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涉宇宙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二十三章.暗刃

  此时胸口身中一刀的达奇首领突然暴起,他将大骑士推倒在地后,又狠狠的一斧头劈在了他的盔甲上,盔甲的一半顿时被劈的粉碎。而趁着双方距离不是那么接近的时候,达奇首领在自己的身边生成了数根钢冰,随后那股白色的光束径直射在了大骑士的身上。

  大骑士突然感觉胸口处一阵绞痛,他感觉到什么东西正在流失,但是没给他反应时间,他被达奇首领使用斧柄打在后脑勺,脑袋又被狠狠的踢了几下。

  “你知道那我这一路上遇到过多少阻挡我的人吗?他的死法跟你近乎一样,但是你还没死的是吧?你的血到底有多少呢?”达奇首领对着大骑士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大骑士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武器,在一下又一下的猛击中坚强的站了起来,但是达奇首领似乎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他一斧子直直的向着他的面门劈了过去,而大骑士使用盾牌抵挡了下来后

  接着他用一种半跪的姿势双手顶着盾牌,以盾牌两旁的拐刃为武器,向前一步对准,快速站起身并用盾牌一划,面前的达奇首领被盾牌两旁的拐刃直接划伤了头部,甚至是划裂开了一只眼睛。

  “你那盾牌竟然还有这种鬼东西,玩的很阴险啊,大骑士...”受到攻击的达奇首领却意外表现出十分开心,甚至开始大笑,他又激昂的说了一句“种种原因导致我更想杀死你了!或者将你招安!强大的对手!”

  大骑士站起身一手握住他的脖颈,又一剑插入了他的口腔,又一脚重重的踢穿了他大腿后,达奇首领这才重重的倒在地上“这只会让我更兴...”

  还没等达奇首领说完,大骑士就取出了盾牌上的两根拐刃装载到手臂下方,然后上下开弓,狠狠的扎入了达奇首领的胸膛跟肚子。

  “很强,很强!但只不过,你可以更强!”

  事先生成的钢冰发射一道猩红色的光束打到了达奇首领的身上,接着他的伤口开始快速的恢复,先是表皮,然后是内脏,最后直到他能完全站起身抵抗大骑士,这种过程是过了仅仅不到三秒“多么强大的力量啊!你的心脏该有多么强大!甚至能够恢复我所有的伤势!!”

  达奇首领手中的长斧忽然出现了数段血红色的丝线

  那是吸食血液过量后,可以用于增强的一种附魔型的技能,这项记录在世界连接之前就已经记载于达奇的笔记中。

  卡.达奇高兴的举着长斧,看着始终不敢轻举妄动的大骑士突然重重的踏了一下步,他竟然真的吓到了高度专注的大骑士一跳,而就在这个机会,他大步踏过去一斧头从下往上挥去,直接打在了大骑士的下鄂上面,随后将大骑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

  大骑士从空中落在地上后,发现头盔下方被砍坏的十分严重,所幸的是,他也仅仅只是打坏了盔甲并没有伤害到其他的,但这并不能说明他究竟是不是手下留情。

  双方体力都接近透支,但他们还是都同时再次起身…

  “嘿,也许我不该去削弱你的力量,我削弱了你太多,我害怕你突然再也站不起来了...哼哼,既然你站起来了,那就去死一死吧!”

  双方短兵交接后顿时陷入了恶战,你一剑我一斧的打在了彼此的身上,前来协助的维拉斯特战士被拦腰斩断,前来帮忙的中利尼亚士兵也被抽干了血液,但这都不影响双方的战斗,他们甚至染红了一片走廊,若是有时间,他们甚至能染红这整个城堡!毕竟现在唯二能够在这血腥的战场当中屹立的也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斧子不知已经劈下了多久,但大骑士仍然熟练的仅用一个侧身便躲了过去,但这一次,劈下来的斧头却一直没有被达奇首领拔起,而是重重的砍入了地板当中无法撼动。

  而没有武器的达奇首领也在这时候被大骑士一记重拳打在脸上,几乎是一拳打烂了他的下颚,紧接着大骑士又将攻击目标转向了他的腿,狠狠的一脚踢了过去,使得他再次重心不稳的倒在地上

