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掩青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一章 留下因果

  三天后,11月25号,这是感恩节的前夜了,圣教院也在中午就开始放假,下课后已经是正午12点半,程慕雨带着林思雪去校门拿她父母送来的午餐。

  两人横穿过校门的草地,走近了那盘花绿漆的大铁门,简单地与程慕雨的母亲打完招呼后,她二人就转身向寝室走去,在路上,程慕雨满面春风地向林思雪问道:“前几日去理工学院,你觉得好玩吗?”林思雪回道:“挺好的,那里很大,我们坐在球场的观众席上时,我听到有人说他们学校有好几个操场!”程慕雨听着她的话,神情也愈加激动起来,同时也将林思雪手里的书包接过来,高声道:“那等我们读完这预科后,也去理工学院吧,我喜欢艺术学,听说这学校一直在招收中国文艺专业的学生!”说完这话后,程慕雨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看向了自己的父母们,她发现车已经驶走了,便转换了神色,向天空中长长地叹了一声,说道:“我父母准备在这个感恩节去香港,说不定也会回到大陆。”

  程慕雨祖父是抗战老兵,1941年南昌战役时牺牲,而后她祖母也悲痛去世,闭眼前对她父母说道:“你们能衣食无忧,是用你父亲的命换的,你们要感恩!”不久便撒手人寰。林思雪知道她的家事,每个感恩节她父母都会借着美国感恩节的机会去“感恩”离世的家祖,程慕雨也常常在寝室中与林思雪感叹,说着“要是能见一见这个养育了她整个家族的人就好了”,果然这个时代没有人能够脱离战争的影响。

  走进寝室楼,她们沿着螺旋式的楼梯走上楼去,走到三楼时发现一个白人女人正躺在楼梯阶旁,她们二人忙放下食盒朝这倒下的女人走去。看着倒下的女人,程慕雨有些手足无措,一个劲地在喊怎么办,林思雪看倒下的女人是头部流血,便对程慕雨说,你去楼下喊宿管们,我在这看着她。程慕雨劈头便问:“你能怎么办,”低头看了看倒下的人又说:“要不咱走吧,这我们也不能帮什么忙。”林思雪说道:“难道你希望自己的寝室楼里曾经死过人吗,她就是摔到了头部晕倒了,你先去楼下叫人,我在这给她按人中。”

  学校放假,许多人都回家准备过感恩节了,寝室楼里几乎没有什么人。几分钟后,程慕雨带着几名宿管上来了,宿管先是一把推开林思雪,问她:“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掐着她。”程慕雨听了,急忙地冲到前面,拍手喊道:“我姐妹是在救她,你们在说什么呢!”那几个白人宿管没有理她,嗳酸地说道:“几个黄蹄子。”程慕雨气不打一处来,还想说些什么,但碍于林思雪在竭力地拉着她才算作罢。程慕雨便转身带着林思雪回到寝室,然后边走边用中文说道:“狗咬吕洞宾。”

  “我就说不要帮人吧,你看看那些人怎么对你的,刚才她推你的时候,没有受伤吧。”

  林思雪微微地摇了摇头,没有去说什么。

  进了寝室后,林思雪简单地吃了几口饭就躺倒床上了,她没有去想刚才帮人的事,而是想到自己的父母们。母亲在去到纽约后每一个星期就会寄来一封信,在信里母亲依旧在给自己传达正确的价值观,希望她能在学校中“安其学而亲其师,乐其友而信其道”,同时想她保证到新年前一定会回到她身边。母亲在信中所传达了那些知识是她已经早就知道的了,但信中所描述的人与社会,人与科技的价值观使得她内心浮动联翩,母亲认为,“社会学和科学最为重要的学科,它们都能有书写历史的独特功用,同时它们也能为人实现自己的价值提供途径,同时你需要站在一个更广袤地视角去看待生活中的问题,那时就会发现自己个个人得失是微不足道的,你应该使自己具有更高的,永恒的价值。”

  还在大陆时,林思雪对自己的定义是,也要写出一部像《红楼梦》一样的作品,自己要成为中国的玛格丽特·米切尔,但她后来发现自己难以去掌控自己的感性观和理性思维,她常常将二者弄混而不知道何时去表现她们,所以在当梁衣向她示好时,她不知道眼前的那个男人是否值得托付,但她内心有那种一见钟情的情结,正如《漂》中的奥哈拉与白瑞德,自他们第一次相逢之后,他们的人生似乎就绑在了一起,所以林思雪不敢去否定爱情,但同时也不敢去奢求爱情。

  就这样,带着无意识的遐想,林思雪睡着了,到了下午四点多时才被程慕雨给叫醒。

  “思雪,思雪,你该醒啦。”林思雪在一边被喊一边被推中慢慢地醒了过来,随后带着一些睡意地说:“怎么了,慕雨。”程慕雨倚靠在床架上,笑道:“有人找你呢,现在就在咱们寝室的楼下,他说是你的堂哥。”

  林思雪立即支起身体,诧异地说:“怎么会呢,他来这干嘛?”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刚才是楼下的那对双胞胎来咱寝室和我说的,想必人家已经等了有一段时间了。”

  林思雪使自己尽力去想着为堂哥,她只去过他家一次,那个家里太过于华贵,当时的林思雪就像林黛玉初入贾府一样地什么也不敢做,只能紧紧地跟着母亲,再就是父亲在去看了一场展览会回来后对自己说起过那个堂哥,但言语里都是对他的批评,说他“目无尊长”什么的,“要是在他林升理的军营里,得天天整那个小子。”

  不管怎样,林思雪还是赶紧收拾了一下,再带上些自己买的水果去见他。

  出了寝室门,一眼就可以看到程一之站在一颗梧桐树下,眼睛望着一方写着“THIS IS HOME”的木牌,同时倾斜的树显现出他身材的挺拔,气度不凡,活脱像杂志上的模特,而当他转身看向自己时,雪蓝紧身的袄子,浅色的深蓝教服,这身装束使得林思雪有点羞于去见这表哥。

  但就在林思雪还在踟蹰时,程一之发现了她,径直朝她走来。

夏晚归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