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女友只剩嘴硬了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6章 秦诗语,请多指教!

  午休很快结束了,迷迷糊糊的众人洗了把脸,被迫开始了第一趟课。

  不过大家看起来精神极好,各个都在认真听讲,没有一点嘈杂,与往日下午第一课迥乎不同。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上课的老师。

  地理老师是个女老师,姓古,约莫50岁,是个让人害怕的主。

  别的老师上课带个小蜜蜂,她则是扯着嗓子,声如雷音,隔着一个教室都能听到她的激昂之声。

  一看大家注意力下降,他就会猛敲黑板和讲台桌子。

  看到有同学开小差,直接将手里的粉笔唰的一下砸过去。

  比起其他老师的上课模式,古老师的上课更像是一个女将在冲锋陷阵。

  比如,此刻…

  “同学们注意看这题——湖中AB两点,哪个地方的渔业资源丰富?请解释说明原因。”

  “同学们仔细看这湖是什么水?”

  “欸,是的淡水没错!”

  “不是海水,渔业资源肯定不可能是海带贝壳这些,只能是什么?”

  “对!只能是鱼嘛,而且还是淡水鱼对不对?”

  “好,现在我们清楚,这题就是在说,AB哪边的鱼多是不是?”

  “好,现在大家认真看这块湖泊的地图,给你们五分钟,待会我请人起来试答一下看看!”

  看着古老师拿着粉笔走下来,众人立马做沉思状。

  就连一点不会的学渣也是如此…

  江羡就注意到,林涛这家伙也在抓耳搔腮,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家伙绝对不会这题。

  文科班男生总共不到十个,班里就林涛和他关系相对亲近一些。

  林涛非常坦率澄明,喜欢乐于助人,带着点哥们义气和滑稽。

  记得秦诗语出了事后,这家伙陪自己在操场坐了一夜。

  虽然一句安慰话都没说,最后这家伙还就地铺了个凉席自己睡觉,但这份情江羡却一直记在了心里。

  “江羡,这题你会吗?”

  略带温柔的声音响起,江羡转头看去,原来是古老师走到了自己身边。

  对于优等生,老师们总是有优待的。

  她一双小眼睛宠溺看儿子似地看着江羡,等着后者的回答,显得不急不躁,判若两人。

  江羡毫不怀疑,自己只要一摇头,下一秒她就会在这里给自己个人讲解。

  但可惜的是,这题他会。

  地理很多是常识性题目,不比数学那些科目,忘记了很难再次拿起来。

  数学,穿越过来的自己会拉低前身的水平,但地理这科,绝对是加强项目。

  江羡不假思索点了点头。

  见此,古老师满意一笑,伸手在图上点了点河流、芦苇等:

  “这个,这个。”

  “鱼就是什么,食物和氧气嘛。”

  说完,见江羡心领神会,她杵着手潇洒离开了这里。

  身后,伸长的脑袋立马缩了回去,传来一声“不是人”的嘀咕…

  “……”江羡。

  拿着顶级账号闯新手村…

  欧不,也不全是新手村。

  只不过课堂上的内容江羡都耳熟能详,没有任何新料,所以江羡的思绪渐渐偏离了课堂。

  很快,来到了课间。

  女孩子的欢声笑语渐渐充斥了江羡的双耳。

  看到秦诗语笑靥如花,青春活泼的模样,江羡双手抱在脑后,欣赏起了这独一无二的风景。

  “告诉你们,我昨天在精品店看到一个海绵宝宝可好看啦,今天打算买回去当抱枕,嘻嘻~”

  “哇,西西你居然喜欢海绵宝宝,没看出来啊。”

  “哪有嘛,反正我就觉得海绵宝宝很可爱,诗语你说是吧?”

  秦诗语露出了害羞的笑容,一口回道,“比起海绵宝宝,我还是喜欢派大星多一点。”

  说着,秦诗语偷瞄了后面一眼,某人和派大星很像,都很呆。

  不过,派大星可好多了,不像某个渣男,哼!

  怒上心头的秦诗语忍不住瞪了江羡一眼,可下一秒,她不禁瞳孔骤缩。

  因为某人正赏心悦目看着自己这边,看起来似乎很高兴…

  察觉到江羡在盯着自己看,秦诗语内心猛地大羞。

  “该死的混蛋,你看我干什么?”

  秦诗语俏脸一红便要低头躲闪,可想到江羡的作为,立马鼓足了勇气,气呼呼地与之对视。

  一个欺骗感情的渣男,自己还没找你报仇呐,还怕你不成?

  看,你再看,迟早把你眼睛挖出来,哼!

  秦诗语长得很可人,这气呼呼努着鼻子的模样更是可爱,让江羡不由地想起了她委屈撒娇的样子,嘴角不禁露出了回味的笑容。

  江羡没有选择主动去找秦诗语搭讪,只是静静看着她,已然如沐春风。

  毕竟现在这个时间点,二人并没有很多交际,座位也隔得很开。

  况且,他也有一些事需要时间去梳理梳理…

  啪!

  一双手猛地落在了江羡书桌上,让江羡瞬间回过神来。

  “大佬,你打算坐哪啊?”

  随着王小梅的手离开桌面,江羡注意到了下方的纸,那是一张空白的座位表。

  “你不会还打算坐我旁边吧?”

  江羡瞥向了身后,神情满是古怪。

  座位每次月考都会换,完全由成绩决定,第一名到第五名可以选择位置和同桌,剩下的依次选择位置。

  由于江羡都是选择两侧的单人位,他并没有同桌,不过王小梅却是能待在他旁边。

  是成绩好吗?

  不,是她脸皮厚!

  “哎呀,好不容易找了个大腿。”

  “快快快,你快填就是啦!”

  王小梅乐呵呵来到了江羡座位旁,贴心地将笔握在江羡手里,那热情的样子就差替他决定了。

  哼!

  正失神于江羡笑容的秦诗语脸色立马变了,尤其是见二人拉拉扯扯的样子,她忍不住发出不善的鼻音,眼神冷得几欲杀人。

  “诗语,你怎么了?”

  周围正在调侃她爱好的女同学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啊。

  “没什么。”

  秦诗语没有理会她们,自顾自地离开了教室,内心默默为江羡判了“死刑”。

  江羡自然不知道秦诗语此刻在想什么,此刻他盯着空白座位表,内心已然泛起了波澜。

  因为他是第一名,是可以选择同桌的。

  也就是说,他可以和秦诗语成为同桌,不用等两个月之后。

  想到这里,江羡满心欢喜写下了二人的名字。

  秦诗语,未来,请多指教…

会酒千杯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