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金牌捕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八章 内斗(下)

  洛长元深吸了一口气。

  十年。

  她竟然在此地,待了十年。

  十年的时光,十年的青春。

  一个女人,能有多少个十年?

  洛长元不敢再想下去。

  于是他问吕妃:“你,把我拉进来,是想让我干什么?”

  “合作。”

  又是合作。

  洛长元听到这个词,头又是一阵疼。

  说是合作,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罢了。

  他问吕妃:“你想要什么?”

  “我要明妃的人头。”

  “你知道,这个我做不到。”

  吕妃突然哼笑一声:“如果你做不到,我现在就喊人,调戏王爷的嫔妃,什么罪名,不用我说吧。”

  洛长元的额头立刻有了冷汗:“你这话说出去,只怕不会有人相信。”

  “不管信不信,但不失为一个好的借口。”吕妃突然露出阴森森的笑容,将洛长元吓了一跳,“我知道,有人想要你死。”

  “你知道的挺多。”

  “我在这里待了十年,不得不多知道一点东西,不然,说不定哪天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

  吕妃抬起了头,望向上空:“也许是摔死,也许是吃饭噎死,也许是突然被雷劈死。”

  “总之,如果我一无所知,我绝对活不到今天。”

  洛长元捏着拳头,指甲几乎嵌到了肉里,他知道,吕妃一定在暗中和其他的什么人在合作。

  会是谁呢?

  “怎么样?合不合作?”吕妃打断了洛长元的思考。

  “可以合作,不过你能给我带来些什么?”洛长元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没有好处的事情,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可能去干。”

  “当然有。你会得到很多钱,还有地位。”

  “你可以成为容亲王的心腹,成为他最看重的人之一。”

  洛长元笑笑:“听起来似乎很不错,不过明妃现在身在后院,以我的身份,似乎进不了后院。”

  洛长元想利用吕妃,让她帮自己进入后院。

  “你不用急,我等了十年都不急,你急什么。”

  “以后你每个月来我这里一次,我会给你任务。”

  “当然,也会给你相应的好处。”

  吕妃嫣然一笑,竟含有一丝魅意。

  只不过这丝魅意,让洛长元浑身上下,直发毛。

  洛长元突然发现,这偌大的飞天堡,内部竟然如此纷繁复杂。

  三公子和五公子的明争。

  吕妃和明妃的暗斗。

  自己就这样,不知不觉,被卷入其中。

  他又想起了今天晚上的那个刺客。

  他又是谁,怎么进的飞天堡?他想行刺谁?

  洛长元想起了他的那双眼睛。

  干净,有神。

  也许他,也可以作为自己的合作对象。

  在这凶险万分的飞天堡,多一个朋友,终归是好的。

  但他现在已经考虑不了那么多了。

  他得走了。

  洛长元猛地起身:“我要离开了。”

  “这么快?”

  “现在必须走。”

  因为,今天晚上飞天堡出了刺客。

  洛长元是个外人,阴不溪就是再放心自己,也会去自己的房间里看一看。

  只要他一去自己的房间,就会发现自己不在房间。

  一个本该重伤躺在床上的人,不在自己的房间养伤,却恢复了伤势,出现在了外面。

  而且,外面还出现了刺客。

  洛长元就是浑身上下长了一百只嘴,他都解释不清。

  他必须立刻回去,接受阴不溪的检验。

  洛长元沿着原路,低着身子,压着脚步,慢慢往回摸去。

  一路上都点了火把,有人值守。许是有刺客闯入了飞天堡,飞天堡开始戒严了起来。

  不过好在这些值守的卫士实力不强,洛长元轻轻松松,就躲过了他们的勘查。

  瞬息之间,就回到了自己的房屋门口。

  还未到房屋门口,就发现自己的屋子前有两个哨卫,举着火把在门口看守。

  洛长元的心一紧。

  难道,已被人发现了?

  他不动声色,慢慢往前摸去。

  夜色漆黑,火光闪闪。

  随风飘扬的火光,似乎在告诉洛长元,没有人能在密不透风的飞天堡掀起风浪,没有人能欺骗飞天堡,没有人能欺骗容亲王。

  洛长元刚想前进,翻墙而入,突然听到屋内传来一声咳嗽。

  一个陌生的咳嗽声。

  紧接着,“嘎吱”一声,屋门开了。

  从里面走出两个人。

  前面那人是一个年轻人,约莫二十多岁,穿着一身白色的绸衣,身形消瘦,面容憔悴。他的脸瘦削,而又呆板,在闪闪的火光之下,显得格外苍白。

  他的步伐很慢,每走几步都忍不住要伸出手,捂住嘴,轻轻地咳嗽几声。

  “咳,咳。”他捂住嘴的手,没有一丝血色。

  他年纪轻轻,却像是久病不愈,虚弱至极,举止投足间,没有丝毫的光彩。

  洛长元甚至怀疑,一阵风吹来,都能把他吹倒。

  他的后面还有一个人,是阴不周,湘江四友的老三。

  他跟在少年的身后,弓腰驼背,像一只摇尾乞怜的哈巴狗,想讨主人的欢心。

  “五公子,天冷了,你又何必亲自过来。”阴不周的表情,是说不出的谄媚。

  洛长元心一动,他没想到,这个弱不禁风,重病缠身的少年,竟然是容亲王的第五子。

  五公子听到阴不周的话,轻轻摆了摆手:“邪剑仙这个人很重要,我足足请了六次,才将他请出了山。可惜……”

  “那是他不识抬举。”

  “咳,咳。”五公子又咳了两声,他摆摆手,示意阴不周停下:“不要这么说,人家有本事,用不着吃我们这碗饭。”

  “我们啊,还得求着人家。”

  “这个安小鱼,是邪剑仙的徒弟,一定要重视。”

  “今天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亲自来看一下,不放心。”

  阴不周立刻躬身:“还是五公子想的周到。”

  “你们要时刻守护安少侠的安全,用最好的药,确保他早日康复。”

  “是。”

  二人带着侍卫,缓缓离去。

  只留下洛长元在原地发愣。

  他们,没发现自己已经离开了?

  可这怎么可能,他们刚刚从自己的房间里出来。

  而且,以阴不周六重境的修为,怎么可能发现不了房间没人?

  难道?自己的房间有其他人?

  想到这,洛长元的额头已全是汗。

  不行,要赶紧去看看。

  他等五公子和阴不周等人走远后,立刻翻身,“嗖”一下,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床上果然躺着一个人,裹着被子,背对着自己。

  房间漆黑。

  洛长元只能隐隐地看到那人的身形,裹着被子,似乎与自己相差不大。

  他的鼻尖已沁出了汗。

  他是谁?为什么会躺在自己的床上?

  他霍然上前,猛地掀开了自己床上的被子。

  一个人,就这样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睁着眼睛,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可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