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掩青尘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三章 抓住手心的爱

  当我们在叙述了林思雪和梁衣各自的人事关系后,有必要去想起那被斯嘉丽疯狂追求的约翰里德。那晚,在知道斯嘉丽派自己的心腹打入棒球俱乐部后,约翰里德便想着去佩西楼找斯嘉丽,向她好好地认真地清楚明白地说清楚,他,约翰里德是永远不可能与她在一起的,当然这样类似的说辞约翰里德也早已对她说过很多遍,其效果已经被事实所证明是一点作用也没有,但这一次,约翰里德是准备豁出去了的,同时他要向斯嘉丽点明,他早已有了自己所爱的人,而且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相信她知道了这一点后,会主动退却的。

  这一次轮到约翰里德站在斯嘉丽的寝室楼前叫战了,几个女生带着奇异的眼神看着她,不一会斯嘉丽就从六楼飞奔了下来。斯嘉丽下来时身穿一身白裙,鞋子也只是家用木屐,这一身装扮使得约翰里德相信她全身上下只穿有这一件白裙,里面肯定是别无它物。这样也好,动起手来,斯嘉丽也会有所顾忌,毕竟打架的话势必会掀动她的裙子。

  斯嘉丽走到约翰里德身边,然后带着甜蜜蜜的笑对他说:“里德,这是你第一次来找我。”这时约翰里德便道:“这一次我是来好好和你说清楚的。”还未等约翰里德说完,斯嘉丽就抢先说:“里德,你说,我听着,如果你说一晚上,我就听你晚上,如果你说一个月,我就……”

  约翰里德大喊一声,打断他的话,然后高声喊道:“斯嘉丽,你知道我不爱你,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我,对我没有用错词,你就是一直在骚扰我,干扰我的日常生活,我对你非常非常讨厌。如今,现在这个晚上,我除了来表示对你厌恶外,还要向你说明,我早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她端庄、美丽、大方、可爱,如同一朵莲花,看到她我便忘却一切,等到大学毕业我就要向她求婚,我们将会很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然后会有自己的家,自己的孩子,我们会有属于我们真正的爱,你懂什么叫真正的爱吗!”

  等约翰里德喊叫完后,他平复了下心情,然后向斯嘉丽望去,令他苦恼和困惑的是,斯嘉丽显得很平静。许久斯嘉丽说道:“你的意思就是,是因为那个女人,你才不喜欢我的。”约翰里德被问的有些发懵,他心想,这个斯嘉丽真的是不可理喻,我说的重点是我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她现在却抓住这一点,但他又想,只要最后斯嘉丽能不再骚扰自己,不再去“爱”自己,管她怎样理解呢。于是他便说:“如果你能永远地离开我,那你这样的理解也可以。”随即转身边走了。

  约翰里德带着自豪的神情走回自己的寝室,他所迈着骄傲的步伐边走边自言自语,这样的状态就如同一个将军打了一场胜战。

  约翰里德回到寝室的时候,他的室友正在吃宵夜,无线电里乐声悠扬。他的那间寝室,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扁舟,被那音波推动着来回荡漾,那盏浅黄的薄纱壁灯似乎是幻境里的云雾,人在屋中,飘飘荡荡,心旷神怡。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约翰里德也走到了室友的旁边,拿起一个铁叉,弄了几块意大利白干酪条送入嘴中。

  之后的一个星期,斯嘉丽都没有再来找约翰里德,于是他便欣欣然地四处游乐,他对梁衣说,他这是弥补一年来自己被斯嘉丽所残毒的心灵创伤。他还重点和梁衣说,现在他所生活的空气里,仿佛有一种丁香花的香味,自己的世界里头,满是温雅、悠闲、无所谓的时间,世界的景观全是爽朗的清晨,板板的绿草地,寂静的云和盛开的花,那肮脏、复杂,不可理喻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梁衣真心为约翰里德高兴,他也感觉约翰这一年来所承受的压迫太大了,但他又有些担心,斯嘉丽这样的一个人,有美貌有毅力同时还十分狠心的一个人,怎会在受到羞辱后,而不去回击,他把这担忧告诉了约翰。

  约翰顿了顿,从背包里拿出了自卫电棍,狠狠地对着梁衣说道:“如果她还敢来找我,大不了和她拼了!”梁衣叹了口气,让他收了电棍,答道:“好好的吧,别惹出什么大事。”约翰说:“不是我要惹事,我一米八的身高,你再看看我胸前的肌肉,我这样的一个人被一个不要脸的女生欺负成这样,”约翰声音逐渐悲切,咽了口口水后继续说:“我不想忍了,不管怎样,大不了拼了,大不了就不读书了,大不了我去到我爸的工厂当工人。”梁衣见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等到了星期一,上学的日子,在蓬勃楼的美国建筑理论课上,约翰里德感觉有点奇怪,他所暗恋着的Karida(卡丽妲)怎么没来上课?等到中午时,他找到梁衣,劈头便问:“卡丽妲呢,你有看见她吗,我今天上午在课上都没看到她。”梁衣道:“她没来吗,我没注意啊,她不是你暗恋的人吗?”约翰道:“对呀,她是爱于学习的,不可能不来上课,难不成是生病了。”梁衣在草坪上拣了一张长凳坐下,约翰也坐下了。隔了一会儿,噗嗤一笑道:“这段时间入冬了,感点小冒很正常,我寝室还有些药,有几盒没开封呢,我给你,你去送到她寝室。”听完后,约翰里德也笑了起来,他就之前下雨时找到机会送了一次卡丽妲到寝室,平常也就是在一些小组作业中有些交流,除此之外还未得到什么契机去进行沟通,现在的确不失一次好机会。

  于是他二人赶忙去到梁衣寝室拿出了那几盒饭,在去卡丽妲的寝室的路上还买了一份饭叫上了个社团中的女同学一起去卡丽妲的寝室,而梁衣则待在食堂静候佳音。

  十几分钟后,到了卡丽妲寝室的楼下,约翰里德走入寝室门内,对着门口的女保安说:“我想上去找个人,建筑院的卡丽妲,她生病了给她送点药。”保安让他和随同的女生先坐下,然后去翻看人员名单手册,五分钟后,从保安室内出来,对约翰说:“她两天前就退学了,现在学校没有这个人了。”

夏晚归鸿 · 作家说

小伙伴们,推荐票是更新的动力啊!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