  大骑士趁此坐在了达奇首领的身上,一拳一拳的向着他的胸膛打去,最后双手合十后插入他的肚中,接着使劲扒开他的胸膛,抽出他的肋骨,扒开他的内脏,一拳重重的打到心脏上面…

  大骑士一拳紧接着一拳,不知过了多久,直到达奇首领的心脏几乎彻底糊成了一团血泥,大骑士这才最终停下了攻击…

  这个不死的雪怪在此时仍然虚弱的喃喃低语着“我还没死!看看我!哈…”

  但大骑士的意识已经逐渐变得模糊,不知何时,他已经无法看见卡.达奇,甚至连刚刚的话语都变成了脑中的低语...

  他甚至是看着走廊上的画,都全部幻视成了达奇首领的脸!大骑士现已经无法分辨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他以为自己只是坐在一张椅子上,并且认为达奇首领已经逃跑了!

  他想要继续追杀他,起身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但此时的卡.达奇却依然泡在自己的血水中一动也不动,水晶般的蓝发也被自己的血液彻底染成猩红色,他不明白那个骑士为什么要离开,但自己的眼神也在逐渐变得焕散,现在没心情管他了...

  他闭了上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此时他却忽然感受到了仿佛是落雪飘在自己身上,待他再一眨眼,却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维拉斯特...

  “呃啊…!安静一点啊!!!”

  已经走远了的大骑士稻枝-无畏者似乎正在与自己体内的某种东西做着斗争

  他从来也不知道这玩意儿究竟是什么,从他离开家开始,一种声音就时不时的在他那耳边低语,在沉睡时于他的梦中游荡,直到今时才终于显露出真正的原样。

  它的挣扎加深了稻枝体内的痛苦,不管是精神还是肉体,都在愈加的混乱,愈加的疼痛,甚至上升到一种无法言喻的摧毁感!

  而一队维拉斯特的部队也注意到了浑身是血的大骑士

  这支部队由一位首领之子带领,但在他发号施令攻击大骑士前,大骑士就已经绕过这支部队来到了他的身后,用着手臂上的刺刃狠狠的划破了那名小首领的脖子。反应过来的几个维拉斯特人刚准备攻击,他们其中一位就被大骑士一剑削掉了脸庞,他随后用力一挥盾牌,用又拐刃又杀死了两个正面冲过来的士兵。

  一位部队中的急行军快速的接近大骑士,他在距离两米左右的时候快速起跳,但在攻击之前,他的身体在半空就被拦腰斩。紧接着又是一个体型略微庞大的“巨人”杀了过来,但就算是这种庞然大物,在大骑士的刀中也是迅速被斩首,随后在掉落的头部远离身体之前,大骑士将它全身上下一起砍成了四半。

  “这是在干什么呢?我在和谁说话?为什么它说…它能帮助我找到他们...”大骑士摘下了残破不堪的头盔,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城堡的最顶端,而在这上面等待救援的众人以及国王,看见了沾满敌人血迹的大骑士

  而人们瞅见是大骑士,众人为获得一线生机而欢呼雀跃,认为他就是救世主的降临

  但是却没人注意到黑色的元素已经如同一副黑色的面具,瞬间充斥了稻枝的整张面庞,面具的中央则是一小团诡异的白色。

  “大骑士”一步一步穿过嘈杂的人群,在众人的注视下,径直的迈向了国王塔聿.塔尼尤斯…

  而在城堡上方负责保护众人的“十字士-兰顿”和“死威士-蔗德卡威”也注意到了一步步接近国王的大骑士似乎有点奇怪,但是他们都未放在心上,直到大骑士他接近国王跟前,国王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的整张脸变得十分的诡异,而且左右手还在不停的流出黑色不明液体...

  大骑士却突然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个由黑色液体所构成的人形,突然在大骑士的背后处长出,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它仅仅只是挥动起他的左手,就凭空的斩下了国王塔聿的半个脑袋...

