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卿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相赎2

  苏子青请客已经是晚上了,除了卿云画就婧腩带了几个朋友过来。

  除了画墨都喝了点酒,大家都脸色微红,就画墨在默默的看着卿云,想着是不是差不多该回去了。

  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苏子青一个人出去接电话,其他人都看看时间准备回家了。等了十分钟左右,其他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只有画墨觉得就这样走了不太好,便和卿云一直坐在位置上等。

  当苏子青进来时,画墨注意到他脸上惨白。画墨刚站起来苏子青就招了招手。“回去吧,我已经把单买了。”

  话说到这画墨也不好说什么,带着卿云就离开了。包间里只有苏子青一个人无力的坐在那,一直在回忆电话里的内容,父母在去谈生意的路上出车祸了,管家打电话过来告诉他了医院的位置。

  苏子青坐在一边捂着眼睛默默的流泪,他甚至觉得这是梦,醒来就行。但他不知道该怎么醒来,独自点了几瓶酒。自顾自的在那喝着。

  一个开门声打破了这份宁静。“我手机丢这了,过来拿一下,你怎么了?”苏子青向那边望去,看到卿云在门边不知道该不该进来的样子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卿云看到他这样子和之前的画墨有些许相似,不过画墨都是憋在心里的,只是让人一眼看上去有些压抑。

  卿云并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只是觉得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和画墨打了个电话说了声就坐在旁边。

  苏子青看向来人,一双没如画的眼正看着自己,酒精带来微红的脸颊渐渐褪去,变成本来的有些许苍白的颜色。

  苏子青也知道自己一直这样卿云也会一直呆在这,喝完最后一杯酒便带着卿云离开了。

  在外面等车的时候,苏子青一直在晃神,卿云还是放心不下,一直陪他到了家门口,准备向附近公交车站走过去的时候感觉后面有人抱住了她,回过头发现苏子青已经完全醉了,扑倒在自己身上。

  卿云托着他走到家门口按了按门铃方向家里没人,只好从他口袋里找到钥匙一个一个试。

  进去后把苏子青安置在了沙发上,卿云准备离去的时候后面传来苏子青的声音。“你不会喜欢画墨吧,两人同居那么久都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吗?”

  卿云并未回答他,只是问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我喜欢你啊!”苏子青大喊一声,随后低声说道:“卿云,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声音越来越小。

  卿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只当他是醉了。“你已经醉了,还是少说几句吧。”

  “我醉了吗?我感觉现在是我一生最清醒的时候,爸妈已经走了,你也要走吗?”苏子青尽力抬起眼皮看着卿云。

  “谁都会走的,你爸妈也许不会回来了,但我会的。”卿云已经走到了门口。

  那样最好了,苏子青渐渐睡去。

  卿云一个人走在回去的路上,苏子青对她告白时她大脑一片空白,但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画墨,笑了笑便不去想了。

污垢里肆意的乌鸦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