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快,走得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我老板有一座吐槽屋(一)

  开始的时候,我很担心老板这家小饭馆会开不下去。

  客人来了,不去好好招呼,该擦桌子擦桌子,该进厨房进厨房,最多就是来到客人身边,问一句——

  “你是想让我陪你聊几句呢,还是滚开?”

  食客不介意,挥了挥手,“我想静静。”

  然后我老板就走开了,过一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细蓉云吞面又或者一小碟软糯味美的五香牛杂就到了食客手边。

  小饭馆没有菜单,全凭老板每日手写,沽清的食物,就用粉笔划掉。非常随意。食客点菜的时候也不多,我老板看人配菜,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神通,吃过的客人都朝他比大拇指,付账的时候,还会额外多给几块钱,说是学了鬼佬的——tips,小费?

  粤语管我老板这类人叫“打工皇帝”。打工一族,受经济条件掣肘,本该卑躬屈膝于服务对象之前,却又成天最大他老二的“皇帝”,无人能号令,倒是个令人艳羡之人!

  老板是本地人,却从不回家,他就住在小饭馆的楼上,他倒是对我们两个伙计很好,给我们租了一套小区的房子住。他说,女孩子在外面打工,要注意安全,住在小区治安比较好。

  我搭档,阿贤,一个除了味觉不全,哪儿哪儿都比我能干的女人。因为我比她能尝多一点味道,所以我成了老板带在身边的打荷学徒。但老板从来公平——他跟我亲近一点,阿贤工资就比我高一千块钱。

  老板应该是个有故事的人,前面说过,他对客人从不主动招呼,邪门的是,店里似乎也没有缺过客人?就譬如今晚12点才冒雨走进门口的男人,一进门,我就被他的酒味熏到差点儿醉了。

  男人笔直地走进店角落的座位,一屁股坐下。老板让我去给另一桌客人买单,自己走了过去——“你是想聊几句呢,还是我滚开?”

  男人发出了一串醉呓,老板脸色平静,回头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红豆沙。喝了一口红豆沙,男人倒是打开了话匣子,“老板,还是你好啊,不用看甲方脸色,不用对股东负责,不用……不用被人背后捅刀子!”

  我看到老板在男人对面的位置上坐下了,就很自觉地补上老板的位置,站到了收银台后面。苍蝇小店,没有定岗定员,都是多面手——灶上除外。

  在我收银找赎,收桌擦桌,又迎进了一位独身女客的同时,那位客人也是从抱怨絮叨,到大喊大叫,到痛哭流涕,把他带着技术入股伴随公司成长到分了股权到被同伴打包卖给大公司,最后同伴留下他被背刺出门的经过絮叨了个遍。

  直着眼睛,男人幽幽地对老板道:“你说,为了一张椅子,他怎么就把兄弟卖了呢?”

  这句话音量很大,全店人都听到了。除了我面前才坐下的女客人皱起了眉毛,旁的客人该干啥干啥,老板又站起身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双手捧了一个拇指头大小的玻璃酒杯,里面一盏琥珀色的液体,杯子边缘蒙着水蒸气——一杯暖酒。

  把暖酒放在呜咽不住的客人面前,老板说:“你喝太多洋酒了,那玩意伤身。解洋酒,用甜食还不够,要以酒解酒,喝了这一杯,回家睡吧。”

  于是,那还在捂脸抖肩膀的客人,喝了那一杯酒,就听听话话的走了。

  临走之前,他也没忘记扫码付账,听着电子音传出来的收钱到账数字。坐在对角只要了一杯热柠乐的女客人皱着眉头嘟哝了一句:“来客神志不清,店家自把自为配菜,收费明显高于市场价,这是……趁火打劫啊?”

  话音才落,店里旁的客人,那穿大裤衩子摇葵扇的半秃老头儿熟客唐叔就不赞成了:“靓女,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没见那醉汉脚步踉跄的进来,迈步稳健的出去——酒已醒了大半,洋酒就要以酒醒酒!你是他亲戚不啦?是他朋友不啦?都不是,就别胡乱猜测,上下嘴皮子一张,说话不负责,你就话过了无痕,这边儿坏了老板名声啊……”

  跟着唐叔的话尾,好几个熟客七嘴八舌赞同。明显是落了单的女客涨红了脸,伸长了脖子拔高了声音:“收银吧大声说出来,大家都听到的。我看到和墙上水牌的数额明显不符,还有那杯酒,水牌上面根本就没有明码标价。所以才问清楚而已!”

  一边大声说话,我留意到女客人眼珠子乱转,显然,要么心虚,要么在寻觅什么。也就是一秒钟不到的功夫,老板挡在了她面前,仍旧那么语调温和:“如果你想要继续坐坐消遣下,那么我很欢迎。如果是想要卧底探店,拿放大镜在我这店里鸡蛋里挑骨头,去找些什么无良网红店用噱头做生意之类的民生新闻,那么这杯饮料算是我请你的,请你现在就离开。”

  女客人抓起手袋落荒而逃,我跟在老板身后,老板收起喝剩下大半杯的柠乐交给我。我一边往厨房走去,一边不解地问:“老板,你怎么看得出她是个探店女记者?还有……为什么你不跟她解释,我们家的‘聊酒’从不售卖,只做赠送?”

  应了呼唤加菜的唐叔一句,老板说:“进门先看人而不看菜牌,仅点一杯大路货饮品而诸多疑问,再结合她问的问题,那就排除了她是美食博主探店先锋一类角色。我听说过,有这么一类记者,为了让新闻更具可看性,在现场不是息事宁人,而是无风搅起浪。有那邻里口角的,那种人闻讯赶过去,几句话功夫三分矛盾挑拨成杀父之仇,几十年街坊拳脚交加打得稀里哗啦见了血,记者的报道就此被评为优秀新闻。——你说,我是该解释呢,还是该尽快唱一出‘送瘟神’?”

  老板说话总给我上了一课的感觉,但当我看着他捅开了炉子烧红铁锅,一勺热油浇入锅中紧接着就用“哪吒搅东海”手法热锅翻炒紫苏石螺的时候,又觉得那感觉是我个人幻觉。

  老板,明明是个厨艺了得的“打工皇帝”嘛!

三生三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