  人们的目光从惊慌逐渐变得疯狂,他们不知何种原因,竟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精神错乱!一些意志不坚定的人甚至从城堡的顶端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了下去…

  而国王的小儿子塔克,他则呆呆的看着他父亲的尸体,他俯下身子,仍然不明所以的看着,似乎是想要他再次站起来…

  “父...亲…”

  稻枝那模糊的意志似乎也略有清醒,但他的意识就像一团浆糊一样,他现在一点都站不起来...

  黑色的人形这时起身看向周围的人群,只见一枚长枪忽然从远处丢来,并且直接插入了它的面庞当中的

  但是笔直的长枪却没像预期一般穿过那人形的脑袋,反而是直接消失了?

  “怎么回事?你是谁?!”兰顿此刻恐惧的对着面前的怪物大叫道

  另一边的蔗德卡威则对于刚刚所发生的一切事情感到不可置信,还没有从那种感觉中缓过神来…

  而稻枝体内的某种意志似乎已经觉醒,而它似乎对于王的反应,甚至影响了稻枝现在的想法,而三分钟以后,迷糊的“大骑士-稻枝”也终于能够看清事物

  他看了看周围,看到了那群贵族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各处,城堡下横七竖八的躺着各种各样的碎块,国王的尸体,蔗德卡威那带血的破碎头盔,还有一把十字士的长枪…

  他又看了看自己染血的全身,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该死…”

  说完,稻枝的脑袋突然再次一晕,但这一次,虽仍然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但他却能够听清周遭的事物!

  在这充满血腥味的城堡中,它终于看见了他自己的随从“田威”

  而在此时,大部分的援军已经在游侠长的带领下重新整顿旗鼓杀了回来,中利尼亚人已经重新夺回了主城!

  但此时的“稻枝”却偷偷的带着田威单独的离开了城堡,带上他去往了附近的港口

  而在这个时候,田威有些不解的问

  “现在怎么样了?我感觉城堡里面可能还有点残余势力,我刚刚清理掉几个向我跑过来的,应该还有更多”

  〔听着孩子,我们现在有一个新的任务〕

  “好吧,我可能知道了,但是我还没跟我哥哥打声招呼,或者说他知道吗?”

  〔不用说了…呃,你哥哥...然后是...国王在死前给我们任务了,叫我们离开这个国家,前往新的大陆?〕

  “国王死了?!”田威已经彻底震惊于这条消息当中,但这也是那个人想要看到的…

  〔听着,你得冷静点,我已经跟你哥说好了,你跟我走不管多远都是没问题的,好了好了,我会在这一路保证你的安全。〕

  他们骑着一匹不知从何出现的黑马,去往了那最近的港口...

  在中利尼亚的主城处

  蔗德卡威和兰顿,他们都在这那人形“手下留情”的攻击下,都没有这么轻易的死去,但他们其中的一位却被一位不知名的“小丑”给拖走。

  而另外一位则从城堡之上坠落到了一片花园当中,现在的他虽仍有一口气,但他现在全身上下无一处完好,每动一下都是撕心裂肺的痛苦,而且直到现在,都没有人发现他…

  兰顿.波夫顿已濒临死亡,他倒在一棵树下喘着最后一口气…

  但是此时一名不知从哪出现的鸟嘴医生,对着他那濒死的身躯施展一种特殊的巫术,但正当巫术施展到一半之时,一道金色的光球忽然彻底包裹住了兰顿,再一看,他已经彻底消失不见…

  而治疗施展到一半的鸟嘴医生发现病人消失后,对着他刚刚所在的地方留下一句感慨“这种情况还是从未见过的,那他的全身只能是腐烂的了,可怜的人,待我们下次再见吧…”

  鸟嘴医生转头便走进了花园的深处,最后再也不见了踪影...

  兰顿.波夫顿在受到所谓的“诅咒”之前,他那独特的身体中仅存的那一股力量让他发动了一次瞬移,用于逃脱诅咒彻底生效,而现在的“诅咒”所用的概念似乎早已不同,但是这次瞬移的地点,似乎又是另外一个战火连绵的战争之地...

黑色阿尔法ARF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