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衣机里的女孩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章 证据

  不久后陈芳居然主动约吴晓燕出来见面,这天,陈芳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长连衣裙,精心打扮之后,带着一把铁锹和一颗树苗去了跟吴晓燕的见面地点,那是一个废弃的工业区,一个废弃工厂一样的地方,那里除了树林和小路以及废弃建筑就是一片空地,陈芳让吴晓燕一个人前来,而吴晓燕更是精心打扮准备了礼物,脸上止不住的开心,心想着女儿终于肯和自己见面,这也就离彻底原谅她不远了,到了地方下了车,只见不远处陈芳一身漂亮的蓝色连衣裙是那么的漂亮,而陈芳也正拿着铁锹在挖坑,旁边还有一棵树苗,吴晓燕开心的走过去,

  “芳芳,妈妈来了,你这是要种树啊?妈妈帮你吧,”(吴晓燕)

  “不用,你也不用客气,今天约你来,是想跟你叙叙旧,”(陈芳)

  “芳芳啊之前的事情是妈对不住你们,妈以后慢慢赔罪,昂,”(吴晓燕)

  “赔罪?怎么赔?”(陈芳)

  “行了,我也不多说什么,当年你走了就走了,为什么不回来接我?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当时我心里想着我的妈妈她一定会回来带我离开那个火坑,可是我左等右等,始终就没等来我的妈妈,”(陈芳)

  “妈妈也是有苦衷的啊,当年离开以后我就跟着打工的人去了南方,没多久就认识妈妈现在这个老公,他对妈妈是真不错啊,当时因为那段经历,妈妈怕他知道了就不要妈妈了,要是那样妈妈怎么办啊,妈妈也是为了你们啊,”(吴晓燕)

  “哼,为了我们?”(陈芳)

  “对啊,妈妈这些年一直在准备,等叔叔那边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妈妈就想办法把你们接过来,然后安排你们生活在我们身边,这样你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再也不用受罪了呀”(吴晓燕)

  “这么说是我误会你了?”(陈芳)

  “没有没有,妈妈活该,妈妈对不起你们,妈妈错了”(吴晓燕)

  “呵呵!你是错了,你最大的错就是嫁给他,最大的错误就是生下我!你自己受罪也就算了,干嘛生下我让我跟着你一起受罪!你说啊!”(陈芳)

  “妈妈……”(吴晓燕)

  “行了,不用解释那么多了,多累啊,”(陈芳)

  “来看看,这坑挖的怎么样?”(陈芳)

  “这坑太大了吧,这树苗那么小,这么大的坑…”(吴晓燕)

  “坑大就对了,我们家的坑不也挺大的吗,我都挺过来了,它为什么就不能挺?”(陈芳)

  “这……”(吴晓燕)

  “放心,我不傻,一颗小树苗当然用不了这么大的坑,这坑,我是给你挖的!”(陈芳)

  “什么?!你…,你什么意思!”(吴晓燕)

  “什么意思?从小到大,我一直活在陈兆国和陈嘉那小兔崽子的压榨下,你说凭什么啊?啊!陈兆国那老王八蛋欺负我也就算了,陈嘉那小兔崽子她有什么资格使唤我!?”(陈芳)

  “不是骂我,就是侮辱我,最可气的是,都成过街老鼠了她还当自己是公主呢!拿我当仆人?受委屈了拿我撒气,吃饭撒尿都得我伺候,她tm残废啊!”(陈芳)

  “她现在这个下场,就是活该,毒死她都是便宜她了!”(陈芳)

  “你…你…,嘉嘉是你杀的?!”(吴晓燕)

  “她就该死!”(陈芳)

  “你也不用担心,我马上就能让你见到你的宝贝女儿,”(陈芳)

  面对吴晓燕,陈芳她说出了真相,吴晓燕不敢相信眼前的女儿居然是杀人凶手,陈芳拿着铲子一步一步逼近吴晓燕,吴晓燕也一步一步的后退并且呼救,可这里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喊破喉咙都没人听见,

  “芳芳,你别干傻事啊,我是妈妈啊!”(吴晓燕)

  “我知道你是我妈,所以我让你跟嘉嘉团圆呐,”(陈芳)

  “芳芳你别乱来啊,来人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吴晓燕)

  “喊吧!大声的喊,你以为我为什么约你来这?这里是无人区,没人会来的,哈哈哈哈,呀!”(陈芳)

