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里的女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章 些许线索

  2013年9月16日上午9点,警察用了一天的时间访问了陈家的邻居以及亲属,大家普遍表示陈兆国就是一人渣,不值得可怜,除了喝酒吸毒就是打孩子,没有一点人情味儿,还强迫陈芳出去赚钱还债,回到警察局,法医终于送来了陈嘉的尸检报告,

  “具体什么情况?”(程警官)

  “根据解刨检查发现,在陈嘉的胃里发现了毒品残留,所以可以确定陈嘉是死于毒品过量,在确定死亡后才被凶手塞进洗衣机藏尸的”(法医)

  “毒品过量?”(程警官)

  “是的,是将毒品掺在了果汁里被陈嘉喝下的,胃里也有果汁成分”(法医)

  “对了,在陈嘉的身上还发现了属于陈芳的头发,”(法医)

  “陈芳?好,那你忙吧,我先走了,”(程警官)

  离开法医办公室,程警官拿着那份尸检报告皱着眉头向办公室走去,并且通知同事提审陈兆国,以及搜查陈兆国的房子,警察们找了一个多小时才在一个偏僻的小房子里找到吸毒的陈兆国,带回警察局之后他也是迷迷糊糊的,又好像在装疯卖傻,审讯室里程警官看着这个人渣心中有些语塞,

  “陈兆国,清醒清醒!喝多少啊?我问你,你平时吸毒都在外边吗?有没有把毒品带回过家?”(程警官)

  “没有,都是在外面吸完了回来”(陈兆国)

  “你确定没有把毒品带回去?”(程警官)

  “没有!”(陈兆国)

  “那你喝酒、赌博、吸毒的钱都哪来的?”(程警官)

  “我女儿赚的”(陈兆国)

  “那你女儿得赚多少能填上你这漩啊”(程警官)

  “我再问你,你平时会给你小女儿陈嘉买饮料和零食吗?”(程警官)

  “老子自己都不够花的,我还给她买吃的?她配吗!”(陈兆国)

  “有你这么当爹的吗!”(女警员)

  “那你都穷成这样了,没想过甩了你俩女儿这俩累赘吗?”(程警官)

  “没有,”(陈兆国)

  “为什么啊?”(程警官)

  “她们还能赚钱养老子,干嘛甩了呀,甩了她们我怎么活啊?老子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吸……,对不对”(陈兆国)

  “你还是不是人了!那是你亲女儿,你拿她们当奴隶啊?”(女警员)

  “老子养她们这么大,总得报答报答我吧?”(陈兆国)

  还不等警察接着问,门外就进来一位警员通知程警官陈芳和陈嘉的舅舅吴大兴从部队退伍回来了,听说外甥女死了,急的直接来警察局问情况来了,程警官放下手里的笔离开审讯室,走向会议室,吴大兴就在里面急的来回踱步,

  “哎,你好你好,我叫程兵,你是陈嘉的舅舅?”(程警官)

  “程警官你好,我是陈嘉的舅舅吴大兴,请问我外甥女她到底是被谁杀的?”(吴大兴)

  “您先别急,先坐下说,”(程警官)

  “是这样的,陈嘉的死,我们还在调查,因为她已经死亡上个月并且尸体已经腐烂,有一些线索也就都销毁了,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尽力寻找,您也别着急,等找到了我们会通知你,”(程警官)

  “哎,谢谢您,陈嘉这孩子我没见过,她出生的时候我正在部队里,这么多年也没能见上一面,我这刚退伍回来就听说这事儿,你说说,我……唉~!”(吴大兴)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们也会尽力,这样,因为您从始至终都没见过陈嘉,她家的事情你也不知情,所以你也没必要掺和进来,所以你先回去,就等着消息就可以了,”(程警官)

  “哎,好”(吴大兴)

  吴大兴走后,程警官的同事从陈兆国家回来并没有带来任何收获,家里除了垃圾并没有找到毒品或者残留成分,而吴大兴之后就回去见了大外甥女陈芳,来到陈家,你忐忑而又期待的敲开了门,陈芳打开门,舅甥俩就这样看着彼此,陈芳也激动的喊了一声舅舅,

  “舅舅?”(陈芳)

  “芳子!”(吴大兴)

