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师和他的学生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56章 永久的记忆

  近年来,尽管我坚定信心,努力工作,无奈体力不支,反应迟缓,记忆减退。再加上单位将要迎来新的机构改革,工作要求提高,我已难以适应局里紧张繁重的工作。于是,我申请了退休,很快得到了批准。

  退休时,新局长为我举行了简短的欢送仪式,送了我一束鲜花,并欢迎我常回单位来指导工作。我想,都退休了,怎么好回来打扰呢?安安心心走吧。我向他表示感谢,并把所有工作移交给了他。

  在离开单位的那天,我独自一人在院中绕了一圈,望着我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心中升起无限的感慨:我在这里奋斗了近四十年,耗尽了我的青春年华,每栋楼舍,每个办公室,每步梯坎都留下了我的脚印和身影。我伴随了单位的成长。这里有我主持修缮的房舍;有与我一起工作的同事。老马等虽然已退休多年,但他们给我的印象是深刻的。现在承前启后,单位又迎来了很多年轻人。他们知识结构新,思想敏捷,都充满青春的活力。可以预见我们单位的明天将会越来越美好。然而今天我却要离这一切远去了,到外面的环境中过另外一种生活了。可以预见,外面的生活是清闲的,平安的,但是否顺心快乐,那就难以料定了。由此我流下了热泪,心中只得暗暗地说:”再见了,我生活过的热土;再见了,我的同事们!”

  退休后,我如释重负,没有了开会的喧嚣,没有了奔波的劳累,也没有应酬的烦恼,自由自在。按理说可以静下心来,修养身性了。但真的静下来的时候,不免感到几分凄清和落寞。觉得被同事和单位抛弃了,被社会抛去了,成了火箭升空后落下的残壳,成了无用沉入江底的船只,无人问津了。以前参加同学聚会,总觉得没有时间,总希望能推到周末和节假日。现在天天都是星期天了,感到一天的时间是那么漫长,无所事事,平添烦恼。我没有过多爱好,也不喜欢游山玩水,一天不做点正事,心里就憋得慌。

  于是,我重新在县城新区购置了一套底层商品房,在后院种起了花草。开始练习舞剑、打太极,锻炼身体。同时练字、看书,修养身性。由此,我在寂静的生活中便想起我的老师和同学来。

  我最不能忘记的是刘老师。他对我的教育和培养,使我终生难忘。刘老师家原来住在乡下,他是位老师范生,毕业后在乡镇学校教书,后来调进城里做了小学教师。刚来的时候,因为没有房子,他暂住在小学旁边那排小瓦房里。后来,城东中学成立,因为缺少教师,县里准备从城区小学中选拔一批优秀教师到中学任教。我父亲当时在教育局工作,参加了选拔。因为刘老师当时正值年富力强,教学经验丰富,业绩突出,以前又曾教过中学,所以刘老师被选上了。调到城东中学后,他成了我们班的班主任。因此,我父亲认识他,他也认识我父亲。我父亲曾经单独与他会过面,指名把我分到他的班上,叫他带好我。这是我父亲在我参加工作后告诉我的,我一直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在我的心里,刘老师是一位至高无上的老师,但他现在已离我们远去了,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其次,我最不能忘的还有黄龙、陈建国、田大江等这帮老同学兼朋友。我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最多,交往最深。但他们现在很少与我联系了。

  黄龙已不再包工,他很有钱,据说他在州府里也置有房产,经常在县里和州里之间来往,有时开着豪车到外地旅游。陈建国、李得志已不再做生意,他们已把生意转交给他们的子女做了,忙的时候在家帮忙,无事便到外边走走,或扛着鱼竿去钓鱼。

  田大江虽然当过小学校长,卓有成效,风光过很多年。但他妻子没有正式工作,他上有父母,下有孩子,其实,家里负担很重。但他还捐资助教,工作勤恳,一直没诉过苦。他现在已退休了,在家帮妻子看守铺子。

  当然,在我心中还有值得记忆的。一个是何飞。从过去到现在,我一直把他当朋友看待,竭尽全力帮助他。他犯了错误后,很少露面。后来他东山再起,知道了我对他的好,路上遇到我,与我哥弟相称。但近来很少联系了,凡是同学间的大务小事,他都叫他的妻子孙玉梅出面。如今,他已建起了自家的楼房,买了好车,很少在家,整天忙着经营他的生意。

  另一个是唐晓曼。这么多年来,她一直在我心中占据重要的位置,她本来可以发展得更好些。但她后来的一系列的操作和表现,让我失望。现在,她在城里拥有一大栋楼房,不再与丈夫闹矛盾。她已把大部分时间放在家里面,相夫带孙,操持家务,偶尔到公园里去跳跳广场舞。好像生无所念,唯有家小,已把我们忘记了。

  想到这些,让我难以释怀。曾经的拥有,今日变得如此苍白。

  当然,让我最牵挂的还有郑少强,王美英等那些外地的老同学。他们发展都很好,但从刘老师去世后,他们很少回县城了。

  郑少强的情况我清楚。他后来当了县长,接着当了县高官,最后调到州里工作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退休,到外地他儿子那里养老去了。对于王美英,我比较熟悉,她已退休好几年了,因为闲不住,喜欢运动,现在带着一帮老妈子跳广场舞。对于张宇航,据说他刚刚退休,但由于医术高明,精力还旺盛,又被医院返聘回去工作。

  至于乡下那帮老同学,我倒经常遇到,因为他们爱上街赶集。最熟悉的是黄松林,自从他与后来的女人结合在一起后,很少外出做事。由于年纪大了,人手不够,他已把农家乐转租给别人经营。自己无事就到地里挖地种菜,或者在家与人打牌,过起了太平日子。周有贵仍在养猪,但数量减少了,前段时间他拿东西来城里卖,见到我仍喊“老班长”,喊得亲切,满脸笑意。我觉得,他是最淳朴最真诚的人。

  唉,往事如烟,一路风尘,人生短暂,青春难留。很多事情都未曾经历,许多道理还未解其意,一切都从眼前飘流而去。头变白了,腰变弯了,人变老了。江水东流去,青山依旧在。但是,岁月无情,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与老同学们虽然不再聚集了,但彼此结下的友谊将是永恒的,特别是刘老师的高大形象在我心中将永不磨灭。

  天宇浩渺,大地无际,人海茫茫,人们能够走到一起相随相伴实属不易。不管演绎出的故事是否美好,是否甜蜜,都值得我们永远珍藏和记忆。

·文顺· · 作家说

过去的故事不管是否甜蜜,都值得我们珍藏和记忆。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