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狼金牌捕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八十九章 刺客(上)

  躺在床上的竟然是黑莲。

  她双目含笑,眼神是说不出的温柔。

  “是你?”洛长元实在有点吃惊。

  “你是谁?”

  “镇抚都卫密探,内卫黑莲。”

  洛长元立刻眯起了眼睛,发出针尖般的光芒。

  “你是镇抚都卫的人?”

  “当然。”黑莲坐起身来,笑道:“那日你说自己是镇抚都卫的外线,我就知道你是自己人。”

  “但你的行踪已被湘江四友发现,我不得不将你的情况上报。”

  “后来我从许令飞那里,得知了你的真实身份和真实目的。”

  “后来住在东街道,我故意和你疏远,就是给别人一种错觉,你我没什么关系。”

  “但今天,南郊出现了刺客,我知道,此事一定与你有关,我就不得不出手,前来帮助你了。”

  谁知,洛长元却摇了摇头:“那个刺客不是我。”

  “什么?”听到洛长元的话,黑莲被吓了一大跳,“飞天堡戒备森严,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居然飞进来了一个刺客。”

  “我见到了那个刺客。”

  “是谁?”

  洛长元摇头:“不认识,是一个年轻人。”

  黑莲的脸上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我会回去查,若是能查到,会尽力去救。”

  “这种人,也许能为我们所用。”

  洛长元点头表示赞同。

  “我要走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五公子和阴不周来过,但阴不溪还没有来,他一定会来。”

  “你要注意一下,别人他看出,你的伤已经好了。”

  说完这些,黑莲就走了。

  洛长元躺在了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很多事情,让他感到意外。

  一个莫名其妙,出现在飞天堡的刺客。

  不知不觉,卷入到三公子和五公子的内斗。

  无意之间,成为了吕妃手中的一把刀。

  还有这个替自己瞒过了五公子和湘江四友的黑莲,是否真的是镇抚都卫的人?

  洛长元又一次感觉,自己陷入了无底的旋涡之中。

  飞天堡尚且如此,后院呢?

  在后院之中,都是顶尖高手和人精,他还能应付的了吗?

  他已不敢再想下去。

  洛长元盯着自己的身体,低头不语。

  他要准备自残了。

  他咬紧牙齿,举起了手掌,狠狠地朝自己的肩膀拍去。

  掌风呼啸,骨头碎裂、经脉断裂之声,不绝于耳。

  他没有叫,更没有喊。

  冷汗,不停地从额头流下,片刻之间,衣衫尽湿。

  神经更是剧痛。

  但他不怕疼,不怕受伤,他唯一担心的是自己现在所做的,是否真的有意义。

  自己能否割下容亲王的首级?能否给红月姑娘复仇?

  洛长元摇了摇头。

  他捂着断裂的手臂,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他见到了红月姑娘,她正甜甜的,对着洛长元笑。

  洛长元伸出手,想要去摸,可手一触到红月姑娘的脸,立刻散成一道白烟。

  白烟汇聚,又变成了阴不溪,阴不周的脸,对着洛长元,夸张地咧嘴笑着。

  “啊。”洛长元猛地从梦中惊醒,睁眼时才发现,阴不溪站在自己的面前,背着手,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

  “做噩梦了?”

  “嗯。”洛长元抬起手,擦了一把汗。

  现在的他,在外展示的状态是,右手已经恢复,其他部位还未恢复。

  “我年轻的时候,也经常做噩梦。”阴不溪在他面前的椅子上坐下,“每次从噩梦中惊醒,我和你一样,都是一头冷汗。”

  “威震天下的湘江四友,也会做噩梦。”

  “年轻人,想要在江湖上拼出一番名声,总得做一些噩梦缠身的事情的。”阴不溪突然叹了口气,“湘江四友的名声,也是做了无数噩梦之后才起来的。”

  “你知不知道,昨天夜里,南郊出现了刺客。”

  “什么,竟有此事?”洛长元猛地想要起身,可是剧痛之下,他还没起来人就瘫了下去。

  “你受了伤,好好休息。”阴不溪赶紧来扶洛长元,“放心,刺客已经抓到了。”

  “抓到了?”洛长元这回是真的吃了一惊,飞天堡的速度也太快了。

  昨夜他瞥到了刺客一眼,刺客似乎也看到了他,他会不会将自己认出来。

  想到这,洛长元又是一身冷汗。

  “是的,抓到了。”阴不溪点点头,“此人胆大包天,混入飞天堡,意图窃取我飞天堡机密,了解我飞天堡的军事部署。”

  “此人好大的胆子。”洛长元勉强笑了一下。

  “是大胆。不过……”阴不溪突然顿了一下。

  “不过什么?”

  “昨夜南郊到处都在抓刺客,喊叫之声震天动地,安少侠当真不知道?”

  “我受了伤,身体剧痛,睡得太沉,没有听到。”

  “是吗?”阴不溪突然冷冷一笑,“阴不周带着五公子,来了你的房间,你也不知道?”

  洛长元的喉咙突然一干。

  “阴不周来找过你吧。”阴不溪的眼睛突然露出针尖一样的光芒,“他替五公子收买了你!”

  洛长元苦笑一声:“什么都瞒不过你。”

  “我一直劝他,不要掺和到三公子和五公子的内争中去,他就是不听。”

  阴不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我们阴家,这一辈有三十多人,闯出名声来的,就我们四个,江湖人给面子,尊我们一声湘江四友。”

  “但我知道,那就是个虚名,屁用没有一个。”

  “我厌倦了那种日子,厌倦了像狗一样,东躲XZ。”

  “所以,我才带着不庭、不周和不图,替容王爷效力,就是想过个安稳日子,摆脱江湖中的打打杀杀。”

  “我替容亲王效力,替王爷训练杀手,十八罗汉,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

  “但我从来不参与公子、王妃之间的争斗。”

  “因为我知道,那比在江湖上当杀手,要危险的多。”

  “轻则掉脑袋,重则夷九族。”

  “不周是我的亲弟弟,不庭和不图是我的堂兄弟。”

  “可他们却根本不听我的。尤其是不周……”

  说到这,阴不溪摇了摇头:“我和你说这些,不是想让你去劝我的弟弟。”

  “而是想告诉你,明哲保身,不要参与到这件烂事里面去。”

  “你是个好苗子,能被邪剑仙看上,收为徒弟,必有过人之处。”

  “我觉得,你的未来可以走的很远,真的没有必要,掺和到三公子和五公子的内斗中去。”

  洛长元听到他的话,也有些动容,他不像是在作假,而是真心实意的告诫。

  “谢谢你的提醒!”

  阴不溪摇了摇头,他走到洛长元的跟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伤如果好一点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见见刺客。”

  “那个刺客,你见过。”

  听到阴不溪的话,洛长元又紧张了起来。

可范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