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掩青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二章 拈花微笑

  这时程一之已经走到林思雪的身前了,林思雪抬眼一见他正在自己身前,不禁又有些羞涩,细声说道:“堂哥,你来了。”程一之将插在兜里的自然下垂到身体两侧,声音略到沉顿地说道:“今天是感恩节前夜,我想来接你出去吃餐饭。到了明天我们就要入乡随俗了,也得学着美国人的样子去过这感恩节,到时候可没有时间再见面了。”林思雪有些诧异,他为什么要来接我吃饭呢,便也浮想联翩起来。这时程一之慢慢地向她靠近,同时说:“上次你来我家表现的太平稳了,初到别人家哪有不发慌的,现在才好,脸颊黛红,比那时可爱多了。”

  林思雪被说得脸色通红,急忙转身,免得让程一之看到囧相,深呼吸几下后,再转身轻轻地回道:“哥,我同学还在寝室呢,我离开了,那寝室就她一个人了。”程一之在听到她的话后,也握着嘴笑了起来,大方而又自然地说:“那让她一起来吧,我也想看看你的室友是怎样的。”林思雪也没法,对程一之说了句“我去和她说说”后,就转身上楼了,然后到了寝室与程慕雨说了这事,程慕雨先是楞了会,之后就惊叫起来,抱住林思雪道:“你表哥与我同姓哎。”林思雪比她高半个头,低着头像她看去,别的没看见,第一先注意到她嘴角带着些许的零食残痕,显然刚才是在寝室里好好地破了要减肥的戒。林思雪忍不住笑,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再说:“你也去吧,那应该有很多吃的。”程慕雨明白了林思雪的意思,对她说:“你是不敢一个人去吧,你那个表哥家财万贯一表人才,你是怕爱上他了吧!”林思雪把脸涨得通红,咬着嘴唇不言语,半响才道:“你这个慕雨,我打你。”说着说着便要下手,这时程慕雨上前抓住她的手,说:“我错了我错了,不开玩笑了,那个会还是你们俩去吧,兄妹相见,我插在中间,这太怪了。”林思雪把手收回来,然后开始在原地踱步,然后对程慕雨说道:“我不知道去不去……”程慕雨把林思雪拉到凳子上,然后打开她的梳妆盒,开始帮她梳头化妆,同时嘴上说道:“你该去,你们之间就是兄妹关系,有什么不能去的,就算他高冷,你与他聊不来,但是你进学校也都是他家帮的忙,这次赴约就当还个人情吧!”

  听到这话后,林思雪的心开始平静下来,不久就下了楼同程一之上了车。

  最近太平洋的热带气流开始流转到了美国西部,洛杉矶时雨时晴,去市中心的路上,穿过亮晃晃的繁华街道,乌沉沉的风卷着白辣辣的雨,一阵急似一阵,把那些雨点而卷到一起形成一大块雨团,在汽车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奇异而又梦幻。

  程一之和林思雪坐在汽车后座,林思雪有些热,想要开窗,但又怕雨搅进来,只好轻轻地脱下外套。林思雪在这种状态下,哪有心思去管程一之,可程一之却在盯着她看。等到了目的地后,程一之先下车,而后优雅地将林思雪从车中牵出来,再将外套从林思雪的手上接过来披在她的身上。

  当程一之走到酒店大门时,几个服务员赶忙围了上来,而后穿过旋转门,进了电梯到了9楼的顶级观景房,只见房中有一张圆桌,桌旁的小提琴手对他俩鞠躬微笑,门口处还要三个白人女仆在那端着盘子等待吩咐,窗外绚丽的霓虹灯凸显着天使之城的辉煌,独立成户的洋房凸显迷惘,洛杉矶河耀眼的光芒却有一种近代的沧桑。程一之牵着林思雪的手走到桌旁,绅士地将座椅移开请她入座,都坐定后,一道又一道精致的菜络绎不绝地被送上来,不由分说,程一之拿出一个小盒子,盒子上有着翡翠镶边,一只5厘米小花,不知是真花还是假花,被点缀在盒旁。

  程一之一边用叉子弄起一小块鳕鱼肉,一边对林思雪说:“这是我母亲要我带过来送给你的,你打开看看。”林思雪呆坐在那,没有去看那盒子,而是端详着眼前“长江”刀鱼,这是她家乡的名菜,与她在家乡所吃的不同之处是,眼前的鱼多半是在洛杉矶人工养殖的。

  程一之看到林思雪一直盯着眼前的菜,便放下叉勺向他问道:“怎么了,这是你老家的菜。”

  “我知道,但是这只是形似罢了。”

  程一之身子略微地颤了一下,问道:“怎么了,味道不对吗?”

  “不是,它太精致了,应该是一个厨子做了一下午。”

  听到这话,程一之先是笑了几声,然后对她说道:“从前有一个人,云游四方,等他走到庐山时,庐山驰名天下的白云使得他觉得生活在仙境之中,为了留住这种感觉,他找了四个坛子,将庐山的一些云雾装到了坛子中。回到家后,将这四个坛子分别放在家中的四个房间内,用以来熏染他的府舍。这些中国菜能出现在异国他乡,其原理与其相似。”说完这话后,程一之将两只手放到桌子上,然后伸直了手上前抓住林思雪的手,继续说道:“思雪,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你和你母亲,你与姨母很相似,你们都是倾国倾城的人物。”

  林思雪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知道程一之这举动和这话的意思,但这种迷茫反而使她恢复了冷静的本貌,面无表情的样子使得程一之放开了她的手,只管把这小盒子放到林思雪的手旁。

  当他们下楼重现出现在酒店门门口时,一个白人女人正巧走到他们身边,在简单的欣赏后,这女人带着深邃的笑用英文说:“你们二位是罗曼蒂克的现世情人。”回去的路上,林思雪是困顿的,她不知道自己与程一之出去的意义,她想起了母亲,如果母亲处在她的状况下会怎么做呢,透过车窗,雨已经停了,月上柳梢头,在路灯的衬托下,天空宛如一幅青色的泥金笺。

  回到寝室后,在浴室里,林思雪立在镜子前,先是用小方块的棉质蘸了水擦去脸上的粉黛,然后开始脱下衣服,在她脱完衣服后,她开始在镜前审视起自己的身子。端庄、柔静,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她发现自己的身子慢慢发育成了翘丽的模样,就连她自己也看得入了迷。

夏晚归鸿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