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不下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一章 引蛇出洞

  孙一波睡着了,大金内心的波澜却久久不能平静,深深的内疚感占满了心灵。

  既然一波早已怀疑自己的不良企图,为何没有当面戳穿,还救了自己的女友?

  在孙一波的心里,肯定把大金我当作了兄弟,他一直在等待我的良心回归,终于等到了这个迟来的救赎。

  大金此时的希冀就是明天让柳老师归案,还有,这个导弹控制软件不要落入不法分子手中。

  心思缜密的他突然意识到一个疏漏,那天晚上从孙一波口袋里盗取软盘,复制完程序后,只记得把可写扣关上,用来提醒孙一波有人动过了这个软盘,而没有把软盘中程序的源代码加以改动(只需花费极少时间更改几个关键结点)。

  如果源代码变动,柳老师那边可以拖延很长时间,孙一波这边就化被动为主动了。

  一个小小的改动,能影响事态的变化,自己真是百密一疏啊!

  大金联想到目前最坏的情况:岳书记已把软件交给国fang部门,该软件正式应用到了部队导弹系统中,柳老师也把程序交给境外间die组织,不法分子成功破解了部队导弹软件控制系统。

  此时一旦发生战争,部队的战略损失不可估量,甚至会遭受灭顶之灾。而要防止这种极端情况的发生,部队的导弹控制系统必须全部推翻重来,这个代价非常巨大。

  大金内心的恐惧感暂时替代了内疚感,只希望时间能走快一点,再走快一点,等天一亮,就去沙江pai出所找陆所。

  新千年的元月,注定是不平凡的一个月。这个月里,柳老师告别了能给学生带来欢乐的讲台,锒铛入狱;比尔gai茨卸任了微软CEO,可他不忘初心,干起了技术男的老本行;叶li钦辞去了俄luo斯总统职务,普jing大帝华丽丽地登上政治舞台。

  沙州大学计算机系的学生们宁愿关注比尔gai茨设计的Windows系列操作系统,能给IT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可不幸的是,微软新系统的拒绝服务使得eBay、亚ma逊、ya虎等企业相继出现软件瘫痪情况,这也给工科男们打入了一剂强心剂,有技术才有话语权。

  由于各方提前安排系统升级,预防千年虫问题,也避免了计算机系统集体瘫痪的局面,沙州大学曾在岳书记带领下,把学校里的软件系统都进行了升级,成功度过了新千年元月元日这个关键时间点,学校为此还专门下发了一笔奖金,奖励了整个系统升级团队。

  此时此刻,众人会想念起岳书记来。

  孙一波也拿到了八百元钱的奖励金,他好想买个礼物,送给岳融,本来答应新千年到来之际送给她的,可是现在杳无她的音讯。

  大金从沙州大学消失了一段时间,只有孙一波知道他去了哪里。

  大金扳倒了柳老师,自己也被公an机关隔离审查,由于大金有自首和立功行为,有了减轻惩罚甚至免于惩罚的可能性。关键时刻,孙一波挺身而出,为大金作证,力挺大金检举柳老师有功。

  柳老师对大金的倒戈恼羞成怒,坚持声称软盘中的程序已经落入境外间die组织手里,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如果没有大金的帮助,他根本无法顺利拿到程序。

  柳老师已经狗急跳墙,一心想把大金拉下水。

  这样,判罚的焦点又聚集到犯罪行为造成后果的严重性上,一旦大金交给柳老师的程序泄露,对国家造成了重大影响,大金还是难免牢狱之灾。

  此时的大金已经木然,处于缴械投降状态,等待司fa机关的最终审判。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孙一波说了一句连大金都难以置信的话:“这个导弹控制软件只是一个测试软件,压根儿不会应用到实际作战部队中去。”

  在场的景察、大金和柳老师都不相信孙一波的话。

  大金目瞪口呆,难以理解整个实验室成员们花了大半年时间研制出来的导弹控制程序,竟然只是一个demo版本,他认为孙一波是帮他才这么说的,不禁心底为孙一波捏了把汗,要知道,作伪证同样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

  柳老师更是歇斯底里地狂叫:“不可能,孙一波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说的话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孙一波冷静地看着景察,道:“我再重申一遍,这个程序只是一个测试程序,绝对不会应用到实际中去。”

  大金看着孙一波正义凛然的形象,觉得他说的话不应该是假的,但心里实在搞不懂,花这么多心血去研发一个测试程序有何意义?

  柳老师又在边上狂啸起来:“你说这个是测试程序,证据呢?你不会连大金都骗的!”

  景察站在边上,望着他们三人互怼,也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一时间摸不出事情的真伪,却又要保持威严的形象,只得问孙一波:“孙一波,这里可不是儿戏的地方。你说这个是测试程序,请拿出证据来!”

  “不光是大金、柳老师被骗,连我自己也被蒙在鼓里。”孙一波说。

  孙一波接着说:“昨天我接了一个浙江大学周召训教授打来的电话,他足足讲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这次研发程序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了。真正的导弹控制程序是周召训带领团队开发,并已经成功应用到部队中去。”

  现场变得鸦雀无声,齐刷刷地看着孙一波,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孙一波继续说道:“是,没错,这么重要的程序,特别是主要控制程序,是需要反复论证的。不能说岳书记团队没有贡献,它的贡献同样巨大,就是论证了主控程序的正确性。”

  孙一波想起了昨天和周召训通话的情形,虽然和他只见过两面,但周召训的音容笑貌都记得很清楚,特别是沉稳干练的儒将气质,不是一般的学者所具有的,由他担任导弹控制程序研制的主攻手,完全在能力范围之内。

  由于岳书记和周召训很熟,在上级领导的同意下,周召训拜托岳书记帮他完成主控程序的论证工作,而这个论证程序就是岳书记团队花了大半年时间研发出来的成果,虽然看上去是一个独立的软件,但只是一个独立的辅助论证软件,论证结果不必多说,完全和周召训团队研发成果吻合,所以真正应用到导弹系统中的软件,正是周召训团队研发的导弹控制软件,但它的输入、输出口完全不是这个测试软件的指向。

  孙一波在电话里问周召训:“我心里有个疑惑,我们团队虽然负责测试程序研发,可为什么一直没有经过主控程序论证这个环节呢?”

