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星盗团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九章 岁月

  印记失效了,无法使用……体能更是被压制回常人水平。

  卫泽挥手抬腿间,总有种凝滞感。但还好这些“丧尸”并非影视中迅疾怪兽,一个个脚步迟缓,肢节僵硬。更加符合人们对于行尸走肉的印象。

  丧尸们闻着生人味道包围过来,令他无法安心查看数据面板,只能先关了这碍视野的东西。

  眼前是一座废弃的城市,肉眼看去是三四线小行星才会有的水泥高楼。残垣断壁间充斥着野蛮生长的植物,为死灰添上了一抹生机幽绿。

  昏沉而深邃,这城市仿佛凝聚了无穷恶意,择人而噬。

  但卫泽只能往前,往后走会碰到一层空气墙,分明看着是条平坦大路,却怎么也迈不过去。

  这就是生存七天的限制?

  如果周边的威胁只是这些丧尸,问题倒是不大。

  心念电转间,他往城里奔走而去。路径上偶有半截枯臂拦路,就干脆一撞而过。丧尸聚集得多了,就踹倒两个,再从旁边绕路。

  如此反复,便绕到百货大楼周遭。

  物资短缺,食物永远是重中之重。只是卫泽到了门口,脚步不由得放缓几分……

  太轻松了,轻松得令人感到异常。

  既然龙门星盗团将这个当做是惩罚,必然不会如此轻松,起码也应该是以整死人为目标执行这项目。

  而且经过路上的观测,他更倾向于自己在进行一场“虚拟现实”的游戏。无论是操纵身体的凝滞感,还是场景出现时总有的顿挫感,都为此猜想提供证据。

  面板也是反复查看过了,血条,饥饿值,体能条……比较有特色的就是基因点,只要通过击杀丧尸就能获得,然后用它来解锁特殊能力。

  这一切分明就是劣质的网游啊!

  真令人摸不着头脑,带着心里些许猜测,便走进了百货大楼,搜刮物资。

  一天……两天……三天……

  日复一日如此度过,击杀丧尸,搜刮城市内物资。

  卫泽自己通过基因点变强的同时,那些丧尸也同步进行升级。

  一开始,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击杀老弱病残的废物丧尸……

  第二天,是以凡人体能极限击杀动作迅速的丧尸……

  第三天,是用超凡者的神异击杀健硕敏捷的丧尸……

  待到了第七天,是用破碎大道的手段,击杀混元金尸。

  就离谱!

  这段时间仿佛被加速般一晃而过,卫泽不断重复着机械式作业,更把整座城市中各类物资搜索得干干净净。

  饿了大半天,饥肠辘辘,但他丝毫不慌。

  因为今天是第七天,一切都将结束。

  随手就拍飞了一只浑身闪着不同特效的丧尸,卫泽屹立在这城市最高层,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龙门整这一出的目的。

  便静静等待午夜12点到来,等待着游戏落幕……

  然而待到指针转至12时,整个世界却没有任何动静。

  物理意义上的……失去了任何动静。

  卫泽并没有等来什么脱离装置,更没找到退出这“游戏”的按钮,无助地在城市中游荡。

  陪伴了七日之久,那些惹人心烦的丧尸倒是突兀消失了。

  静……静得可怕,静得幽深。

  难捱死寂不禁令他破口大骂:

  “陈黎!你个死*骗子!”

  “不是末日求生七天嘛?”

  “我通过了啊!”

  “通过了啊!”

  “过了啊!”

  “了啊!”

  “啊!”

  ……

  卫泽尝试了各种手段都无法离开这座死城,可能下半辈子都得如此度过。

  被迫认清了现实,腹中的饥饿令他开始吃野草,为了以防万一,还提前挑选种子开始尝试种植。

  困在这城市的第三天,卫泽找来了纸笔,开始写日记。

  ……

  第十三天,晴。

  找到了一种富含淀粉的植物,口感很怪,尝试种植。

  ……

  第十七天,雨。

  种子发芽了,是个好消息。更令人惊喜的是这世界还会出现雨天。

  ……

  第一百三十四天,晴。

  这样苟且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一百多天来没人和我说话,我都快忘了怎么讲话了。

  陈黎,你要是能看见这段话,丢两个丧尸进来吧。

  ……

  第二百四十五天,阴。

  今天试着学乐器,特地找出来一把吉他,很可惜没有老师指导,也没有乐谱,只能够自己瞎琢磨。

  ……

  第三百二十一天,晴。

  绘画,音乐,雕塑……各种各样的爱好我都尝试过了,但都学得不精。

  城市内图书馆被毁坏太多了,自学真的学不来多少东西。

  看起来我又要无聊很长一段时间了。

  ……

  第三百六十五天,雨。

  纸笔不够了,明天开始不写日记日记。

  ……

  “我是这城市的王,无冕之王!”

  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沉寂已久的墨笔再次被提起,在本子上留下了干涸印记。

  再坚韧的精神,在望不到头的无尽孤独中都会变得癫狂。

  时间流逝速度愈发迅疾,卫泽在最后甚至主动放弃了苟活,任由时间摧残于他。

  但他就是死不了,反而在肉体枯败的同时,意识愈发敏锐。

  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躯体血肉散去,化为白骨,终赴黄沙。

  卫泽却如同这城市的幽灵,徘徊在死城中,看着死城再次死去。

  亲手雕刻的造像被爬墙虎覆盖;农场中植物无人照料后开始了野蛮生长;水泥钢筋更是一点点化为砂土……

  风,越来越大了。

  呼啸声带走了他的记忆,将一切埋入黄土。

  “睡吧~睡吧~”

  若有若无低吟声笼罩着,试图让这幽灵安眠。

  然而它却不肯闭眼,仍旧紧盯着日月如梭,朝阳起起落落。

  死城变成了沙漠,又由沙漠化作森林,兜兜转转间,千百万年变幻。

  或许是那抹执着感动了上苍,冥冥中一股声音响起:

  “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死去?”

  在伟力干涉之下,幽灵显出人形幻影,面孔模糊。

  “……”

  良久沉默,亦或是它用久违的思绪在思考话语的含义?

  “我……知道……”

  它开口了,又短暂陷入了停顿。殊不知外界等他这句回答等得急切起来。

  “知道什么?”

  “知道……”

  外界研究员不由得踮起脚尖,更凑近屏幕几分。

  “这一切都是假的!”

  实验台上,卫泽眼眸怒睁,无数沧桑变迁极为快速地流转心间。

  “陈黎,那三千八百八十八万,一笔勾销!”

是个真人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