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末日神话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五十章 这个世界的真相(完)

  赵新晨在一旁静静看着,内心感慨万千。

  这个将冯组长、自己,乃至整个楼海市守界人分部完全拿捏于股掌的男人,明明已经这么强大了,居然还如此细致、讲究。

  古老灵醒者的处世态度吗?

  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优良传统。

  离开办公室前,赵新晨又取出一份灵醒者白皮书,依照惯例递交给楚宇凉,随后驾车载上楚宇凉返回市区。

  “去哪?”开着深绿色的皮卡的赵新晨问。

  “古籍书店。”

  楚宇凉言简意赅,不经意般随口问道:“冯组长手里的那只保温杯,像是雾劫前精品店里商品。陪伴了他很多年头吧?”

  闻言,赵新晨握着方向盘的手指猛然一紧,心跳加速。

  他看出我的手段了?

  所以,是在暗示什么?

  还是在警告什么?

  “也许吧……也许和他的家人有关……也许是他至亲留下的唯一礼物。”赵新晨一时不敢直视楚宇凉的双眼,索性说出了冯组长被自己偷听到的心声。

  “我就说嘛,他似乎很紧张那个保温杯。大夏天还抄在口袋里。”

  楚宇凉笑了笑,印证了内心的猜测,却也越发警觉。

  赵新晨在给冯组长做心理按摩进行引导时,先拿走保温杯,最后才归还,分明是在利用安全感做文章!

  好腹黑,好阴险。

  幸好今天之后,自己明面上的这个身份,终于可以摆脱守界人组织的视线。

  也可以顺理成章减少和赵新晨的联系了。

  一路无话,楚宇凉转头朝向车窗一侧,闭目养神,默默思索接下来的打算。

  自己虽然拥有神话动物园和时间能力,可既懒得追逐格局,也懒得展示胸怀,更不想和那些厉害的灵醒者斗智斗勇。

  唯一想做的,就是经营好自己的小书店,默默收集食材,早日让烛阴的认可度达到10000。

  同时获得更多的灵,强大自身,并让烛吻变得更长更粗更强大。

  从而悄悄成为一个不受各方制约,能独自穿梭来往平行宇宙的男人。

  完美。

  神话宇宙,幻梦境中的雾劫现场,还有自己所来自的平行时空……这些不同的世界,彼此之间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关系?

  楚宇凉如老僧入定,沉浸于神思游走的冥想之中。

  开车的赵新晨目不斜视,越发觉得身旁的年轻男人高深莫测。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皮卡即将驶入古籍书店所在的街道。

  天色无端暗沉了下来。

  七点多的清晨,却阴郁如雨后傍晚,空气中蔓延开枯草烧焦后的残败味道,正是从前方书店等一众商铺所在的皮影街飘荡传来。

  “不对劲啊。”

  赵新晨弯月般的眸瞳眯起,脚底油门松开,缓缓减速。

  楚宇凉也睁开双眼,目光闪动。

  忽在这时,他的视野中被挤进了一幅无比诡异的场景,还是同样的街区,同样是古籍书店所在的皮影街,可时间却仿佛要更早一些。

  初升的太阳被一轮血腥的红月所代替。

  古籍书店前,空无一人的街面上,隐约站着两头被灰雾包裹,模糊不清的怪影。

  而在更远一点点的某处,有个黑衣墨镜的神秘人,正在记录着什么。

  视野中的画面一闪而过。

  存留时间连半秒都不到。

  仿佛只是某种视觉残影。

  “刚刚那是什么情况?”

  “是幻觉?还是说,进化到一阶后另一个提升?我能看到了一些肉眼看不到的场景?”

  “等等,刚才所看到的半秒不到的画面,难道是这里,之前已经发生过的事?”

  楚宇凉微微恍惚,下意识联想到了自己的【时停】能力,心跳陡然加快。

  难道是进化到第一阶段后,时间能力与自己的视功能产生了“联动”?

  从而推动了视功能的进化。

  要知道,正常人类能够看到的这个世界的部分,连3%都不到,尤其是那些神秘的暗物质。

  神奇的人体进化!

  神奇的能力!

  此时,他定睛再看去时,就见朝阳当空,街边路口,尚未进入皮影街的区域,横停着三辆警卫厅的车辆。

  似乎是在将这片街区封锁起来。

  “去问一下。”

  楚宇凉低声对身旁的女子说道:“发生了什么。”

  “好。”

  赵新晨一边减速向前,一边复杂说道:“看这样子,很可能遇到特殊异常事件,也就是神秘事件。”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探员们都会封锁、远离现场,然后联系驻守研究病院的特勤,由特勤进入接管。”

  “病院特勤大多都是灵药者,以及少部分虽然自然觉醒,却无法链接到任何能力的孤灵者。”

  灵药者。

  孤灵者。

  链接者「能力者」。

  楚宇凉脑海中自然排列出灵醒者中的三大类人群。

  其中自然链接者最强,孤灵者其次,最弱的是服用灵药者,也是非自然灵醒者。

  机构的灵药是由怪物的虫卵制造而成。

  也不知守界人组织的灵药,又是如何制成的?

