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里的女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一章 洗衣机里发现尸体

  2013年9月14日下午3点,房东崔大强来到一楼门牌号为413的房间催租,他不耐烦的捶打着门,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回应,于是房东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门,门一打开,房间里破败不堪,形似猪窝,臭味儿扑鼻而来令人作呕,崔大强对这里的样子实在是受不了,想赶紧收完租金就走,于是他在房间里寻找租客陈兆国,

  “姓陈的!陈兆国!赶紧给老子滚出来!房租都拖了多长时间了!准备什么时候交啊,再不交,就赶紧给老子滚出去!”(崔大强)

  老崔一边骂骂咧咧的寻找陈兆国,一边检查房子的情况,屋子里,酒瓶、垃圾、衣服满地都是,根本无处下脚,

  “奇了怪了,这一家人都跑哪去了?”(崔大强)

  老崔一边纳闷儿,一边走向厨房和卫生间查看,厨房基本已经被灰尘覆盖,没有生气,到了卫生间,臭味越来越浓烈,简直就是粪坑一样的味道,崔大强几乎问候了陈兆国的祖宗十八代,一边骂一边打开洗衣机,洗衣机的盖子里面映射出盖子上覆盖了什么霉菌繁殖的毛毛,打开后臭味更大,熏的人只想吐,做好心理准备后,老崔走上前去查看,本以为是陈兆国把洗衣机当马桶给吐了,可没想到走近一看差点给老崔吓尿了,

  “啊!!死人!”(崔大强)

  崔大强连滚带爬的跑出了房子,一边跑一边喊,路过的人都以为他是疯子,那么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呢?回到洗衣机前,向里面看,居然是一具尸体,看样子已经死了很长时间了,尸体因为在封闭空间保存了很久所以已经腐烂,场面十分狰狞。

  崔大强跑出去之后就报了警,警察在3点半左右赶到了现场,现场被警戒线拦截,凑过来很多看热闹的人在警戒线外议论纷纷,屋子里,警察在勘察现场,法医在检查尸体,

  “什么人报的案呢?”(程警官)

  “嗷,是这个房子的房东,他是来催租,检查房子打开洗衣机时才发现的尸体,之后就跑出去报了警”(警员)

  “经过初步鉴定,可以确定死者是一名10岁的女孩,死亡时间大概三个月了,身上的裙子和蝴蝶结都是新的,应该是凶手给死者穿的,身上没有明显外伤,具体死因要解剖之后才能确定”(法医)

  “好,谢谢”(程警官)

  “这个房子住的人呢?赶快找到死者家属,”(程警官)

  “租我房子住的是一个爸爸带俩孩子,大人叫陈兆国,一赌鬼,大女儿陈芳今年得有18岁了,出去打工了,死的这个应该是他家小女儿,陈嘉,”(崔大强)

  “那这陈兆国现在在哪儿?怎么能找到他?”(程警官)

  “喲,这可就不好说了,他这人,好喝大酒,耍钱,还吸那个,成天的不见人影,这会儿不一定跟哪抽呢,”(崔大强)

  “那行了,谢谢你,你忙去吧”(程警官)

  简单问完之后,警察就进屋勘察了一番,除了被熏吐了以外就是毫无头绪,法医已经将尸体打包好带回了解刨室,程警官他们也收集好证据准备离开,正准备上车就听着一个酒鬼模糊不清的喊着什么?

  “都谁啊!干什么!?怎么都跑我家来了?”(陈兆国)

  醉汉正东倒西歪的向413走去,程警官也跟着走了过去,凑近询问,

  “你好,你叫什么名字?”(程警官)

  “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有关系吗?你他娘的谁啊?”(陈兆国)

  “你好,我们是XX市公安局的,我叫程兵,有点事问你,请你配合一下”(程警官)

  一听是警察,他立马老老实实配合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程警官)

  “陈~陈兆国”(陈兆国)

  “你就是陈兆国啊?你这是在哪喝的啊?”(程警官)

  “喝酒警察也管呐?”(陈兆国)

