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运气型中单啊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029:被一群人当众尬吹,是什么体验?

  宋一学刚好开口,解释一下,那一波我是真的闪现撞墙了,不是什么圈套。

  结果边上的格瑞纳懂王已经抢先回答,“这个我知道,宋前...一学哥之前跟我们说过,那一波在我们看来,只是骗了飞科一个闪现,一次活命,多补了一个炮车,实则一学哥他在大气层,是搞心态,为了第三局而打下基础!正是有了那一波,才让SKT在第三场,放弃了对中路的围剿,制定了所谓的边路战术!然后,依旧是无效的!”

  格瑞纳刚说完,宋一学眼睛都瞪大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在大气层?

  不是...

  还怎么跟第三局扯上了关系?

  我明明说我只是单纯的闪现撞墙了,飞科闪现过墙,分明是聪明过头了!

  至于格瑞纳这解读,简直就是过分解读到大气层了!

  我该怎么解释,才能让你们相信,我只是运气好?

  “原来如此!”

  不等宋一学解释,恩静精致的小脸上,已经写上了一抹崇拜,她望着宋一学,美眸秋波流转,仿佛在看偶像一般,“宋前辈不愧是智商型选手,这种级别的心理博弈,堪称职业舞台之上的璀璨之光!”

  “那是必须的!”

  格瑞纳比划了个大拇指,话筒落在他手里,就像是被胶水黏住了一样,妥妥的麦霸,“看我一学哥,不仅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帅气逼人,还有着我们所无法企及的头脑思维!现在我们队内的指挥权,已经全权交给一学哥了!”

  “!!!”

  “???”

  宋一学听了,满脑子的黑人问号和惊叹号!

  神特喵的帅气逼人!

  你这吹得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格瑞纳你个懂王,我求求你了,别再拿着话筒了,赶紧把话筒交出来!

  你再吹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威胁你了!

  可偏偏恩静脸上的崇拜感更盛了!

  “咳咳!”

  宋一学赶紧干咳一声,提醒恩静该进行下一个问题了。

  “抱歉...”

  恩静报以歉意。

  S6的她,脸上还带着青春与稚嫩,刚成为LCK主持不久,场控能力还不如日后那般收放自如。

  “那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请Peanut选手来回答一下。”

  恩静抬头,露出一抹微笑,询问道,“第二局比赛中,三分钟左右,你为什么会在那个奇怪的时间点抓下?”

  格瑞纳又懂了!

  他本想开口替小花生回答!

  宋一学发现这一点,赶紧瞪了一眼!

  感受到宋一学那杀人的目光,格瑞纳一脸茫然:

  哥,怎么了?

  我哪里解释的不到位吗?

  要不我再解释一下?

  好在小花生也想回答这个问题,赶紧拿过话筒,开口就是,“这个问题问得好。”

  他一手抓着话筒,一手抹了一把银色的短发,自认为帅气无比的认真说道,“一学哥叫我去的!”

  “噗!”

  恩静都被小花生这突如其来的转折给逗笑了。

  她原本还以为Peanut会说出一番对游戏方面的深层次理解。

  万万没有想到。

  最后居然来了一句,那是一学哥叫我去的!

  恩静下意识的望向宋一学,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宋前辈,这是真的吗?”

  有吗?

  宋一学仔细想了想。

  好像还真是自己叫小花生别来中路,赶紧去其他路,比如两级抓下什么的!

  他貌似真的说过这么一句话!

  这回解释不清了!

  “不用问,就是一学哥让我去下路的。”

  小花生又补了一刀。

  “不愧是宋前辈!”

  恩静一脸我也懂了,她继续提问道,“接下的问题,就有请Pray选手来回答一下,第二局比赛中,八分钟左右,你为什么会突然朝着中路放大招?还那么精准的命中了敌方打野,这是你早就预判到了对面打野会越塔强杀中路吗?”

  “哦,那一波也是宋...一学哥叫我放的。”

  鼠王接过小花生递过来的话筒,认真回答道。

  “??”

  我怎么又叫你放大招了?

  没有吧?

  我单纯只是让上路Smeb小心一点,别被对面打野越塔强杀了,结果你鼠王放了个大招,还定住了来中路越塔的笨鸡!

  这怎么到了你口中,就成了我叫你放大的?

  你们这几个,今天怎么回事?

  吹我吹过头的了吧?

  我可没钱给你们啊!

  别再吹了!

  再吹我要飘了!

  “还有个问题,就是最后一局比赛,你的寒冰射手,在最后拼了命推掉SKT基地水晶时,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紧不紧张?有没有那种...心提到嗓子眼的感觉?”

  恩静又抛出一个问题。

  鼠王都不带犹豫的,直接开口说道,“并没有。”

  “没有吗?”

  恩静满脸难以置信。

  那种情况下,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吧?

  别说置身于比赛之中的选手,就算是上帝视角的观众们,也都紧张到不行啊!

  “为什么?”

  恩静好奇询问道。

  “因为一学哥跟我说,他能杀光对面。”

  鼠王道出了真相,“既然一学哥这么说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虽然最后被艾克反杀了,但一学哥都杀掉了对面艾克之外的所有人,我不可能辜负哥的一片期望,闷头推塔就行了。”

  宋一学:“???”

  不是,我有说过我能杀光对面所有人吗?

  宋一学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回想了一下。

  我好像只说过一句,冲冲冲,杀光对面?!

  当时宋一学已经杀红眼了,白银团战就是如此,不杀光对面,绝不收手!

  所以他才这么喊了一句!

  万万没有想到啊!

  竟然被鼠王理解为宋一学能杀光对面!

  艾玛!

  你们都这样无脑吹我,我真的要飘起来了!

  恩静心中的崇拜值,再一次飙升了一大截!

  “还有最后一个关于比赛的问题。”

  恩静看了一眼宋一学,最后目光放在了Smeb身上,询问道,“第三场,也就是最后一场比赛,二十分钟大龙团战,你的小鱼人当时被飞科的妖姬拦住,是如何想到,要把大招甩给艾克,然后还抢下了大龙?”

  “这个我知道!”

  懂王格瑞纳忍不住了,主动举起手来,他捞过身边鼠王的话筒,“我替景浩回答,是一学哥让他丢大招给艾克!哥已经计算好了一切!用大鲨鱼逼出艾克大招,回到大龙坑,刚好抢下大龙!这一切都在哥的计算之中!”

  听完格瑞纳的话,Smeb还非常郑重的点了点头,表示事实就是如此!

  “???”

  宋一学瞪着眼睛。

  做出小熊摊手的表情。

  你们这吹捧,也吹得太尬了吧?

  强行尬吹我?

  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我也没钱给你们几个啊!

  尬吹的事情,不关我的事!

  不管你们再怎么吹捧我,我也不会给你们加鸡腿的!

风雨听叶 · 作家说

第三更,有点晚。抱歉。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