  “特勤都是灵药者,如果他们解决不了,就安排孤灵者来吗?”楚宇凉问。

  “孤灵者大多都是组织的内勤,以及研究组成员,不负责现场任务。”

  赵新晨微微摇头,说道:“只有特遣组成员,才能权限进入现场。我属于华夏部十七支特遣调查组之一,每组满编人数在四人到八人之间,以组长为首,训导员辅助,组长人选不明时,由训导员接管,资源权限与当地行政首席齐平。”

  楚宇凉通过斜着的后视镜瞥了眼一脸平静的赵新晨。

  这位看起来就清心寡淡的赵训导,并不像是一个喜欢唠嗑的人啊。

  所以,这是在向自己光明正大的传递守界人组织的内部信息吗?

  进入角色很快嘛。

  “我是你们的上级部门。”

  赵新晨在警车前停下,打开车窗,向快速围拢过来的探员们出示证件,又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要封锁?”

  “来的这么快?老子才刚上报,真假的?”

  为首探长嘴里嘟哝,看清赵新晨的面容后一怔,没有去接证件干笑两声道:“原来是赵小姐,不用看证件了,头儿早就吩咐过我们赵小姐是上级部门派来的主管。”

  他在警卫厅里见过赵新晨。

  也见识过包括厅长在内,每一位警卫厅大佬对这位赵小姐的毕恭毕敬。

  卑微中甚至透着几分虔诚的态度,令不明所以的探员们暗暗咂舌,早在暗中议论了好几圈。

  这时,方探长看到了副驾驶座上那个大学生模样,却表情冷漠,正在闭目养神的年轻人。

  心中不由一愣。

  能坐上赵小姐的副驾驶座,态度还如此漠然,这又是哪一号大人物?

  怎么感觉有点眼熟?

  他也没有多想,收敛目光向赵新晨汇报道:

  “报告,刚刚这里发生了一桩奇怪的事……”

  “大约一个多小时前,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说是有人违反安全条例,光天化日之下行凶杀人,并且手段极其凶残、血腥。”

  “还没等问清具体地点,对方便仓促挂断电话,我感觉是一桩大案,便急忙带上小队前来缉凶。”

  “我们锁定了报警人的地址,可当赶到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说到这,方探长喉结弹动,像是极其艰难的吞咽唾液。

  顿了顿,他压低声,却用神秘的口吻继续说道:“整条街上竟空无一人。”

  “我们分批进入皮影街,按照门牌号,逐一进入各家商户、店铺。”

  “诡异的是二十多间商铺,不仅没有客人,连经营者都不见踪影。”

  “可其中有不少商铺已经早起开门营业,炉子上的水在烧,地面刚刚打扫到一半,甚至发现一碗刚吃了两口的简易速食面……偏偏一个人的都没有。”

  “这种感觉就仿佛……”

  方探长皱起眉头,仿佛在考虑措辞。

  “仿佛在那个电话之后,皮影街进入了另外一个纬度,变成了一片与世界隔绝的死寂之地。”

  楚宇凉顺口说道。

  无比熟悉的画面感从记忆中浮现。

  在幼体口中的“幻梦境”里,那个疑似三十一年前的雾劫现场,自己所目睹的也是几乎同样的情形。

  整个城市陷入大雾。

  人类仿佛被集体转移走了一般。

  世界陷入死寂。

  只剩下来自未来的自己,以及那个诡异的红衣女孩。

  两种情况发生的原因,会不会是一样的?

  这其中,究竟暗藏着怎样的隐情?

  楚宇凉心中默默想着。

  察觉到一旁的赵新晨正扭头看来,他十分淡然的散去脑海中的画面,心声恢复平静。

  “没错,就是这样的。”

  方探长连连点头,又下意识的看了眼楚宇凉,暗暗揣测这位似乎话语权还在赵小姐之上的脸熟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赵新晨扭头瞥了眼方探长:“然后呢?你们就撤出来了?”

  方探长苦笑说:“我们正要撤出来进行上报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从其中一间商铺中,忽然传出诡异的老式打碟声,又像是在哼着某种雾劫前的古旧曲子,总之我们谁也没听过这样的声音。再然后,原本消失的商户们竟然都凭空出现了,可他们的状态都很不好,仿佛陷入某种绝望、恐惧、崩溃的情绪中,甚至有几人都发了石化症。而根据卫生厅提供的名单上来看,这几位商户的石化基因都不算活跃,也就是说他们是临时被激化了石化基因,导致病症发作。”

  顿了顿,方探长脸上遗憾之色一闪而过,深吸口气说:“我们不敢乱动那些商户,便急忙退出皮影街,那声音的传播范围似乎很有限,出了皮影街就听不到了。”

  赵新晨面色凝重。

  “你的意思是说,是那怪声导致街上的商户陷入崩溃,并且石化症发作?”

  “怪声来自的地点具体在哪?有没有探测出来?”