  “你喝酒我们不管,但是你们家出事了,你小女儿陈嘉死了,你不知道吗?”(程警官)

  “你们家才出事了呢!她死不死我怎么知道!”(陈兆国)

  “得得得,先别说了,跟我们走一趟吧,来来来,上车,”(程警官)

  见陈兆国喝的酩酊大醉,暂时也问不出什么,于是警察将他带回了警察局,准备等他酒醒了再说,来到警察局他依然醉醺醺的,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好像醒不来了一样,不是在那瞎哼哼就是调戏女警官,程警官询问他关于女儿的死,他却毫不知情,并且毫不在意,

  “陈兆国,你小女儿都死了那么长时间了,难道你不知道吗?”(程警官)

  “不知道,她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儿!再说了老子一天这么忙,哪有功夫管她”(陈兆国)

  “你!”(女警员)

  对于陈兆国的回答其他警察也纷纷觉得不负责任,令人气愤,女警员甚至已经准备好怎么骂他了,可是一旁的程警官却非常镇定的示意大家冷静,

  “那你是什么时候发现她不见的?”(程警官)

  “我哪知道,老子天天在外边喝酒,哪有功夫管她”(陈兆国有些不屑一顾的敷衍)

  “老实点!说实话!”(女警员)

  女警员啪!的一声拍向桌子,吓了陈兆国一跳,而这一下他也清醒了一点,程警官顺势追问,

  “你不管,那谁管啊,你是她爸,生了不管,那你生她干什么?”(程警官)

  “哼,你也别吓唬我,我也不是吓大的,家里的事情我都不管,我只管喝酒睡觉,”(陈兆国)

  “那你们家谁管啊?”(女警员)

  “我们家大丫头,家里吃喝拉撒睡都她管,你们找她去吧”(陈兆国)

  “你大女儿叫陈芳对吧,她在哪儿?我们怎么联系她?”(程警官)

  之后警察联系到了陈芳,此时她正在广州打工,接到电话后马上买了车票回到老家,陈芳被请到警察局了解情况,

  询问室

  “你就是陈芳啊?”(程警官)

  “是”(陈芳)

  “你也别紧张,你妹妹死了,尸体在你们家洗衣机发现的,我们就是想找你了解了解情况,好找到杀害你妹妹的凶手”(程警官)

  “我一定配合”(陈芳)

  “嗯,好,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出去打工的?”(程警官)

  “今年6月份,朋友说带我出去打工赚钱,我就去了,”(陈芳)

  “你走的时候,你妹妹还好好的是吗?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事情?”(程警官)

  “我走的时候,她还活蹦乱跳的,反常?这个倒是没有,还跟平常一样,”(陈芳)

  “你中间这段时间没有往家里打过电话吗?”(程警官)

  “没有,嘉嘉自己也能照顾好自己,根本不用别人惦记,所以就没打过电话,嗷,之前我有跟邻居阿姨打过电话让她给我们家送过吃的”(陈芳)

  “那你们家有跟谁结过仇吗?”(程警官)

  “结仇?没有啊”(陈芳)

  陈芳思索片刻给出了回答,程警官与同事对视片刻,询问也到此结束了,

  “那好,谢谢你的配合,你先回家吧,最近先不要出去了,有什么事儿我们会随时找你”(程警官)

  “嗯,好的”(陈芳)

  陈芳被放回了家,她推开家门,家里空无一人,映入眼帘的是废墟一般的场景,臭味熏天,那味道直冲天灵盖,陈芳用手扇了扇扑面而来的臭味和灰尘,然后淡定的走进房子,她环顾着这个最熟悉也是她最憎恨的地方,随后她的眼睛锁定在卫生间,她径直的走了过去,打开卫生间门,直接走向了那个装着她妹妹尸体的洗衣机,她就那样俯视着洗衣机,露出了一个平淡的微笑,然后就走出卫生间,回到了她的卧室,不同与其他房间,陈芳的卧室井然有序,干干净净,与外边破败不堪的房间形成了对比,房间的书桌上摆着她们一家的合影,照片中,陈芳、陈嘉还有妈妈笑的是那么甜蜜和谐,那个时候她们的家还在,陈芳看着照片勾起了很多回忆,似乎很刺痛,她面无表情淡定的走过去将照片扣在了桌子上,然后拉开窗帘,外边暖暖的阳光照进房间,给房间又增添了些许生机和温暖,陈芳躺在床上贪婪的享受着阳光带来的温暖。

