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师和他的学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4章 愿望落空了

  刘老师在我们心中的位置非常重要。他的离去,不仅使我们感到悲伤,也使我们感到了不安。以前刘老师在,大家都围绕他转,分别久了就会想到他。遇到事情,就会到他那里集中,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可以说他是我们班的中心,也是定海神针,现在这根定海神针没有了,必然引起大海的倾斜。很明显,这样下去,我们班将会成为一盘散沙。现在我们都在逐渐变老,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们是很多人公认的最团结最友好的班级,我们的友谊还将继续下去。

  在办完刘老师的丧事后,我对大家说:“刘老师走了,我们大家要以他老人家为榜样,继续走好我们的路,办好我们的事。今后谁家有事一定要说啊,我们仍然团结一致,互相支持,我们的友谊将继续下去。”

  我说话虽然有点擅作主张,妄自尊大。但说得直接一点,现在刘老师不在了,郑少强他们又离得远,也只有我这个老班长有魄力,有号召力了。

  后来,我把陈建国、黄龙、田大江召集到一起,告诉他们说:“继续发挥作用,把大家团结好,不要散了。”

  黄龙说:“你不用担心,刘老师走了,我们还在。我们班同学间的感情不是一天凝聚成的,我们的友谊是永恒的。大家怎么会分散呢?你忧虑过多了。”

  陈建国也说:“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要做的事还有很多,今后的聚会是少不了的。”

  但是,田大江却提出了不同的看法,他说:“刘老师不在了,聚会已没有多少意义,我看以后的聚会不用强求统一了,让大家各自做主吧。”

  我说:“这样不好,如果大家各行其是,时间长了,大家就分心了。现在我们要做的不是放手,而是要想办法把大家团结起来,增强大家的凝聚力。”

  陈建国说:“说得对,凡事都要有个中心,幸好我们几个都在,我们不能放松啊。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我们怎样才能把同学们继续团结起来呢?”

  我说:“没有什么好办法。唯一的是多搞点活动,增加大家接触的机会,让大家多交流,加深友谊。”

  陈建国说:“可以的。我看这样吧,你们看行不行?现在把同学分成几个组,一年搞一次聚会,每组轮流坐庄。具体搞什么活动,由这组的人决定。”

  黄龙说:“聚会不要搞得太频繁了,搞多了大家会烦,主要是要有意义。刚才我想了一下,我们初中毕业整整四十年了,能不能搞一次纪念性的聚会,把大家集中起来?”

  他这一说,立刻提醒了我们。陈建国、田大江当即表示同意,我也拍着脑门说:“可以啊,四十年征程,四十年风雨,一晃我们都由青少年变成了中老年。抚今追昔,岁月蹉跎,令人感叹啊!有意义。”

  陈建国也说:“说得不错。不过,要聚会就要把它搞得像样点,你们看现在很多同学聚会,哪个不搞得轰轰烈烈的?而我们的聚会,搞得冷冷清清的。不仅形式单一,内容也枯燥乏味。实际上,我们以前的聚会不叫聚会,只能叫集中。真正的聚会是不管有没有事大家都能够聚在一起。例如:在一起吃饭,在一起唱歌,甚至一起外出旅游。一玩就玩它两三天。我们太落后了,一点跟不上形势。”

  黄龙说:“你说得对。我们说年轻还算年轻,说老已老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们应该丰富聚会的内容,提高聚会的质量,让大家都过得舒心。”

  田大江说:“说玩说享受,哪个不会啊?问题是要齐心,要有票子呀!我们的活动的钱从哪里来?如何解决这一问题?”