  周召训回答:“已经论证过了呀。”

  孙一波继续问:“什么时候?”

  周召训回答:“就是那天你给我送软盘来的时候。”

  孙一波恍然大悟,原来那次岳书记让自己跑杭州找周召训,名为论证加密程序合理性,实则把测试程序暗度陈仓地拷给了周召训。周召训在成功论证完主控程序后,就把该程序交给上级机关,应用到部队中去了。

  孙一波把这些说明清楚后,大金如释重负,长长地叹出一口气。景察表示谨慎期间,要再去和陈召训核实一下情况,才能最终判定大金无罪。

  而柳老师耷拉下了脑袋,懊丧至极,他明白自己中了岳书记的圈套,露出了狐狸尾巴。

  正所谓“死诸葛吓死活仲达”。

  此时,柳老师的眼前幻现出岳书记的音容样貌,出现了岳书记悬在半空中对着柳老师微笑的画面,而柳老师以为岳书记是来看自己可悲下场,浑身发抖,狼狈不堪......

  不久,重压之下的柳老师的精神失常了。

  关于岳书记和柳老师在浙大读书期间的交集,孙一波后来听周召训说起过。岳书记逝去的妻子曾是学校的校花,与柳老师是同班同学,两人也是男女朋友关系。柳老师当时就是个愣头青,老实木讷,对女朋友非常好,两人感情也很稳定,一直到高年级的岳书记出现。

  岳书记一见到柳老师的女朋友,就喜欢上了,一直在追求,但柳老师和她女朋友的感情固若金汤,一直没有给岳书记横刀夺爱的机会。

  直到有一次,浙大学生会组织了一次去植物园郊游的活动,他们仨都参加了,周召训也去了。

  大家在植物园玩耍的时候,几个社会上的二流子见柳老师的女朋友颇有姿色,便借故上前调戏,岳书记和柳老师见状,都毫不犹豫地冲上去,和几个二流子扭打起来,其余学生也蜂拥而上。

  争斗中,拳头不长眼睛,学生们虽然气力差些,但人数众多,倒也没吃多大亏。有个二流子被岳书记推倒在地,头磕到地上的尖石,血留了一大滩,当场不省人事。争斗就此终止,伤员被送到了医院,众人也被带到了pai出所问询。

  在那次打群架中,柳老师也挂了彩,嘴唇上裂开了一条长长的伤疤,从此留起了八字胡。

  而那位被送去医院的二流子一直昏迷不醒,pai出所的人肯定要追查下去,当追查到究竟是谁把人推翻在地而致其昏迷的时候,岳书记犹豫了。

  由于特殊时期的大学生都没有参加全国统一高考,是以工农兵经基层组织推荐上学的,名额犹为珍贵,且担着特殊使命。

  岳书记一旦被处以刑事责任,会被勒令退学,无法面对父老乡亲,他的犹豫也在情理当中。

  正在这时,柳老师勇敢地站了出来,说那个二流子是他打伤的,于是他就留在pai出所接受调查。

  在柳老师的潜意识里,既然事情因他的女朋友而起,无论这个二流子是谁打伤的,都应该由他来承担责任。

  岳书记见柳老师为自己背了这么大黑锅,良心上肯定过不去,他回去以后一边安慰柳老师的女朋友,一边动用家里的关系帮柳老师奔走。恰巧这个时候,那位二流子苏醒过来了,柳老师终于从拘留所里走了出来,却被学校记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档案上留下了一个污点。

  柳老师和女朋友又重聚在了一起,本该是值得庆贺的事,不知道什么原因,柳老师的女朋友阴差阳错地成了岳书记的妻子,而柳老师却成了孤家寡人。

  周召训的猜测是岳家在学校里有关系,可以安排好柳老师女朋友毕业后的去向,但也只是个猜测。

  孙一波想起柳老师坚持岳融是他亲生女儿的事,便多问了周召训一句,岳书记是什么时候和他妻子在一起的?

  周召训回忆了一下,说是岳书记妻子毕业的那一年,那时候岳书记在浙江大学留校工作了一年多,应该是一九七八年,这和岳融是一九七九年出生也比较吻合。

  看来柳老师的话并非空穴来风,但周召训或许并不知道这件事的具体内情。

  而现在,岳书记的妻子早已病逝,岳书记也撒手人寰,柳老师精神失常,看来关于当年三人之间悲欢离合的旧事,已无人能准确获知,局外人周召训的叙述,也无法直击那段感情的要点,孙一波更是无法对三人之间的爱恨情仇盖棺定论,也只能用一句很无奈的话来下结论:爱情里没有谁对谁错。

  曾经的岳书记热血满腔,当年的柳老师也是情真意切,他们都喜欢同一个姑娘,姑娘的芳心暗许给了谁,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而柳老师随着岳书记夫妇去了沙洲大学任教,是保守这个秘密二十载,还是后来才发现岳融是他的亲生女儿,更是留给孙一波无尽的遐想。

白衣渡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