  两人抱在了一起,陈芳将舅舅迎进家里,吴大兴坐在沙发上打量着这个房子,陈芳则是给舅舅起来一杯茶,然后坐在沙发上,两个有些陌生的亲人此刻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心中或许有说不完的话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芳芳,你这些年就一直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啊?”(吴大兴)

  “不然呢?我还能逃到哪里呢?”(陈芳)

  “你妈呢?怎么没看见她?”(吴大兴)

  “她早跑了!听说嫁给了一个富商,日子可滋润了”(陈芳)

  “唉~,我不在这段时间,你们受苦了,以后舅舅护着你,昂”(吴大兴)

  “嘉嘉还那么小,到底是那个畜牲干的,让我找到了非得剁吧了他!”(吴大兴)

  “生在这样的家里,或许死了对她来讲也是解脱吧,”(陈芳)

  之后程警官为了找线索又再次走访了陈兆国家附近的邻居,邻里邻居表示陈芳在外边打工的时候回打电话给邻居让他们帮忙给家里送点吃的用的,

  “陈兆国啊,这个人可真不是东西,从他们家经常能听见陈芳那丫头的惨叫声,这家伙有事没事的都打她,那小丫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都穷成那样了还天天觉着自己多高贵似的,经常使唤她姐给她洗衣服喂饭,跟使唤丫鬟似的,他们家啊就陈芳那丫头不容易,陈兆国跟陈嘉这爷俩儿一点良心都没有!”(街坊阿姨)

  “那三个月之前陈芳具体是哪天出去打工的你们知道吗?”(程警官)

  “好像是6月12号那天,我出门遛弯儿看着这丫头拎着一个包就出了门儿了,从那以后就没回来过,”(街坊阿姨)

  “6月12号?”(程警官)

  “我还寻思呢,这丫头就干脆别回来了,回来也是遭罪,就这爷俩根本不值当她管,”(街坊阿姨)

  “那陈芳走了以后你们看见过陈嘉出门吗?”(程警官)

  “这…,也没注意啊,从第二天下午到那以后好像就都没有看着过,”(街坊阿姨)

  “那陈芳出去前后几天你们看见过什么人来过他们家吗?”(程警官)

  “没有,正常人啊,没人愿意去他们家,”(街坊阿姨)

  “哎,好嘞大妈,谢谢您各位配合啊,都忙去吧,我先回去了”(程警官)

  程警官回去之后思来想去,陈芳出去打工的时间点跟陈嘉死亡的时间点多少有点近了,于是又把陈芳叫到了审讯室,

  “陈芳,我们呢再找你理解点情况,你啊,还是别紧张,”(程警官)

  “你出去打工的具体时间是几号啊?”(程警官)

  “嗯…,好像是6月12号,那天我有一酒吧认识的朋友正好过生日找我,我因为出去打工就没能去,所以我记得很清楚”(陈芳)

  “你都干什么工作啊?”(程警官)

  “陪酒、服务员、卖货都干过,”(陈芳)

  “跟你朋友上南方干的什么工作啊?”(程警官)

  “合伙卖服装,”(陈芳)

  “你妹妹喝的什么饮料啊?”(程警官)

  “橙汁…,她什么都喝就是不喝牛奶,”(陈芳)

  程警官在陈芳放松时顺势问了一句,没想到陈芳脱口而出了一句橙汁,那正好跟陈嘉胃里的果汁成分吻合,

  “你给你妹妹买过裙子吗?”(程警官)

  “没有,裙子太贵了,一般就是一些合身的衣服,”(陈芳)

  “你走的时候有接触过你妹妹吗?比如拥抱,”(程警官)

  “没有,她不喜欢跟我亲近,”(陈芳)

  “为什么不喜欢跟你亲近?你是她亲姐,人家不都说妹妹跟姐姐最亲吗?”(程警官)

  “我妹妹可能比较独立吧,从来不跟谁亲近的,”(陈芳)

  “你父亲陈兆国除了喝酒赌博还吸毒,这事儿你知道吗?”(程警官)

  “知道,他总让我出去赚钱给他还债,供他买粉,有的时候还因为我赚钱少打我,”(陈芳)

  “所以你就以出去打工的名义想躲他远远的,是吗?”(程警官)

  “是,他是个无底洞,我填不完的,”(陈芳)

  “他会带毒回家吗?比如把毒品藏在家里,”(程警官)

  “没有,他从来就是出去一整天,回来都是醉醺醺的,倒屋里就睡,从来没藏什么,也没见他在家吸过粉,”(陈芳)