  陈建国说:“这样吧,以前聚会多半是由我和黄龙出的钱,有些同学们过意不去了,再喊聚会他们不想来了。这次,让每个同学出一点,余下的我们包了。这样大家都参与,才玩得踏实。”

  黄龙说:“这办法可以,只要大家玩得开心,能增加友谊,我们多出一点没问题。”

  我说:“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具体拟个活动方案,把它发到同学群里,先看看大家的反应如何,我们再做决定。”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几个都情不自禁,因为我们终于找到让同学们再次相聚的内容了。我们静下心来,把这次活动的意义,活动的时间、地点、内容及费用等作了具体规定和说明。

  我们的方案设计得十全十美。安排了两天的活动,内容有聚餐活动,有游戏活动,有爬山活动,有参观活动等。一人交二百元。方案拟定好后,我们把它发到同学群里。

  两天后结果出来了。但结果出人意料,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响应,大部分人都没有回复。这让我们大失所望。

  于是,我们几个又聚在一起。查找原因,是方案出了问题,还是同学们出了问题?我们分别打电话给同学们询问原因:有的说有事一来不了,有的说生病来不了,有的说路远赶不到,甚至有的直接说不想玩了。

  陈建国、黄龙听后都摇摇头,表示无法理解。只有田大江笑着说:“还是我说对了一些。”

  参加的人还不足一半,聚会已失去意义。我们很难过,这么有纪念意义的事情,竟然得不到同学们的一致响应。这就奇怪了。我想,很多同学不愿来参加,绝不会像他们所说那样。主要原因是刘老师走了,他们没有依靠了,现在年纪又大了,不喜欢走动和参加娱乐活动了。当然,也可能是安排的内容太多,或者担心费用等问题。

  为了挽救这次活动,我们对方案又进行了调整,把聚会安排在节假日,活动的内容减少了,费用也降低了。我们又把方案发到群里,结果响应的人还是寥寥无几。

  后来连陈建国、黄龙也冷心了。没办法,只好顺其自然了。于是,我们“纪念四十周年的聚会的活动方案”流产了。

  我们想不明白,这样有纪念意义的活动,竟然有这么多同学不愿意参加。以前大家参加活动不是很积极的吗?怎么刘老师一走就这样了呢?

  晚上回到家里,我把这个问题向妻子贺敏提了出来。贺敏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呢?你们这次聚会看似有意义,实则无意义。你想嘛,如果大家去了,由于刘老师不在了,没有中心了,大家肯定会散作一团。就会像社会上那些普通的同学聚会一样,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跳跳唱唱,该炫耀的炫耀,该联络感情的联络感情,闹腾一阵就散伙了。而你们以往的聚会都是有目的,有意义的。你看到没有,你们以前的聚会几乎都有刘老师参加,并且大家有事才会集中在一起。大家来了就帮助老师或同学做事情,或者参加某项活动,彼此讲究感情,讲究集体的力量。其实,你们的同学都是老实人,都喜欢做事实,你们的同学根本不喜欢社会上那些虚浮的娱乐性的聚会。你们此次纪念四十周年的聚会虽然看似很重要,但实际上没有什么作用,说白了就是去游山玩水,相互起乐,浪费时光。所以,你们虽然做了充分准备,但通知大家时,大家都觉得没有意义,自然就不来了。再说你们同学大部分离得很近,经常见面,该说的说了,该做的做了,聚在一起还有什么新鲜感呢?还玩什么呢?”

  我觉得贺敏说的有道理。我们班的同学的确是务实的,讲究实效的。如此,我释怀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同学们不但不喜欢聚会,就连平时的交往也大不如前了。同学之间虽然仍在继续来往,但次数减少了,见面打招呼不那么热情了。并且谁家有事,大部分同学来了都只是看看,帮忙不那么勤紧了。即使坐在一起交流,也很少敞开心扉畅谈,大多是相互逗笑取乐,心中有了忌讳。彼此不再那么关注对方的事和集体的事了。

  总之,同学们之间的往来变少了,行动变慢了,感情变淡了,耐心没有了。我想,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也许大家都老了,也许大家不喜欢活动了,也许大家把什么都看淡了……

  人啊,真是难以捉摸,看似理解的人和事,看似根深蒂固的情和谊,随着环境的变化和时间的推移,竟会变得如此微妙?真是时光易逝,感情难留啊!

  然而,人们常说,世间万物皆有感情,感情是连接人们心灵的纽带;也有说感情是人的灵魂,有了感情便有了一切。那么,我们这么多年结下的深情厚谊,难道就这样经不起考验?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文顺· · 作家说

时光易逝,感情难留。我们应珍惜时光,走好每一步。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