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相赎

  此事之后,店长给他俩带薪休假一直到期末。

  这期间画墨也陆陆续续的认识了一些人。班长婧腩,一个新同桌转校生苏子青(石昊因为事情败露已被退学了)。

  苏子青喜欢安静,有些许懒。画墨不喜欢说话,也比较懒。两人臭味相投偶尔会交流一下懒汉心得。交流之后卿云在家负担更重了。

  后来苏子青知道了他俩的同居关系,便吵着要去看看,留宿一晚后也有了留在店里当服务员的想法,被店长以人数太多给拒了。

  几人时常在学校无所事事的走着,学校比较大,画墨来了这么久有的地方都还没去过。少不了被卿云嘲笑。

  周三晚上,苏子青蹬着自行车已时速六十码的速度向酒吧赶去。

  “救命啊!”进了酒吧他向着画墨二人喊着。两人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明天要月考了,如果这次考差了我就要断粮断电了!请务必帮我及格。”两人无语的看着他,画墨有点想看着他走向断粮生活的想法,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容卿云立刻打断了他这危险的想法。“还是先说说你都会些什么吧。”

  苏子青努力思考了一下,“貌似没有!”“出门右转有公交站。”画墨拉开大门准备把他“请”出去。

  苏子青抱着门框大喊:“别呀,你们真打算见死不救吗!”

  “唉,还是先看看明天考什么吧”卿云叹口气说道。

  ……

  “会了吗?”卿云拖着疲惫的身子把书放回书架上。“能在讲一遍吗?”苏子青看着卿云笑着说道。“我还是觉得先给他开开窍比较好。”说着画墨一边拿起了旁边的板凳。

  苏子青立刻躲到卿云后面,“又不是你教,你气啥?”说着用挑衅的目光看着画墨。画墨挤出一个微笑:“你过来,我教你。”

  “你先放下凳子我绝对信你。”说着给画墨竖了个国际友好手势。“别闹了,我还是再讲一遍吧。”卿云揉了揉眼睛说道。不然画墨的杀气能把苏子青冻感冒。

  一夜无眠,终于是给他讲完了,画墨很久没说这么多话了,喉咙都有点痛了。

  早上,苏子青在床边呆呆的看着已经睡着的卿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画墨叫醒睡着的卿云,洗漱完后便去了学校。(前半夜卿云教,后半夜画墨教,画墨只讲一遍就能让苏子青记住的内容卿云需要三四遍,别问,问就是以德服人)

  虽然除了卿云都精神不太好,但苏子青也是刚好过了全班平均分。(这次卿云和画墨还有婧腩三人控分,全班平均分掉了三点多,婧腩坐卿云旁边两人待久了自然也熟了。

  “多谢几位啦,明天请你们去吃饭。”回家前苏子青对几人说道。

  路上婧腩想确定二人的关系被以单纯的朋友关系打发了。

  回到酒吧店长一如既往笑着的向二人招手,画墨上楼放东西,卿云在楼下弹钢琴。画墨忙完后躺在沙发上睡了。

  忘了吃药,难得做个梦,梦见父亲拿刀在他身上砍,反抗时手被划了一刀,然后父亲被母亲推开,父亲失手对母亲捅了一刀。突然,他全身上下的疤在疯狂在流血,父亲放下没有动静的母亲拿着刀缓缓向他走来。

  睁眼时看见还在弹着琴的卿云,卿云望向他笑了一下,他用手捂着眼也笑了一下。

污垢里肆意的乌鸦 · 作家说

要开始发刀了家人们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