  看着眼前的陈芳,程警官已经不像初次见面时那样同情,他的眼睛里透着怀疑,结束对陈芳的审问后,程警官打算找到陈嘉的妈妈了解一些情况,

  “赶紧查一下,这陈嘉的妈妈在哪,赶快联系她,我们得找她了解了解情况,女儿都死了,她也不出来,什么妈啊这是,”(程警官)

  晚上,警员带着一个消息和一份快递来到程警官的办公室,程警官正在反复查看陈嘉的尸检报告,

  “头儿,陈嘉的妈妈找到了,她自从离开陈兆国之后就嫁给了一个富商,一直生活在南方,刚刚给她打电话,急的不像样子了,正在往这赶呢,”(女警员)

  “嗯,等她到了让她来我办公室,”(程警官)

  “嗯,对了,这有一份你的快递,刚送到的,给,我先走了,”(女警员)

  程警官接过快递有些疑惑,自己没有买什么东西啊,会是谁给他寄的快递呢?快递是一个7寸照片大小的盒子,打开后里面有一个字条和两张照片,照片是程警官父母遇害后警察从他们家调查取证时的照片,是网上流出的部分照片,另一张则是程警官和父母的合影,字条上的内容是:“你找到你的答案了吗?”,程警官看到后非常震惊,连忙查看寄出地址,上面却写着12年前程警官家的地址,

  “!?”(程警官)

  第二天上午10点,陈嘉的妈妈吴晓燕已经到达警察局,带着些许沉稳和伤心,只有她一个人和她他的司机,

  “警察同志,你们好,我是陈嘉的母亲,我叫吴晓燕,”(吴晓燕)

  “好,是这样的,对于你女儿陈嘉的死,我们想找你了解点情况,麻烦你配合,”(程警官)

  “好,一定配合,”(吴晓燕)

  “好,准备审讯室,”(程警官)

  审讯室里,程警官在观察这个吴晓燕,而吴晓燕则一直坐在椅子上哭丧着脸,观察了一会儿她的细微表情后,审讯就正式开始了,

  “吴晓燕,你为什么要离开陈兆国呢?”(程警官)

  “他喝酒赌博,还动不动就打我,我实在是受不了,之前还为了孩子忍了忍,想着他可能会好转,可没想到他变本加厉,我实在没办法了,我才……唉~”(吴晓燕)

  “那你离开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带着孩子离开,而是把她们留下?”(程警官)

  “我当时是趁着陈兆国打我的时候受不了直接从门口跑的,根本没机会带孩子走,跑出来以后我就直接离开这里了,”(吴晓燕)

  “不久之后就嫁给了一个富商?那你后来为什么没有来接孩子,而是一个月才可能见一回或者是打钱?”(程警官)

  “这……,我有孩子的事情我现在的丈夫不知道,我怕他知道了就不要我了,你说没了他我可怎么过啊,所以才没有接她们,我每个月都会找借口回来看看她们,有的时候就是远远的看一眼,然后悄悄找人给她们送点钱过去,”(吴晓燕)

  “陈兆国吸毒的事情你知道吗?”(程警官)

  “知道,我听人说过,说陈兆国为了有钱吸毒,居然逼我女儿芳芳出去卖!这个畜牲!我一直在想办法把我女儿接到我身边,哪怕是隐姓埋名也好啊,最起码不用受罪了,可是……”(吴晓燕)

  “你知道你女儿陈嘉和老大陈芳的关系好吗?”(程警官)

  “这俩孩子从小就生活在那个环境里难免性格有点不好,嘉嘉从小就总是因为一点小事耍性子,没少挨她爸爸的骂,不开心了就欺负她姐撒气,芳芳都是顺着她,就算生气她也就是躲出去不知道上哪了,”(吴晓燕)

  “你给你女儿买过裙子吗?”(程警官)

  “芳芳的衣服都是我给的钱或者自己赚钱买的,我没有亲自给买过,嘉嘉,我之前给买过,不过是我离开以前,从我离开以后就没买过,都是集中给芳芳现金,家里都是芳芳担着了,”(吴晓燕)

  “好,感谢你的配合,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会尽快找到凶手还你女儿一个公道,”(程警官)

  “哎,谢谢警察同志,那我先走了,”(吴晓燕)

