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末:我要做中兴之主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番外 张居正传

  张居正,长江路江陵县人,圣世257年生。

  其少聪颖,以神童闻名州内,十二岁高中毕业,高考落榜,乡人讥之,离乡游离天下,三年而归。

  272年再考,高居长江路榜首,入皇家大学数学系,兼修机械,一年获双学士位,转修文学、历史,政治,三年同获博士位。

  其师叹曰:“两居正,一天才,一蠢才,云泥之别也。”

  居正记于心,潜查,果真有人冒名顶替,因对方乃督查部尚书子,引而不发。

  待授官,帝闻其贤,特擢为随侍。

  时国朝承平百年,疆土辽阔,物产丰饶,官民皆纵情享受,帝亦如此。

  是日,帝观蹴鞠赛,与皇城司提举赌输赢,注高百万。

  居正谏曰:“国朝禁赌,陛下公然开赌,实乃败坏纲纪,请止。”

  帝不悦。

  如是者三,改东宫侍讲兼皇家大学司业。

  初入东宫,见太子与诸女裸身日浴,背身而待,太子邀同行,不应,太子始屏诸女,更衣相接。

  居正谏曰:“储君者,天下青年之榜样,若人人皆如殿下纵情,国何以国?世宗曰,少年强则国强,殿下当以为戒。”

  太子惧其直,唯唯而应。

  授学前,居正查太子学业,仅高中水平,谏曰:“大学章句,世宗驾崩前背诵,世代相传,可明心修身,不可不学也!”

  讲学三月,太子颇有受益,恰帝查验功课,太子以大学章句答,甚喜,擢督察部正言。

  时溧水电站废弃日久,将拆,文氏拆迁以二百万承揽,价最高,盖因文贵妃之故。

  居正得知,弹劾曰:“陛下宠爱贵妃,下媚之,款曲文氏,文氏享国恩三百载,全望文相之风,请止……”

  上拂衣起,居正引上衣,请毕其说,衣裾落,上曰:“御史碎朕衣矣。”

  居正言:“陛下不惜碎衣,臣岂惜碎首以报陛下?此曹今日受富贵之利,陛下他日受危亡之祸。”

  言愈切,上变色曰:“卿能如此,朕复何忧?”

  侍者请上易衣,上却之曰:“留以旌直臣。”

  次日,外放为红河航运务丞。

  航运司,皇家二十四司之一,掌天下航务及船只建造,至今日,价格高昂,态度恶劣,行动缓慢,百姓苦久矣,而各航务多亏损,红河不能例外。

  居正上任,清查账册,凡贪墨者皆送有司,空饷者裁,浮于事者汰,风气为之一整,修旧购新并举,以业绩定俸,又设意见簿,百姓投诉者严查不怠,民得便,航工俸增三倍而航务器犹有盈利。

  379年,擢东南半岛航运司总监,兼管马甲海峡,航运司如故,海峡尤难。

  南洋各岛皆封国,各国皆设巡检司收税,三千里海路,交税百余次,船主不堪其重,情愿冒险绕远而行。

  居正访诸国,晓以利害,欲统一收税及分配,以降船只负担,然各国非开国时贤,贪鄙无度,不能妥协,遂奏请修克拉运河,惜工部得各国游说,不能成。

  因克拉运河威胁南洋诸国之根本,各国重利贿赂,居正不受,遂由吏部调细兰州任通判。

  故谢元帅先文、故戴辅臣表元、故朱总督世珍皆王,就国细兰岛,另有十二小国,至今,谢国绝嗣除国,改设州,然朱戴二国相争,欲控全岛,因此蓄养私军,连年战乱。

  及任,居正以二国叛而请枢密院出兵击之,然国朝承平百年,武备松弛,枢密院不愿冒险,否决之,居正退而求其次,请派驻军,遂给一个团。

  其团长乃勋贵子,不学无术,军纪败坏,劫掠难民,居正奏请以军法处置,无果,欲以民法审判,团长以兵变胁。

  知州惊惧,托病辞,居正奏请自带州事,内阁同意。

  既掌州事,居正择难民青壮三千为兵,令李成梁、戚继光掌之。

  李成梁、戚继光,皆驻军也,出淤泥而不染,素有军略,为居正信重,引为依赖。

  军成,围驻军,收其军械,违法者皆送军法司,留五百人编入新军。

  有兵为依,约二国和议,二国征战三十年,兵精将广,数各十万,不以约谈为意,居正决议出兵击之。

  因敌众我寡,令李成梁、戚继光各选二百精锐,以民船入二国都,突袭王府,擒二王以归。

  二王故旧部属以重金贿孔雀路总管,劾居正私自动兵,居正对曰:“国法,封国叛者,人人得而击之,今二国相互攻伐,不服王化,中枢不治,国将何国?”