  随着陈芳的一声疯魔的笑声,她举起铲子砸向吴晓燕,然后用铲子在其身上铲了数下,之后将吴晓燕抛尸于刚才的坑里,一铲一铲的培土,她手上和衣服上的小部分血迹装饰了她的裙子,将树种上,一切做好之后,她起身看了看坑的位置露出了一个诡异而又满足的微笑,然后披上准备好的外套遮挡血迹便扛起铁锹离开了,

  法医那边也终于出了结果,

  “老程,检验结果出来了,手套上的成分是人类汗渍,并且检测到了陈芳的DNA,”(法医)

  “真的?逮捕陈芳!”(程警官)

  彼时陈芳正心情不错的扛着铁锹往家里走,路上遇到邻居街坊她都会非常高兴的回应,回到家门口发现舅舅吴大兴正当在门口,

  “舅舅?你怎么在这?”(陈芳)

  “芳子啊,你妈呢?”(吴大兴)

  “我哪知道啊,”(陈芳)

  “哎呀,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去了你妈住的酒店,她的司机告诉我说她一大早就自己开车出去了,说是去见你,她人呢?”(吴大兴)

  “哎呀,我真不知道她去哪了,我刚刚去种树了,根本就没看见她,”(陈芳)

  “种树,你不是约了你妈出去见面吗?”(吴大兴)

  就在吴大兴继续追问陈芳时,他发现了陈芳裙子尾处的血迹,他顿时有一些担心,内心也有一些犯嘀咕,

  “你裙子上的血是怎么回事啊?”(吴大兴)

  “我说舅舅,女孩子的事情能不能不要多问?”(陈芳)

  陈芳有一些不耐烦的想要走进屋里,却被吴大兴又拦了下来,吴大兴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个结果,只是他不敢确定,所以他想要问个明白,

  “你妈到底去哪了?!”(吴大兴)

  “如你所想,行了吧?!”(陈芳)

  “你…”(吴大兴)

  就在吴大兴准备训斥并且继续追问陈芳一些事情的时候,程警官也正好带人赶到了陈芳的家里,陈芳也想到了这一结果,她跟程警官就这样看着彼此,于是陈芳就被程警官带回了警局,

  “哟,这是刚回来?”(程警官)

  “恐怕你回不了家了,跟我们走一趟吧,你涉嫌故意杀人”(程警官)

  审讯室里,

  “陈芳,你们家里你妹妹陈嘉的衣服到哪去了?”(程警官)

  “扔了呗,她人都死了,我还留着一堆死人的衣服干什么?给别人人家也不要啊!”(陈芳)

  “陈芳,6月12号那天你到为什么突然走了”(程警官)

  “我不是说了吗?我出去打工,难道打工都不行吗?”(陈芳)

  “你出去打工当然可以,可是你走的这个时间未免与你妹妹陈嘉死亡的时间太过于接近了吧?”(程警官)

  “你什么意思?”(陈芳)

  “什么意思?据法医推断,你妹妹陈嘉具体的死亡时间应该就是6月12号,而那天又正巧是你出去打工的日子,你的邻居街坊也都能证明你确实是在那天匆匆忙忙拎着一个包就走了,你能给我一个解释吗?你说你走的时候,你妹妹还是活蹦乱跳的,你说你是出去打工,那为什么走的时候那么匆忙?”(程警官)

  “我没有说谎,我走的时候她却说活蹦乱跳的,走的匆忙是因为快赶不上车了”(陈芳)

  “是吗?”(程警官)

  “那好,那我们就还是继续说说你们家吧!”(程警官)

  “我们家有什么好说的,不就那样吗”(陈芳)