  审讯完吴晓燕,程警官又回到了办公室,盯着桌子上陈嘉的档案和那份莫名其妙的快递,他顿时脑子乱成一团,快递的事情打乱了他所有的思绪,他正在努力理清楚,吴晓燕从警察局出来之后就去找弟弟吴大兴,弟弟一回来就给吴晓燕打了电话,在一家小旅馆里姐弟俩终于见面了,

  “姐!”(吴大兴)

  “大兴!”(吴晓燕)

  “姐,我可想死你了,多少年没见着你了,”(吴大兴)

  “姐也想你啊,来来来,姐看看瘦了没有,”(吴晓燕)

  “胖了,吃的不错,”(吴晓燕)

  “姐,警察局那边找你问话了?”(吴大兴)

  “嗯,了解了一点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杀害嘉嘉的凶手,”(吴晓燕)

  “你也别太担心了,你这也刚回来,先看看芳子去吧,你们娘俩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吧,”(吴大兴)

  “是啊,好长时间没见面了,走吧,上车,去看看芳芳,”(吴晓燕)

  吴晓燕接上吴大兴,决定去看看陈芳,而吴晓燕内心更是五味杂陈,一想到当初自己抛下她们离开,不知道陈芳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恨她,来到了陈家门前,那个熟悉又黑暗的地方,那个曾经让她痛不欲生想要逃离的地方,此刻吴晓燕内心有一些压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紧迫感,吴大兴敲开房门,开门的正是那个眼睛没有了光的陈芳,母女二人就这样隔着一定距离看着彼此,吴晓燕激动的上去保住了陈芳,而陈芳却是淡定而又嫌弃的站在那,好像并没有因为见到妈妈而开心,

  “芳芳,我的女儿!你受罪了,妈回来了,”(吴晓燕)

  “这次跟妈去吧,这样你就可以待在妈身边不用受苦了,昂,”(吴晓燕)

  陈芳看着眼前的人,听着她说的话,全程没有一丝波动,她推开这个紧紧抱着她喜极而泣的女人,眼睛里透露着厌恶和责怪,

  “你怎么回来了?”(陈芳)

  “妈妈,想你啊,”(吴晓燕)

  “想我?你早干什么去了?现在回来假惺惺的说想我,让我跟你走,你早干什么去了!”(陈芳)

  “哎,芳子,怎么跟你妈说话呢,”(吴大兴)

  “她不是我妈!她不配!”(陈芳)

  “当年,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离开?为什么把我留在这?为什么!你知道我受了什么罪吗?我知道这些年我都在干什么吗?!你现在回来说想我,要带我离开,你不觉得一切都太晚了吗?!”(陈芳)

  “芳芳,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妈不应该把你们丢下,妈错了,你原谅妈好不好?”(吴晓燕)

  陈芳大声斥责着母亲的不负责任让她遭受的一切,明显已经失望透顶,吴晓燕看着女儿如此恨自己,心中也满是悔恨歉意,她一边道歉一边抽打着自己,希望陈芳的原谅,

  “你抽自己也没有用,你无论做任何事情都已经弥补不了我的伤疤,你走!从我家离开,不要让我再见到你,走!”(陈芳)

  陈芳歇斯底里的驱赶着吴晓燕离开,眼里满眼的绝望与黑暗,吴晓燕在门外哭的很是伤心,她没想到女儿已经恨她到这种地步,她内心犹如针扎一般的疼,吴晓燕一路哭回酒店,吴大兴则回到小旅馆,他是在秘密跟查陈嘉的事情。

  警察局办公室里,程警官正在反复看那份快递送来的东西,他一直看着他跟父母的合影,那一刻他多希望母亲还能再喊他一声傻小子,就在这时,他的同事送来了他要找的档案,

  “头儿,你要的档案找到了,我在查档案时发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人,”(警员)

  “谁啊?”(程警官)

  “陈兆国,档案上记录了程叔叔遇害前一年,陈兆国因为跟程叔叔的一名员工聚众赌博而被程叔叔举报进过局子,”(警员)

  “这么巧?好,谢谢,你去忙吧,”(程警官)

  程警官打开眼前的档案袋,里面记录了程父的资料,并且上面也详细记录了陈兆国因聚众赌博,多次不听劝告而被程警官的父亲举报进了局子,

  下午3点,所有人围在一起针对陈嘉遇害事件开会讨论,

  “陈嘉,10岁,于三个月前被人用大量毒品毒死,然后藏尸于陈家卫生间常年不用的洗衣机,房东催租才发现了她的尸体,现在可怀疑的嫌疑人有两个,一个是陈嘉的父亲陈兆国,一个是陈嘉的姐姐陈芳,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程警官)