  晚上,警察局里,大部分警察都已经下班,而程警官还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看着一份档案入了神,脑海里父母遇害的场景在一幕幕重现,这是他最执着的事情,也是他最大的痛,12年前,21岁的程警官还是一个大学生,一天晚上他带着给妈妈的生日礼物准备回家给妈妈过生日,可当他兴高采烈的打开家门映入眼帘的却是父母冰冷的尸体以及满地的血迹,他吓坏了,那一刻他心痛到站不起来,他爬向血泊里的父母,抱着冰冷的尸体痛哭,之后警察接手案子调查却始终没有找到凶手也没有找到凶器,法医检查后发现,程父被连桶10刀毙命,其中喉咙被割开,而程母被发现时衣衫有些凌乱,可以确定是反抗凶手的侵犯导致凶手恼怒被连桶6刀死亡,并且后脑勺粉碎性骨折加上茶几上的血可以确定,凶手还曾将程母用力磕向茶几多次,父母的死成了他挥之不去的阴影,后来他选择报考警察,希望着有一天能亲手抓到杀害父母的凶手,办公室中程警官回想当初的一幕一幕,眼泪也不停滴落,手里紧紧攥着一家人的合影照片,此时警察局里一片寂静,只能听到程警官的哭泣声。

  陈芳家里,她正在享受一个人的安静时刻,12点,陈兆国醉醺醺的回到了家,重重的摔门声打破了陈芳的安静时光,她又从轻松的样子转换为不耐烦的样子,她很厌烦有陈兆国的家,陈兆国知道陈芳已经回到了家,他瘫坐在沙发上醉醺醺的咒骂着陈芳,仿佛陈芳就活该被骂,在他眼里陈芳连狗都不如一样,

  “你个小丫头片子,回来了还不赶紧收拾收拾!等着老子揍你呢!”(陈兆国)

  “一天天都就知道出去瞎跑,也不给老子挣钱,要你有什么用!你怎么不跟着你妹妹一块去死!”(陈兆国)

  房间里陈芳听着外边的谩骂,她的心里已经怒火冲天,可她在压制,她在忍耐,因为面对这个人渣也不值得去反驳什么,她在房间里倚着床头摆弄指甲,陈兆国就一直在外边骂,过了一会儿陈芳才走出房间,见她出来,陈兆国骂的更难听了,

  “你怎么才出来,老子我说了那么多,你tm全当放屁呢是吧!”(陈兆国)

  “喝多了就睡一觉,要不然明天没力气继续喝”(陈芳不屑一顾的回了一句)

  陈芳终于说了一句话,这也给了陈兆国一个机会找茬继续骂她,并且向她要钱,

  “嘿!怎么跟你老子说话呢!老子养你这么大,你到好跟人跑了,连管都不管我,也不给老子寄钱,你想饿死老子是吧!”(陈兆国)

  “我的钱凭什么给你啊?你有手有脚不会自己挣啊!”(陈芳)

  “嘿,找揍!”(陈兆国)

  陈兆国顿时怒气爆发,站起身来晃晃悠悠的就想打陈芳,可此时的他喝了很多酒,站也站不稳,陈芳对于他的怒气不屑一顾,用力一推,陈兆国就又跌回沙发上,陈芳明显没功夫鸟他,从回来到现在她一直都是一幅很平淡的表情,看不出开心但是也看不出狠劲,

  “还想打我?有打我的功夫不如想想明天怎么才能赢钱吧”(陈芳)

  说完这句话,陈芳走向卫生间,然后出来又回到房间把自己关在了里面,陈兆国则是倒在沙发上呼呼大睡,

  之后的几天警察都在找线索,陈芳就是出去散散步,然后就是等着警察传唤,

苑利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