  “你的父亲陈兆国在你没出生的时候就一直赌博喝酒,你跟母亲的也长期生活在他的家暴以及压榨的过程中,在此期间的母亲吴晓燕生了你,本以为你父亲能够回心转意对你跟你妈妈能够好一点,没想到好景不长又继续了对你母亲的家暴,你母亲为了你一忍再忍,而你也因为生活在这样的家庭环境当中,从小也就生活在你父亲陈兆国的这个阴影里,他不是打你就是骂你,总之对你非常不好,可无论生活再怎么委屈,你有你的妈妈,你们两个可以相依为命,可是你母亲又生下了你的妹妹陈嘉,陈嘉的到来,无疑给你带来了无尽的痛苦和烦恼,陈嘉由于生长环境,从小性格就非常暴躁,并且患有公主病,无论什么事都需要你伺候,稍有一点不顺心就拿你撒气,欺负你,你想着还有母亲可以依靠,对一切都百依百顺,一忍再忍,还没想到,在陈嘉六岁的时候,你的母亲吴晓燕因受不了你的父亲家暴赌博,喝酒,在一次陈兆国殴打她的过程当中顺势逃跑,并且再也没有回来,并且也没有带你们走,只是定期给你们打钱,或者是回来悄悄探望,你对于母亲这根顶梁柱的突然倒塌,心理防线也逐渐崩溃,逐渐绝望,并且在你父亲陈兆国以及你的妹妹陈嘉的压榨当中,一步一步逼近绝望,于是你怨气不过策划了这一场谋杀案,你将你妹妹哄骗回家,换上了新裙子,对她百依百顺,又给她倒上了果汁,在里面藏了毒药,然后毒死了她!”(程警官)

  “别说了!”(陈芳)

  陈芳在程警官的叙述当中逐渐崩溃,他大喊着让程警官停下来,不要再说后面的事情,在程警官的叙述当中,陈芳又回想起了那段不堪的回忆,

  “陈芳,我觉得你是一个既温柔又漂亮而又聪明的孩子,你本不应该生活在这种环境里,可是我想不通,陈兆国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他虽然喝酒赌博吸毒,但是有多大仇恨让你不惜杀掉你妹妹来嫁祸他,还有你的妹妹,她虽然有些公主病,可她毕竟是你一个妈生的妹妹,你为什么非得要杀她不可呢?”(程警官)

  “你知道什么!”(陈芳)

  “他们两个简直都是畜牲,就该死,我多希望是陈兆国那老王八蛋喝了那杯水,他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可没想到让陈嘉那小兔崽子给抢先了,”(陈芳)

  “说说吧,怎么回事?”(程警官)

  “陈兆国,他整天就知道喝酒,赌博,甚至后来还染上了吸毒的毛病,我妈走了以后,家里没有了收入来源,我没有办法,只能出去工赚钱,服务员,导购我都干过,我甚至去酒吧做过陪酒小姐,可是他不满足我赚的那些钱,居然逼我出去做皮肉生意,我不肯,他就打我,往死里打我,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都是他害的,我想离开他,我想离他远远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杀他,因为那个人渣他不配!我只想赶紧离开这个城市,离他远远的,希望后半辈子再也不要见他了,”(陈芳)

  “那你妹妹陈嘉又是怎么回事?你既然没想过要杀人,那为什么要毒死陈嘉?”(程警官)

  “那小兔崽子她活该!那天我在酒吧差点被欺负,我回到家,陈兆国他又威胁我,说明天如果再赚不到钱替他还债,就把我卖出去,陈嘉那小兔崽子突然威胁我说她知道我要逃跑的事情,如果不满足她的条件,她就把这件事情告诉陈兆国,让他打死我,让他把我卖掉,我当时听着这句话,我看着她,我这气不打一处来呀,从小到大,我什么事没依着过她,她一直把我当奴隶当仆人,我都忍了,可是她从来不知道忍耐是有限度的,”(陈芳)

  “她从我身边大摇大摆,趾高气扬的走过去,我就那样恶狠狠的盯着她,心中的怒火已经燃到了极限,我甚至迫不及待的希望她赶紧从我眼前消失,不!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哈哈哈,”(陈芳)

  “于是我在第二天陈兆国出去喝酒的时候买了她喜欢的小裙子,她爱喝的果汁,把她哄的合不拢嘴,我把她骗到桌子前,给她倒了一杯果汁,然后我就把陈兆国上次回来带回来的毒品全都倒在了里面,陈嘉她就那样,在我眼前喝下了那杯果汁,喝的津津有味,她问我,姐还有吗?我还想喝,哈哈哈哈”(陈芳)

  “然后我就一直等,等毒品发作,等她被毒死之后我就戴着手套把她扔进了我们家坏了多少年,一直没修的洗衣机里,”(陈芳)

  “那你为什么要走呢?既然你们家也没什么人去,你藏的又那么隐蔽,没有任何人会发现,干嘛要那么匆匆忙忙的离开呢?”(程警官)

