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掩青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九章 球场上的遇见

  月是热爱探险的旅人,梁衣想要走到足球场去,对它说些心事,让月色的皎洁涤去忧愁。好朋友的遭遇使得他思绪纷飞,他心里有中预感,约翰里德与斯嘉丽的爱恨情仇将会以约翰里德的失败收场,这里的失败不是指约翰里德成功地被斯嘉丽追到了,而是斯嘉丽不再爱他。

  梁衣走进偌大的足球场,在看台边找到了位置,然后就开始看足球赛。今天的比赛梁衣是知道的,自己的主院建筑学院对拼物理所,他看了看场边的裁判台,主席台后面的一块大布上记录着比分,现在是建筑院1:2物理所,他看了下表,晚上7:25,还有35分钟比赛就结束了,所以现在可以看到物理所的观众席那边有许多人已经开始欢呼了。

  梁衣靠在椅子上,目光漫无逻辑地扫视着全场,他只是来这消磨一下时间,好使等会回到社团那时能够找一个陪约翰里德看医生的借口,但蓦的,他的目光落在了裁判席旁的一处观众座位,那里有一个女生,一阵熟悉的感觉立即向他涌来。

  那个座椅所在的地方是被划分为建筑院的观众席的,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女生穿着林思雪之前相同色调的中国式旗袍,优雅的身躯加上及肩的秀发,场边的照亮灯衬着她的背影,如一道流云线,可望而不可及。梁衣有些激动,但立刻他就感受到一种胆怯,他想起之前他在她家门口被她父亲打了一顿,他不怕继续被打一次,但是他害怕被打的时候被林思雪看见,他内心不禁泛起一阵苦涩,“林思雪、林思雪,我梁衣在这个月里被你征服了,我多么想不再见你,因为每当想起你,我都感觉失去了自己。”

  激烈的搏斗在梁衣的内心上演,他已经一再确认过了,坐在看台旁的女生就是林思雪,可是他凭什么去接近人家,凭什么去向她打招呼,又凭什么去与她说话呢?

  “梁衣啊梁衣,连上前打招呼都不敢,你还能有什么作为,林小姐又凭什么会去喜欢你。”梁衣在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搏斗后,径直走向林思雪。

  从物理院的看台到裁判席那块大概有一百米的距离,而就在这一百米的距离中,梁衣两次都差一点摔倒,他在路上一直给自己打气,同时用手不断地抚摸这上衣下裤,尽量使它们能够更加笔挺,终于他走到了林思雪的身边,在离她还剩一米远的地方时,他正准备用尽毕生的勇气向她开口,但有一个女生叫住了他。

  “梁哥,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们棒球社不是在聚会吗,怎么了,想起来找我玩了。”

  说话的是梁衣的同院同学张姝,她也是中国人,确切的说是华人,她父母原是在香港做生意,但是1941年时,日军侵略香港,她父母赶在战争爆发前带着她和家中所有的积蓄来到了洛杉矶,现在她全家都已经入了美国籍。因为二人老家都地处南国,又是整个学院中唯二的两个中国人,所以平常梁衣和她很聊得来,同时又因为张姝比梁衣小一岁,所以张姝常喊梁衣为“梁哥”,梁衣则称张姝为“小姝。”

  “小姝,我来这……”接下来说的客套哈连梁衣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可能是因为他们俩之间说话用中文的原因,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被林思雪注意并全都听了下来,使得梁衣极为尴尬。梁衣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他有点委屈,一米八的个字在此时显得极为落魄,他仰天长叹了一声,但还未等他叹完,张姝就已经把他拉到了自己旁边坐下。

  梁衣虽坐定,但心依旧在胡乱游走,他刚才坐下之前看到林思雪就当没有看见他一样,同时那种无所谓的表情使得他感觉到心灰意冷。

  此时林思雪的内心也是惊愕的,但是母亲对她说过,在失意的时候不能失态,理性的逻辑战胜了感性的思维,所以她才能表现得无所谓一样。

  “思雪,你怎么了,后面那个人你认识吗?”这是林思雪在圣教院的室友程慕雨,她俩当时在寝室见面打完招呼互相知道了对方的名字后,都情不自禁地跳起来,然后久久地抱在一起,当时程慕雨高兴地说:“你是思雪,我是慕雨,真的是天注定我们是好姐妹了,”然后把林思雪推开,紧紧地盯着她说:“快说,你父母有没有和你说过你有个失散的姐姐?”

  林思雪当时被她逗笑了,回答道:“到时候我带你回去问他们,如果不是亲生的,他们也肯定会把你当成亲生的。”

  圣教院离理工学院不远,本来这两所学校也都是由一个私人慈善组织开办的,所以常常这两所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会互相来往,出入也较为通融。因为林思雪她俩在校门口看到了理工学院的足球赛宣传海报,所以两人似乎心有灵犀地就说,“干嘛不去看看呢?”

  此时,她和梁衣,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两人身边都有一位朋友,梁衣因为觉得林思雪对自己毫无在意之感便不敢再去看她,而林思雪更为苦恼,她想看看那个坐在梁衣身边的女生长得怎样,但自己怎么可以扭过头直勾勾地盯着人看呢?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这是这场比赛的解说员在对两边队员强调时间已经不多了,要进球要赶快啊,但这声音传到林思雪和梁衣的耳中,就激极其自然地变换了一个意思——你们快点说说话啊,要不然就要散场了。

  比赛进行到70分钟,建筑学院获得一个点球,随即点球被一白人小个罚进。但建筑院的医务却都冲进了球场内,经过解说的播报,大家才明白之前在禁区里被犯规的建筑院的球员整个鼻子都被打脱臼了,血流不止。全世界的人都爱看热闹,在听完解说的话后,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伸长脖子向场内看去,有些好事者按捺不住好奇心,直接冲下看台,跑到场边去了。

  这时,林思雪和梁衣似乎都认识到了这次机会的重要性,趁着人流,互相向对方望去。五秒后,程慕雨又对林思雪说了什么话,使得林思雪只好回头。

  但就是这五秒钟,他们似乎交流了很多东西,梁衣内心的斗志似乎被点燃,他走下自己的座位,径直坐到了林思雪的旁边。正当周围的所有人都十分惊讶时,梁衣对林思雪说:“这位小姐,您能抬一下脚吗,我有东西落在下面了。”

  林思雪有点不知所措,顺着梁衣的话低头朝座椅下看去,同时梁衣抓住机会也立即低头,轻轻地对她说了句,“好巧,又见面了!”

夏晚归鸿 · 作家说

有什么爱情故事会被一直传颂吗?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