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之极道,从铜皮铁骨开始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五章 符文

  河西府的一处幽长巷道内,张青漠然地看着眼前已走到绝路的男人。

  狰狞的恶鬼面具被他覆于脸上,转过身来,清亮的月光将两人的界限划开,一明一暗。

  他拧了拧手腕,“噢?愿闻其详。”

  “拍卖会上那些奇怪的药材是你出手的?”

  陈夏略微有些诧异,自己的一个马甲不知不觉就暴露了,不过也无关紧要,宰了便是。

  “你先活下才去考虑别的吧。”

  他全身青色火焰蔓延,犹如地狱杀出的恶鬼,身形拔地而起,原地炸起一道深坑。

  包裹着青圣恒绝火的拳头在张青的瞳孔中迅速放大。

  他折扇“啪”的一声打开,挡在面前。

  但下一刻,折扇连同胸膛直接被打得凹陷下去。

  张青心底一颤,他这把折扇可是用巅峰妖王的兽骨炼制的,上面还刻有一些小型符阵。

  一口鲜血止不住的喷出,他神情再也不复先前的淡然。

  陈夏淡淡地啐了一口,“比我还能装。”

  张青缓过神来,碎裂的折扇化为一把把泛着寒光的短剑在空中一闪,疾速冲向陈夏。

  陈夏狞笑着挥出拳头,一下下把利骨都打成碎片。

  而此时张青已完成蓄势,长剑用力刺出,力量汇于一点,一道微不可察的剑气飙出。

  只听“铛”的一声碰撞,剑气在陈夏掌心处寸寸崩裂。

  他瞳孔放大不可置信地看着这一幕,单手紧握,扬起一阵狂风。

  张青脚尖轻踏,正欲借着大风脱身,突然感觉后背一凉。

  陈夏不知何时已出现在他的身后,一拳如长枪轻易地贯穿他的护体罡气,接着漫天青焰烧来,他只感觉浑身一痛,失去知觉,化为一道飞灰消散在了天地间。

  狰狞的恶鬼面具下看不清表情,“还得回去练练,当然是下辈子。”

  他拾起掉落在地上的神秘龟壳,“万物生长,我为其一”全力放开后察觉到附近无人,摘下面具,晃晃当当地走出小巷。

  陈夏变幻为原样后回到客栈房间,迫不及待地拿出《炽雷双元术》。

  顿时大量的灰雾涌出,约莫增加了九百点,他估摸着应是世家初立那段时期的功法。

  他认真翻阅了一会后,发现是火、雷双属性的功法,与紫气青元玄功契合度不高,但气海内的先天真元经过上苍之种和青圣恒绝火的淬炼,融合的难度大大降低。

  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后,炽雷双元术入门,因为功法残缺的缘故,陈夏走了一些弯路。

  元雾仓内精纯的元气疯狂涌入陈夏气海内,一千五百点灰雾点投入进去。

  气海内光芒大放,先天真元上四色轮转。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两门功法完成融合,陈夏一时没有好的灵感,功法名没有变动。

  紫气青元玄功再次蜕变后,陈夏明显感觉到上苍之种在气海内更加活跃,先天真元的质量提升。

  主修的功法完成蜕变,陈夏离先天大圆满更近了一步。

  眼下凉州形式波云诡谲,众多世家嫡系和大宗真传弟子纷纷下场,实力自然是越强越好。

  接下来是这次拍卖的意外收获,神秘龟壳,刚一入手,陈夏就感觉冰凉刺骨,灰雾数量暴涨,最终定格8000/5000。

  光是这个龟壳就给他提供了近三千的灰雾点。

  陈夏心底一惊,这东西恐怕大有来头。

  他不知道其上刻着的是什么,但他隐约记得秦希的阵图上刻着相似的玩意。

  想了片刻后反正留在自己手里无用,不如卖秦希个人情。

  他走到秦希房门前,敲了敲门。

  没一会“吱呀”一声,秦希探出了个脑袋,脸上乌漆嘛黑的,哪有还有之前光彩照人的样子。

  “你这是炼丹技术又取得突破了?”陈夏疑惑道。

  秦希尴尬地笑了笑,“这也算是吧。”毕竟这次没炸炉不是吗。

  他没有和秦希探讨丹道的想法,拿出神秘龟壳后,询问道,

  “你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秦希仅仅扫了一眼,慵懒的眼神就变得凝重。

  “这是近古时代的符文。”秦希摩挲着粗糙的龟壳表面。

  “符文?”陈夏疑惑道。

  “对。”她眯眼看着年代久远的龟壳,“符文具体起源什么时候不可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发扬光大于近古时代,是一种沟通天地之力的符号或者文字。”

  “沟通天地之力吗?”陈夏微皱眉头。

  武者在突破到神藏境界后,其中一种能力就是沟通天地之力,使自己功法或者神通的威力成倍成倍的增加。

  秦希耐心解释道,“神藏武者沟通天地的能力和符文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早在近古时代初期,人族先贤就靠符文布下天地大阵,一举诛杀多位妖族大能,成功奠定了人族初期的大优势。”

  陈夏不由得想到青元玉坠内的“天地玄火残阵”,不知道其中是否有符文的存在。

  “那这龟壳上的符文有啥隐藏的含义不?”

  秦希一时间有些吃不准,“符文可以说是天地之力的具现化,得靠特殊的场景才能解读,我可能得研究两天。”

  “没事没事。”陈夏摆摆手,大方道,“送给你吧,反正我也用不上。”

  秦希微一挑眉,“这哪行,刻有符文的东西价值都难以估量的,我哪能占你便宜啊。”

  陈夏故作不在意地样子,“那你随便给点银子就行了。”

  她思索了一会,“一万两你看怎么样?”

  陈夏一时有些愣住,可恶啊,还是低估了富婆的力量。

  “是不是少了点?”秦希有些难为情。

  “没有没有。”陈夏连忙摆手,他哪好意思漫天要价,再说秦希要是研究出什么会不和他说嘛。

  回到房间后,他闲来无事,开始参悟起了万世红尘刀。

  抽取到这门刀法后,他一直没有时间参悟,眼下静下心来,却觉得处处充满玄机,一时间抓不住头绪。

  寻常的刀法总会有一个总纲介绍刀法的特点与大致脉络。

  但获得万世红尘刀后他脑袋空空荡荡,竟然毫无思绪。

  难道是灰雾面板出错了?

  他很快打消这个想法,不过连入门都达不到也太过匪夷所思。

  一时间他脑袋有些混混沉沉,竟睡了过去。

偷袈裟的大黑熊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