  “我当时我吓坏了,我把她扔到洗衣机里,我就冲着洗衣机笑,没过多一会儿,我缓过来,我打开洗衣机,我看到嘉嘉在里面,我吓坏了,我意识到我杀人了,我太害怕了,我就跑回来房间顶上了门,我就这样趴着门听外面的声音,我发现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我就在房间里面收拾衣服,然后过了没一会儿我就拎着包从这里走了,我害怕急了,我想离开,我想跑的远远的,”(陈芳)

  “你说谎!”(程警官)

  “我没有!”(陈芳)

  “你没有说谎?那好,我问你,你说你将陈嘉毒死之后就带着手套把她抛进了洗衣机,之后,你因为害怕就直接跑回房间堵上了门,然后匆匆忙忙收拾衣服离开,那么我们找到你妹妹尸体的时候在你家里搜出来的证据当中发现杯子上有你父亲,陈兆国的指纹可他从来没用过那个杯子喝过水,而洗衣机盖上,也有你父亲陈兆国的指纹,请问你怎么解释?”(程警官)

  “这……”(陈芳)

  “你一直都在说谎,你用你妹妹的死嫁祸给陈兆国,想把他也一网打尽,送进监狱,这样你就可以完成了你的复仇计划,这两个在你生命当中给你带来无尽痛苦的人,就都可以消失了!”(程警官)

  “那是他活该!我没有亲手杀了他,就已经是对得起他把我生下来!”(陈芳)

  “为什么!?”(程警官)

  “因为!……,”(陈芳沉默了)

  “因为什么?你说啊!”(程警官)

  “因为……,因为他强奸我!他不仅逼我做皮肉生意,他还强奸我!”(陈芳痛哭)

  陈嘉被害一案也终于水落石出,陈芳因复仇报复将陈嘉杀害之后抛尸自家洗衣机,然后匆忙离开去南方打工,为自己找不在场证据,并且销毁了家里的所有线索,等到有人发现陈嘉死亡已经是三个月,她本以为自己可以逃脱,可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输了,就在大家以为这个案子已经结束的时候吴晓燕的司机报告了吴晓燕失踪的事情,,

  “头儿,不好了,吴晓燕的司机上报了吴晓燕失踪,说她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陈芳约她出去见面,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女警员)

  “陈芳,你把你妈妈怎么了?说!她是你亲妈,就算做的再不对,你也不应该……,”(程警官)

  “我把她埋了!”(陈芳)

  陈芳此话一出,震惊了现场所有的警察,于是他们在陈芳的只挣下来到了她杀害并埋尸,母亲吴晓燕的地方,警察一到地方就看到了那棵树苗,于是着手派人开挖,

  “头儿,挖到了!”(警察)

  “嚯~,砍成这样了?”(程警官)

  “你下手可够狠的呀,那可是你亲妈,你亲妈!带走!”(程警官)

  程警官对陈芳的做法非常气愤,就在陈芳被警察带走的瞬间,陈芳站住脚步突然回头,并且诡异一笑,说出了一句让程警官非常震惊和细思极恐的话,

  “程警官,你要找的答案找到了吗?你们一家的全家福可真幸福啊,我真羡慕你,不过你还应该感谢我呢,”(陈芳)

  陈警官回过头,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陈芳,瞬间,她的眼睛里闪出了恐惧,

  “你什么意思?”(程警官)

  程警官非常崩溃,冲过来揪着陈芳的领子大声询问,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巧合这种事情吗?答案一开始你就知道了呀,为什么不敢肯定呢?”(陈芳)

  陈芳诡异一笑,暗示程警官父母被杀答案其实早就已经浮现,程警官松开了陈芳的领子,陈芳被警察带走,等待着判刑,而程警官就愣在原地,回想着陈芳的话,似乎一切都突然明了,又好像一切都乱了,

  之后,陈芳被法院判刑,并且指正了陈兆国赌博,吸毒以及强迫皮肉交易等多项指证罪名。

  之后程警官调查了当年父母遇害的事情,发现陈兆国因为被程父举报而被关了一段时间,因此生恨,所以他趁着老两口都在家的时候上门拜访,起初只是想有一点赔偿,可程父一直劝他回头,陈兆国受不了将其杀害,后又想欺负程母遭反抗,愤怒之下将其灭口,等程兵回到家就发现了父母惨死的画面,而陈兆国也因多项罪名得到了惩罚。

苑利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