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荣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三十一章 阴谋

  屋内突然传来一道非常惊恐的女子尖叫声:“啊!救命啊!杀人了!”

  安蕾脸色不由猛然一变,毫不犹豫下令:“行动!”

  守在前后门的刑警几乎同时用破门器撞开房门。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两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轰!”

  “轰!”

  前门和后门冲在最前面的刑警当场都被炸飞了出去。

  正朝着前门飞速狂奔的安蕾,虽然没有看到同事被炸飞的一幕,但整颗心都悬了起来,连忙通过无线耳麦询问:“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在门后装了炸弹,磊哥被炸伤了。”前门的刑警杨超急匆匆回道。

  “翔子也被炸了,现在浑身是血,昏迷不醒!”后门钱和强紧跟着回道。

  “所有人待在屋外不要动,等待特警支援!”

  安蕾说完,马上拿起手机,拨通了赵光安的号码,将现场情况进行了报告。

  “什么?匪徒竟然在房内装了炸弹?”赵光安非常意外:“先送伤员去医院,其他人做好警戒工作,千万不要硬来!我请专业排爆人员进行协助。”

  “是!”

  安蕾恨的牙根直痒痒,萱萱所谓的求救信息,肯定是匪徒造假造出来的。

  他们也太猖狂了。

  竟然敢用如此手段对付我们警察。

  如果不把他们全部抓起来,怎么能对得起自己身上这一套警服?

  紧急安排人员将受伤的同事送到医院,安蕾在原地苦苦等候,从来都没有觉得时间过得竟然如此缓慢。

  终于,特警和防暴警察全部赶到,联合进入8幢101室,很快就排查完毕。

  室内再也没有其他的炸弹。

  当然,也没有冯晓萱的任何踪迹。

  之前那个所谓的女人尖叫声,也是有人提前设置好的录音,然后定时播放的。

  最终确认,都是绑匪提前设置好的圈套。

  ……

  住院部,海枫眼巴巴望着冯天佑,等待他说出解决办法。

  “海队,你应该记得,当初是谁抓了钱克明吧?”冯天佑不答反问。

  “当然记得!”

  海枫点头:“是你通过卧底的方式,足足花了两年多的时间,才获得钱克明的信任,进而掌握了他确切的犯罪证据。”

  冯天佑又问:“绑匪有没有说自己和钱克明是什么关系?”

   “他说钱克明是他大哥!”

  “这不可能!”

  冯天佑连连摇头:“我在钱克明身边呆了那么久,百分之百确认,钱克明手下所有的小弟,全部被一网打尽!”

  “你真的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海枫的目光中充满凝重:“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

  “绝对没有!我当时卧底任务进行到后期的时候,钱克明把我当成了最信任的人,整个犯罪集团都交给我来打理。可以说,我对他手下那些小弟的情况,掌握得比他本人还要清楚。”

  “那就奇怪了,对方为什么要冒充钱克明的小弟呢?”海枫又浓又密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

  “其实,不管绑匪到底是谁,只要我们把钱克明放了,就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不行!不能放!”海枫不由怒了:“如果这就是你的方法,就太令我失望了。”

  紧接着,他突然停顿了一下:“不对,你的方法,绝不应该如此简单。快说,你到底准备怎么做?”

  “我准备……”

  冯天佑马上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海枫越听,眼睛越亮。

  等冯天佑说完,海枫先是点头,紧接着就摇头。

  “不行!这样做的话,太危险了。萱萱还没有救回来,雅晴也还没脱离危险期。万一你在营救可可的过程中出现意外,我之后,怎么向雅晴和萱萱交代啊?”

  “海队,你别激动,先听我说!”

  冯天佑目光肃然地说道:“从现在的重重迹象来看,绑架可可和绑架萱萱的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同一伙人。我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可可,同时也是为了萱萱。”

  “你等一下,我给支队长打个电话。”

  海枫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当场给赵光安打了个电话,将冯天佑的打算,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光安。

  然后,在赵光安回复的时候,他按下了免提键:

  “海枫,我原则上同意冯天佑的方法,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注意保密工作,越少人知道越好!”

  海枫不由愣住了。

  没想到,支队长竟然同意了。

  冯天佑马上对着手机的方向开口:“支队长,我也同意您的意见,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而且,一定要对外说,我冯天佑已经因为涉嫌杀害妻子被关进了看守所。”

  海枫醒过神来,他已经反应过来,冯天佑究竟想要干什么了。

  不亏是冯天佑,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想到了那么多的应对方法。

  冯天佑同时建议道:“另外最好是找一个身材和我差不多的同事,假扮我在看守所呆一段时间,我怀疑,看守所里面,可能也会有幕后黑手的内线。

  他们处心积虑的对付我,不就是想让我蹲监狱,甚至被判死刑吗?

  如果被他们知道,我被放出来了,还不知道会整出什么幺蛾子呢。”

  “没问题!”

  赵光安点点头:“你的考虑很全面,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

  现在,海枫因为身体原因,暂时无法工作,整个重案大队所有的压力都压在了安蕾一个小姑娘身上。

  我担心她应付不来啊!我希望,你最近能多帮帮她。”

  “支队长……”

  “先别急着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给你说这些话吗?”

  “不知道!”冯天佑回答的很干脆。

  赵光安解释道:“你可能不知道,安蕾是我师父唯一的女儿。20年前,我师父为了救我而牺牲,是我心中永远的痛。说实话,我真不想安蕾当警察,尤其还是重案大队的刑警。

  可是,当年害死我师父的那帮匪徒,在那次之后就仿佛人间蒸发。安蕾之所以坚持进刑警队伍,就是想要查出那帮匪徒的下落,为自己的父亲报仇。这个理由,我无法阻止啊!”

  “什么?还有这回事?”

  冯天佑大吃一惊:“支队长,您的师父,是20年前在抓捕抢劫金店的那帮悍匪中牺牲的安铭吗?”

  “是的。”

  赵光安的声音有些悲痛:“那时候的天网系统还不发达,那帮悍匪逃出松海市之后,不知道去了哪里。”

  “怪不得安蕾一有空就查当年的金店抢劫案呢。”

  冯天佑恍然大悟:“我当时问她什么原因,她告诉我纯粹是兴趣爱好,我手头上案子又多,就没有往心里去。

  看来,以后我要多关注一下这件案子。希望能帮到她吧。”

  这时,手机另一端的赵光安,突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天佑,你如果去救可可的话,我这边有一件很棘手的案子,估计就要请省里派专家来协助了。”

  “什么案子?”

小小程宝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