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得快,走得远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我老板有一座吐槽屋(二)

  差不多是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我们才到店开始拉闸门打扫卫生的功夫,那个女客人又来了。她来的时候鼻是青的脸是肿的,嘴角泛着明显的血迹。

  她被打了。

  她写了一篇报道,被事主认为和事实不符,拦在她上班路上把她打了一顿。

  老板给她看了看,说下手的人是老手,她那脸肿得跟猪头似的,实际上去鉴定只能落个轻微伤,没办法追究责任。

  老板让我给她上药。我们饭馆里永远有一个药箱和一个工具箱,无论是流浪猫狗受伤路过了还是邻居水电有小毛病了,老板总有办法来处理。店门口的电插座装了活门,开店即打开活门,路人骑的小电驴随时可以来充电。

  给女客人上了药,老板什么也没说,让她走了。女客人也一个字没说,就这样走了。可是没过一会儿,她又鬼哭狼嚎地狂奔回来,老板拎一根棒球棍出去,拦住了那几个小混混。

  对面指着老板鼻尖高声叫嚷:“她加油添醋,坏了我姐名声,现在我姐走出门被街坊指指点点,说她借肚行凶要彩礼狮子大开口……同是女人凭什么为难女人?!”

  而我老板只管拦在门口,就跟门神似的,严肃的表情也跟过年贴在对门上的门神一样:“她凭一支笔吃饭,你姐凭肚子吃饭,同样是女人,还真不一样!”

  老板跟小混混对峙的时候,我叫来了片警。小小片区,片警大叔拐个弯就到了。我看着街口出现那抹身影开始大声招呼,小混混瞪了我老板一眼,悻悻地走了。片警韩大叔把我老板骂了一顿,说他又好管闲事惹麻烦,却也带走了这个叫周家瑜的女记者,给她录了口供。

  在片警那儿挂上了号,基本上在这一块儿,周家瑜也就安全了。

  小城市老街区,没有任何物业管理公司愿意进驻。同样地,街口走过一个生面孔,早就落入路口树头阿婆阿婶们的眼中。巷口上下班时间交通拥堵,也就是社工唐叔穿着荧光背心来疏导,更别说寻常生活你借我针头线脑,我拔你葱姜紫苏之类的了……片警巡街,见面都是熟人打招呼;居委公告,遇上全是街坊慢慢聊。在这里,街坊邻里和片警社工,互为补充,群众眼睛比摄像头还要好使。

  所以周家瑜在这边没两天,跟街坊们也算是有了点头之交。她是来给老板送东西的,送来的礼物,名贵的被老板当场退回了,便宜的水果之类,老板让我拿到路口树头分人。当着周家瑜面这么干了两次之后,她也就不再送东西来了。

  但仍然三天两头,到我们的小饭馆里坐坐,仍旧是点一杯柠乐。

  我以为日子还那样的过……

  直到那个探店网红把偷拍的视频移花接木放在某个平台上,一夜之间成了爆款。

  镜头前面,那网红尖锐的花腔高音能冲破耳膜:“所谓的吐槽屋,本身就值得吐槽。出品那是平平无奇啊,店长倒是长得一表人才,果真是男色时代了啊,长得帅的卖泔水都有人吃,长得丑的只好来做直播啦——(此处应有鬼脸)。各位兄弟们来给我点个赞,我就跟大家好好的吐槽吐槽这家‘吐槽屋’……”

  街坊们甭管男女老少,但凡长了个眼睛会看短视频的,全都炸了。可是炸归炸,面对屏幕底下狂欢刷屏的评论,仅有的几条辩驳被飞快地顶到了屏幕尽头,如泥牛入海无影无踪……

  面对无迹可寻但杀伤力极大的网络力量,街坊们空生气且无计可施,有的老伙计们抄起电话就要叫在外工作的儿孙上网帮忙……我们当然死活拦下他们,别冲动,别气坏了身子。

  面子事小,身体事大!

  那一日,小饭馆内气氛异常沉默……

  谁知道也就下半夜功夫,事情忽然有了转机。数篇短视频进驻平台,剪辑极其简单,图画极其写实,为我们澄清。与此同时,书面报道如行军矩阵突入,不同平台上同步发布,不同角度,或娓娓道来,或正面驳斥,或冷静陈词……探店网红的热播视频下,质疑声音终于第一次有了战略反攻的苗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也就那么一晚上的功夫,不实的热播视频从狂欢到被质疑到遭谴责,不过经过短短十来个小时。最终引动平台下场,以“发布不实消息肆意中伤他人造成恶劣影响”为由封停那UP主七天。

  那探店网红最后一个视频,是对我们的正式公开道歉,说明他的视频是移花接木,剪辑而成。

  网络和现实生活始终差得远,在我老板仍旧挂着那招牌般平静微笑声明自己不受影响之后,街坊熟客们关掉手机,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带娃带娃,该工作工作,没耽误自己生活。这件网暴风波,也就议论了三五天之后,风过水无痕,归于平静。

  只有我老板,在下一次周家瑜来光顾的时候,让我端来一份芒果班戟。他自己端来一杯温热“聊酒”,坐到了周家瑜面前。

  眼尾已带了困意的周家瑜,霎时间瞪圆了眼睛:“我不和不认识的男人喝酒!”

  还是很淡定的模样,老板微笑着说:“不认识就容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盛勉行。我知道你叫周家瑜——前阵子我不乐意交推广费,因此惹到了些小麻烦,谢谢你鼎力相助。小店酒微菜薄,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有这聊酒是自己酿制了十二年陈,真材实料,尚算拿得出手……希望周女士不要嫌弃。我干了,你随意。”

  一杯酒下去,我就知道了,周家瑜已经是吐槽屋的朋友。

  老板总是这样,把一些原本来挑衅的,来找麻烦的,来消遣的人变成自己的朋友,高兴了就喝一杯,再高兴点就免单……所以,我总是很担心,这小饭馆有一天会开不下去。

  毕竟通宵营业,灯油火蜡,水电人工,每一样都是钱啊!

三生三笑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