家,闻虾夷反,征国内兵一千二百欲进击之,得胡惟庸令,欣然领命。

  国朝海军天下无敌,主巡视四海,查探地理,巡东洲舰队有铁甲船十二艘,少将司令汤和闻讯,同意配合。

  三方汇聚,李行曰:“朱大哥为禁卫团长,军阵娴熟,人品贵重,何不为将?”

  朱元璋曰:“我乃待罪之身,按律不得染指军事,贤弟骁勇善战,区区叛军,手到擒来尔。”

  李行又以汤和军衔最高而让,汤和曰:“我擅水战,未曾经历陆战,不能领兵。”

  遂以李行为帅,集黑水路三千兵,李国一千二百兵,舰队五百兵,进击虾夷。

  时东海诸国以整兵,闻有军出,立刻挥兵进击,虾夷十万兵,果乌合之众,半月而溃。

  擒王氏,众议送中枢治罪,朱元璋曰:“王氏,妖妇也,却为世宗宠妾,若送中枢,当今为难,此乃为臣之道耶?”

  及论肖王,朱元璋曰:“此次叛乱,祸端乃是妖妇,肖王自幼受宠,长于溺爱,虽年有二十,却无大志,非主谋也。”

  遂杀王氏,执肖王回中枢。

  时中枢闻变,正自调兵遣将,骤闻叛乱已定,莫不惊愕。

  帝嘉曰:“果不负世宗之语。”

  因念世宗,赦肖王罪,令朱元璋为王傅,兼管国事。

  及任,放王宫宫女三百余,求枢密同知陈友谅女陈幼娘为王后。

  陈幼娘自小立志为国朝第一女将,武艺娴熟,精通兵略,自入宫,尽显温柔贤惠,夫妻和睦。

  朱元璋又斥奸邪,擢贤能,又督肖王修文习武,寒暑不缀,为察民情,设王田,令肖王春耕夏种秋收冬藏,终日不得歇。

  十年,肖王贤而德,虾夷大治。

  帝嘉许,以朱元璋为新收埃及之总督,及任,以世宗故例,选民间女配军兵,就地退伍者授官,又往返迁民以定地方。

  时国朝煤油灯初行,朱元璋广探油田,推广棉花种植,开凿东西运河,八年而成。

  运河成,船只往来两岸之航程缩短两万里,军民皆得其便,国朝得大笔税收,上下无不称赞。

  入朝为工部尚书,旋即升首辅,为国朝八首辅之最年轻者。

  就任伊始,朱首辅上奏曰:“如今国朝设路三百一十二,大小不一,人口不均,地方机构臃肿,今铁路贯通各地,又有电报传递讯息,可简政。请并各小路,再改中枢机构以治。”

  帝准之。

  遂并广东广西琼州为广南路,并江西福建镇东为东福路,并江东两浙湖南湖北为长江路,如实种种,重定百二十五路。

  又改六部为文教、卫生、工、商、农、水利、交通、银、资源、刑、法、兵、礼、吏等十四部,改御史台为督查、审计、立法三部,唯大理寺不变,各路总管府仿中枢依旧设曹。

  改枢密院下各房为司,分别为参谋、讯息、军情、兵籍、民兵、训练、装备、后勤、军法、安全、宣教等十司,其征兵之权由兵部负责。

  划各路军为军区,计有中原、北方、南方、西域、天竺、波斯、南洲、东洲、基辅等九大军区。

  基辅,西洲之公国也,本为西洲土著斯拉夫人所建,后忽必烈遣诸子孙西征,忽哥赤子也先帖木儿据之。

  地未占而军区先设,国朝只待铁路通达,便行用兵,消息传出,西洲诸公国惶恐,纷纷遣使朝贡,誓愿臣服,皆不纳。

  为求自保,诸公国联兵百万,抢先进攻,王师固守边境,百万兵无法逾越半步。

  机构理顺,擢贤汰庸,上下通顺。

  又令清查人口田土矿产,四年数据出,移田少人稠矿产不丰处百姓至丰饶处,尤以黄河两岸黄土高原百姓为先。

  百姓迁徙多数,留者广植树木以护水土,黄河水清。

  任上,唯二大事,任满,帝留之,对曰:“国朝制度,岂可由臣而坏?”

  将去,按例封郡王,辞曰:“臣无令动兵,本为罪人,尽为首辅,实乃幸进,为防后人效仿,当去身后名。”

  帝嘉曰:“果不负世宗评价也!”

  以白身致仕,退居乡间为乡学教师,自耕自足。

  有同乡富豪见其清苦,赠以百万,其曰:“行将就木之老叟,何以空耗巨资,不若兴学,若出一二良才,福泽万世。”

  富豪感念其德,设朱首辅助学金,以助贫苦学生。

  圣世百一十八年病逝,留遗书拒追封,检点财物,不过三间瓦房,十数件布衣尔。

  其子有八,长子标,科学大匠,发明内燃机,次栋,官至海军上校,三子林,好游,尝横穿北极,四子棣,官至基辅军区大元帅,平西洲之三,五子杞,务农,善育种,六子权,医学大家,官至卫生部侍郎,七子松,

江湖无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