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极道,从铜皮铁骨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三章 万世红尘刀(感谢啡色之月的两张月票!)

  河西府西南群山深处,方圆几里的矮树全被腰斩。

  簌簌枯叶飘落,一道身影紧随惊艳的刀光而来,将赤阳灵芝轻而易举的采走,踏空几步便不见背影。

  白青看着黑山蟒毫无还手之力地被烧成枯骨砸在自己面前,眼神复杂。

  不由想起来那一日被妖皇之劫吞没的身影。

  没想到你已强悍到如此地步了吗?

  幽幽鬼火钻进黑山蟒的头骨中,它昂起颅骨站在白青身后。

  庞仲也是收回煞元,血河环绕身周,喃喃道,

  “好生霸道的一刀!”

  白青心里五味陈杂,缓缓吐出一口气,平静道,

  “怎么,还想再打下去嘛?”

  袁休眼神冷冽,这打破战局的一刀可不仅仅是威慑,刚才受了伤的万兽宗弟子刀意伤身,险些元神破碎。

  这也与陈夏经历了接连几场大战后断雷刀法突破到了四层有关,他在刀道上本就积累深厚,突破不过是水到渠成。

  断雷刀法突破到第四层后,堪堪触摸到了刀意层次。

  袁休冷冷看了白青一眼,拿出一粒丹药给受了重伤的那人服下,挥手一召,一个翼展三丈长的大鸟飞来将几人驼起。

  袁野也是轻笑一声,淡淡道,

  “白青,你得明白,今日可不是你等将我们逼走的,我们来日再会。”

  一阵大风升起,万兽宗的众人倏忽间飞向天际。

  白青再也支撑不住,晃晃悠悠的跌倒在地。

  “此等人物,恐怕不会籍籍无名。”庞仲也不好受,即使有血河相护,也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如此年经刀意就已初具雏形,要是我怀清峰的人该多好。”白青摇头道,随即冷眼看向万兽宗等人离开的方向,“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光复怀清峰的。”

  庞仲看到白青并未失去斗志,也是调侃道,“人家未必瞧得上嘞。”

  而此时青夜鸟的背上,万兽宗的几人也是在谈论着那神秘人影。

  袁休目光直视前方,平静道,“凉州气象有风云汇聚之势,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还是小心点为好。”

  袁野手指轻点,一道青光飙出,化为一道防护罩抵挡高空上的劲风。

  “就是不知那人是敌是友?”

  袁休笑了笑,淡淡道,“这个倒不用担心,那种无双之人不会轻易靠向任何一方的。”

  青夜鸟一振翅便轻易远去数里,消失在了天际。

  此时不知身后事的陈夏正捧着赤阳灵芝看来看去,丝丝灰雾从其上源源不断地涌出,最终定格在9800/5000。

  没白来,确实没白来。

  他心头狂喜。

  这些灰雾在兑换那个机会后还会剩下四千八百点。

  这么看的话,当下对功法神通的突破并没有什么刚性需求,四千八百点灰雾足够应对突发情况。

  陈夏心念一动,“获得一次抽取所接触物品历任主人一次功法的机会。”这行小字隐没下去。

  他选择的抽取对象是青元玉坠。

  脑海中好似出现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说不清道不明,一片漆黑。

  蓦然间一道刀光将整片天幕撕开,朝陈夏斩来。

  他只感觉元神撕裂般的剧痛,险些当场昏厥过去。

  好一阵子陈夏才缓过劲来,仍然感到头昏脑胀,勉强定住心神,灰雾面板上出现了新的信息。

  万世红尘刀(未入门)

  亏得我炼神诀加点到了第三层,不然元神可能都要被斩开了,哪有这样坑主人的面板,陈夏心中一阵无语。

  不知我何时才能斩出那样一刀,陈夏心中对万世红尘刀充满期待,很显然功法来头不小。

  就是现在还尚未入门,不能加点。

  赤阳灵上的灰雾被吸收完后,并没有什么变化,陈夏把金无涯唤了出来交给他鉴别一下。

  “这是?”金无涯眼中一亮,惊讶道,“赤阳灵芝!”

  “没想到老大你还能得到这玩意。”金无涯又细瞧了几眼,“年份应该在一千五百年左右。”

  陈夏也是心里一喜,虽然他有着灰雾的催化功能,对药材的年份并不太看重。

  但寻常药草往往只能催生到几十年到两百年左右,而赤阳灵芝或许可以远远突破这个上限。

  金无涯把赤阳灵芝移植到了青元玉坠内的药田上。随后向陈夏说道,

  “赤阳灵芝对修炼火属性或者炽烈霸道的功法的武者有大用,光是五百年份的就可以卖出天价。”

  陈夏微微有些惊讶,这东西看来很珍贵啊,要是能化为己用就更好了。

  赤阳灵芝和紫气青元玄功并不太契合,但如果能再融合几部属性相近的功法,或许能事半功倍。

  他有了打算,立即决定在沼泽丛林多待几日,采集药草卖出去。

  沼泽深处可以说是遍地是宝,但也处处都是危险。

  刚采了一朵黑厄花,陈夏就被几头乌子鳄围住,个个体型都有三四丈长。

  金无涯抽出好久没用的建木棒,“呱”的大叫一声,狠狠地抡向乌子鳄的头顶。

  陈夏这次没选择用青圣恒绝火对敌,毕竟鳄鱼皮也是很值钱的,全烧毁了不等于是在割陈夏的肉嘛。

  他撸起袖子加油干,赤手空拳上阵。

  乌子鳄摇晃着尾巴,张开长嘴,锯齿状的大牙颗颗显露,觊觎着眼前这两个生机勃勃的血食。

  但没过一会,它们就知道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一双虎虎有力的拳头把它们打得皮开肉绽,陈夏直接骑在乌子鳄头上,拳头上雷电狂闪,化身电击小子一拳一个将它们头颅洞穿。

  金无涯那边也嗷嗷直叫,给乌子鳄一顿狂捶。

  陈夏看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后,抽出断魄细致地将鳄鱼皮剥了下来。

  这才是一把好刀嘛,他洋洋自得。

  既能上场杀敌,也能赚取白银。

  即日的连番战斗他也不显疲惫,很快就打扫好了战场。

  两日后,陈夏和金无涯都是一脸兴奋的溜出沼泽丛林,显然收获颇丰。

  金无涯回到青元玉坠内把这些五花八门的药草都移植好。

  接着,陈夏“千山万水,一叶扁舟”发动,几步跨出,就已远离这片泥炭沼泽,朝着河西府城的方向赶去。

偷袈裟的大黑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