  方探长点头:“探测出来了。来自皮影街中,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书店,就叫古籍书店。经营者的信息我刚刚也已经查到,是一个楼海国立的在读大学生,名叫楚……”

  声音戛然而止。

  一抹悚然与难以置信从方探长的眼窝深处流转而出。

  他直勾勾盯着副驾驶座上的楚宇凉。

  “你,你不是就是楚……”

  下意识的,方探长绷紧身体,伸手摸向腰间的配枪。

  “是你干的!”

  虽然这桩案件属于特殊事件,已经报给上级神秘部门来处理,可多年的从业本能让他内心对于案情脉络已有了初步分析——

  这桩涉及凶杀、神秘和特殊事件的案情,十有八九与眼前的书店老板有关。

  啪!

  他的手摁住抢把,却没能拔出。

  似有一股形如实质的力从赵新晨的目光中溢出,扩散,凝实,死死压住他的手。

  是那种传说中的神秘力量!

  方探长额头浮起汗珠,心中凛然。

  赵新晨眼眸稍抬:“瞎说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闲暇开个小书店。你动什么枪?”

  方探长暗暗皱眉。

  这位级别高得吓人的赵小姐,分明就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

  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大学生,能坐上你的副驾驶?

  除非是你的情人。

  他心中刚想道,就见赵新晨突然伸手,亲昵的揉了揉楚宇凉的头发含笑问:“车停里面还是外面?”

  方探长心跳加速,难道还真是?

  可总感觉没那么简单。

  “去吧。”

  楚宇凉言简意赅,就在刚刚两人说话的当口,隐于掌心的烛吻接收到幼体精神波动。

  他能感觉到,幼体正处于极其虚弱的状态之中。

  以至于烛吻都没能翻译出藏于其中的精神语言。

  驶入街区。

  诡异的声音从前方街角幽僻的书店里传出。

  若有若无,似泣似笑。

  沿街的商铺中,依稀可见受到怪声影响,跪趴在地,恐惧战栗的人们。

  “停车。”

  楚宇凉说完,推开车门。

  赵新晨也想跟着下车,却被楚宇凉制止:“你留在车上,防止别人靠近书店。要是能查出此人的情况就在好不过了。”

  “查什么人……”

  赵新晨愣了愣,话音未落,就见楚宇凉正面朝向自己,一幅黑衣墨镜男子的画面伴随着心声传入她脑海。

  “没什么,自言自语。”

  楚宇凉笑了笑,瞬间收起脑海中的画面,屏住思绪向古籍书店走去。

  适才在自己无意中“看”到的过去画面中,正是这名黑衣墨镜男子,在远处进行着某种观测活动。

  强烈的直觉告诉楚宇凉,这个神秘人,大概率和那个魔鬼机构有关。

  可在机构诸多成员的记忆碎片中,却都没有出现过此人的形象。

  也只能假借守界人组织之手了。

  ……

  “咯吱。”

  书店大门推开。

  一股奇特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

  映入楚宇凉眼帘的是满墙满地的黑血,以及四散崩离的器官组织。

  随处可见碎皮,破肉,触须,以及仍在不停扭动的断裂触手。

  很显然,就在不久之前,书店里发生过一场非人的激战。

  楚宇凉眉头紧锁。

  “该不会是蠕虫母体来过?”

  就在这时,从上方的阁楼里传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这是……”

  楚宇凉脑中犹如疾掠过一束电流,画面浮现。

  只见一条黑色的触须,正从放置着金属盒的位置浮起,托着一只玉制硬盘。

  小心翼翼的释放烛吻,触摸上硬盘,楚宇凉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

  宛如洪流的记忆冲击向他的精神世界。

  无数意识在其中翻涌、呻吟,试图挣脱出来。

  “这……不是吧……”

  楚宇凉的身体开始颤抖,表情从僵硬变得荒谬,到最后只剩下一片狰狞。

  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

  本以为刚踏出第一步,孰料这已是结局。

  原来早在多年以前,雾劫之后,世界就已毁灭,人类也已灭亡。

  只不过部分尚未脑死亡者被人工智能保存了意识,上载到了网络。

  而这个世界所谓的历史,雾劫前每个人都能看见的倒计时,包括神秘生物的出现,灵醒者的觉醒,种种这些不过是幸存者的意识共同构建出的乌托邦。

  所以自己才会进入时间循环,才会看到那个红衣小女孩,才会拥有山海经和克苏鲁的神话记忆。

  因为唯独自己,是从平行世界穿越来的信息流。

  与这个世界的上载意识格格不入。

  “啪嗒!”

  硬盘跌落在地。

  楚宇凉后退两步,怔怔看着手心那条缓缓摇曳,逐渐变得透明的怪嘴。

  “那我的神话动物园,又到底是真实还虚幻?”

  许久,他唇边浮起复杂的笑:“是否只要毁掉这个世界,我就能重返现实?“

  “既然如此……那就,提前大结局吧。”

  一念顿悟,他猛然抬起头,目光穿透了这个布满信息流和编程代码的绿色虚幻世界。

  ……

  ……

  ……一直看到了屏幕前的你。

  ————完——————

  (咋办呢,虽然还有存稿,可就这么着吧。故事主线从倒数第531个字开始扭转,咳咳,填满所有坑的开放式惊悚大结局……润了。)

寒武刹那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