  “我觉得陈兆国的可能性最大,毕竟他对孩子的态度就像是对畜牲,完全没人性,加上他是一个喝酒赌博和吸毒的人,尤其是陈嘉是被毒品毒死的,能有毒品的人只有陈兆国,一时冲动杀了陈嘉,这完全有可能啊,”(女警员)

  “不无道理,可是陈芳也有作案嫌疑和作案动机,”(程警官)

  “什么意思啊?陈嘉遇害时,陈芳在外地打工啊,”(女警员)

  “她是在外地打工,可是她走的时间刚好是陈嘉死亡的那天,并且刚好是法医推断的陈嘉死亡前后不久,所以她很有嫌疑,你们回想一下,吴晓燕说陈嘉从小就是一副大小姐脾气,有事没事拿她姐撒气,欺负她姐,吴晓燕在的时候陈芳还算有个顶梁柱,可吴晓燕走了之后,这个家里除了陈兆国吸血压榨陈芳以外,可还有陈嘉这个小恶魔呢,又没有母亲的安慰,她很有可能受不了这一切,杀人之后离开这里,想换个地方重新生活,这完全有可能,”(程警官)

  “是有道理,可目前这些都只是猜测,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陈芳干的啊,”(女警员)

  “我有一个新情况,我在你们从陈家垃圾桶里找到的手套上面检测到了陈嘉的DNA,但是没有找到指纹,手套上有一些不同的物质正在做检验,”(法医)

  “赶快把陈芳找来,审她!”(程警官)

  就这样,陈芳再次被请进审讯室,这一次警察找到了一些证据,可并不能直接证明就是陈芳做的,

  “陈芳,你见到你妈妈了?”(程警官)

  “她不是我妈,她不配!”(陈芳)

  “你啊,也别恨她,她也跟我们说了,当时那个情况她没办法带你们走,你也就别恨她了,她这不是回来弥补了吗,”(程警官)

  “我们找你来也不是给你们娘俩调解的,我是想问问你,你妹妹平时跟你怎么样啊?她有没有不尊重你,欺负你啊什么的,你们姐妹俩关系怎么样啊?”(程警官)

  “我们挺好的!”(陈芳)

  “是吗?可是据你母亲吴晓燕说,你妹妹陈嘉可是经常欺负你,还动不动就拿你撒气,有这回事吗?”(程警官)

  “小孩子脾气大,耍性子,过一会儿就好了,我习惯了”(陈芳)

  “嗷,那你们姐俩关系挺不错的,别看有那么个人渣的爹,可是有一个妹妹做伴跟你互相有个照应是吧,你累了给你按按摩捶捶腿,你不开心了就哄哄你,不舒服还能照顾你,多好啊…”(程警官)

  “够了!”(陈芳)

  程警官叙述着陈芳姐妹感情如何如何好,陈芳在座位上非常不耐烦,情绪也越来越控制不住,一声大喊制止了程警官的叙述,她似乎有一些不想回忆,程警官也在观察着她的情绪,陈芳一直在冒冷汗,还有一些轻微的颤抖与不自然,这些是害怕与气愤的共同作用,

  “够了,现在说这些也晚了,你们还是快点找到杀我妹妹的凶手吧,”(陈芳)

  审讯完陈芳,她被释放了,程警官和同事讨论着她刚才的一举一动都有一些可疑,

  “这个陈芳很可疑,我刚才说着她跟她妹妹感情如何如何好,她好像有一些不耐烦,甚至有一些愤怒,而且身体一直都很不自然并且有一些细微的颤抖,足以见得她肯定有问题,”(程警官)

  “可是现在拿不出证据,万一真是她干的,要是打草惊蛇了该怎么办呢,”(警员)

  “尽快找证据,这段时间派人监视她,坚决不能让她丢了,”(程警官)

  之后程警官加快了寻找证据的事情,并且让人二十四小时监视陈芳,陈芳也在这段时间里将家里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与之前的猪窝完全脱离了关系,而吴晓燕也总是送一些东西到陈芳的门口,而陈芳没有拒绝,而是接受,不久后陈芳竟然主动约了吴晓燕。

苑利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