  上嘉许,令设军分区,遣军进驻,遂除二国,设细兰府,以居正知府事,兼管军民。

  地方安靖,居正以地理优势发展航运、旅游,规划珍贵木材种植与出口等,三年大治,上下敬服。

  385年,擢南洲总督。

  初南洲、东洲封国时以尺画图,未顾虑山川河流矿产,日久矛盾丛生,竟至兵戎相见,相互攻伐兼并至今,南洲仅余四大国。

  中枢所辖尚不如细兰岛大,且多为海港,虽海空军强盛,然南洲军区堕落,不能止戈。

  居正就任,请调细兰军进驻南洲,枢密院准,因此得陆军五万。

  其时,南洲海空军疏于武备,战船战机多不能用,其兵多贪厚饷,惫于训练,且国朝无土可封,爵位空为名号,因此将士不愿效死。

  裁汰老弱,修缮军械,整训军队,备战之意显露,四国惊惧,联合弹劾,曰居正欲破坏地区和平,若不调离,必起兵以对。

  居正答曰:“世宗时,天下景服,无敢侧目者,今各国互攻,素无忌惮,何故?兵威不再也!

  今若因叛逆威胁而让,国朝威严丧失,东洲情况尤甚于南洲,必将自立。”

  内阁忧虑,以辅臣高拱至南洲调停。

  居正面呈,曰:“自古属国攻伐,宗主或勒令退兵,或武力进讨,无有委曲求全者。

  国朝衰而未落,腐而未败,稍加整治,依旧天下无敌。

  且,国朝正统,教化万民三百七十年,赵钱孙李并为四国,二十年尔。

  四国征伐不断,生灵涂炭,为供养大军而横征暴敛,民心尽丧,王师正当解民倒悬。

  四国优势者,不过兵将善战,然王师装备精良,且可数败,而四国一败则溃。

  至于四国联兵百万,离心离德之辈,必各怀鬼胎,徒为笑料尔。”

  高拱不听,次第访四国,无功而返。

  四国以为朝廷懦弱,越发嚣张,各自遣兵于南洲军区各基地外。

  居正撤诸基地,退兵于文国,四国以为胜,争相夸功而互不臣服,爆发内战。

  东洲见状,三大国各自发兵吞并周边小国。

  朝廷问责,居正许以三年为期,若不能平南洲,以死谢罪。

  原来,国朝并诸侯国海军皆以巨炮战列舰制霸大洋,而张居正以为飞机方为正道,遂建航母。

  居正上奏太子请援,航务司半年而出十艘航母,又改民商船三十艘,并配飞机武器弹药,两年操练始成。

  时陆军整备完成,居正发檄文,赵国距文国近,遣战列舰四艘来击,居正使俞大猷率军迎击,旬日尽歼其舰队。

  居正令分兵,次第剿灭四国水军,又以飞机击纵深,尽灭其空军,海空肃清两路登陆,一年而擒四王,皆问罪除国。

  南洲既定,东洲惊惧,纷纷遣使朝贡,以示恭顺,然其攻并依旧。

  居正奏请朝廷出兵平叛,首辅夏言嫉其功,以国帑空虚而否。

  297年,居正以平叛乃天职为名,集南洲三十万兵马攻东洲,时东洲虽建航母,然势单力薄,六年仅得八艘,一战而没。

  旗开得胜,国内舆论大噪,夏言迫于压力,奏请开内帑,帝不悦,依旧出五百万为南洲军费。

  居正不以为意,继续进兵,据东洲中央地带,分割南北,因东洲广阔,属国众多,两年而军费没,只得巩固领土。

  299年,帝驾崩,太子继位,内阁任满,新帝招居正回朝为首辅。

  帝贪欢,不耐国政,居正奏曰:“上不欲国政,请行君主立宪。

  责任归于内阁,荣耀属于皇帝,内阁交替,唯赵氏永为至尊。”

  帝准,令行。

  国朝至世宗中兴三百年至今,积弊丛生,居正选贤任能,充实党羽,随即改革中枢,肃清吏治,尤以重塑枢密院权威为第一。

  银行、海运、航空、电力、电话、电报、电视、报纸、邮政皆属于皇室产业,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皆亏损。

  居正上奏,以皇室和国家分股权,国家经营,皇室监督,国家取利七成,皇室三,帝准奏。

  三年,皆盈利,国库充裕,因田税已经不足中枢税收之百一,皆免之。

  时民间科技发达,而军用踏步不前,令枢密院整顿装备。

  诸事理顺,居正令查当年冒名顶替事,有人进言当宽宏,居正曰:“吾为神童,名噪乡里,尤且被替,遑论他人乎?”

  查,果众。

  遂改高考制度,令考生可查试卷,废荫庇入仕制,官吏皆由公考出。

  308年,将任满,令枢密院出兵平叛。

  虽整顿军备只四年,然有导弹、雷达等利器,东洲各国穷兵黩武之百艘航母,尽为击沉。

  至空战,国朝喷气战机配以导弹,大显神威,陆战,直升机击坦克如开罐头,又有计算机破译密码如有神助。

  叛军大溃,始知国朝底蕴之深厚。

  东洲战一年,居正任满,上下皆请留任。

  辞曰:“故首相李辅佐世宗二十年,功未成而退,贤相朱元璋堪定百年之制,亦十年而退,今我不退,制度败坏,遗患无穷。”

  既退,设航天院,自请为院长,曰:“全球皆为国土,开拓者,星空也!”

  311年,东洲平定,312年,核爆成功,已无用武之地矣。

  317年,探空火箭发,320年,首颗卫星发,325年,人类入太空,330年,登陆月球成功。

  探月仓着陆成功时,居正含笑逝。

江湖无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