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君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四章 芷菡上门

  安俊独自在办公室里签阅文件,或许都知道他要处理积累下来的事务,也没有人来汇报工作,直到午饭时间颜珊敲门进来提醒他,方才起身同她一起去餐厅用餐。

  餐厅里人很多,时时有员工与他打着招呼,安俊和颜珊混在人群里排起了队。这时霍国强、陈绍奎也来到餐厅,看见安俊连忙上前打招呼。

  安俊二人打好饭,端起餐盘找了一个空桌坐了下来。不一会儿,霍国强和陈绍奎也打上饭,过来与他们坐到了一桌。陆续李加来、张懋英等一干在餐厅用餐的集团高层也端着餐盘在安俊一桌的周围坐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自己周围吃饭的众高管,安俊心里有些惘然,这是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也容易给众员工带来管理层抱团,与普通员工划界的错觉,最是他不希望发生的。

  今天他们这么做或许是对此前有关自己的谣言带给员工多少有些离散的人心贯注凝聚力,也是他们想表明对自己一心拥戴的态度吧。

  想到这里,安俊眼睛一一在他们脸上扫过,却见大家不约而同纷纷轻轻点头致意,一时他心里生出无限感动。

  安俊二人率先吃完饭,起身跟大家打了一声招呼,又扫了一眼众员工点了点头,方欲与颜珊一起离开,却意外发现餐厅尽头江向东抬头迎着他的目光,脸上张了张,现出虚假的笑意,心里暗自叹息。

  快到下班时间,颜珊敲门进来,手里抱着文件盒,看了一眼已然空空的水杯,过去给他续了水,临出门忽然回头,一张俏脸带着狡黠的笑意看了安俊一眼。

  安俊忽然心里一动叫住她,“嗯,笑什么呢?你和你的闺蜜沐兮的事,你不给我说点什么吗?”

  颜珊闻言,嘴里嘟哝道:“女孩子之间的事,怎么好说给你听啊?”却见安俊拿眼瞪她,连忙改口,“好吧,我说了公司女孩子对你花痴的事,沐兮还不信呢……她还让我提醒你约饭,我看你忙,没敢说。”

  安俊见她说话没有隐瞒,也没有再为难她,“改天吧,忙过这一阵,便请你们,你先帮我想想去吃什么……你忙完便下班吧,我再批阅一会儿文件就走。”

  说完挥手让她出去,却掏出手机给傅芷菡拨了过去,几声后听见她的声音,“安俊,怎么了?”

  安俊听见她柔柔的声音,心里泛起浓浓的爱意,“菡儿,今晚跟我回家陪爸妈吃顿饭,好不好?二老也想见见你。吃了饭,我再送你回家。”

  傅芷菡闻言,也很想去看看安俊久病的父亲,只是第一次去见他父母心里有些忐忑不安,“去见你爸妈啊,我有些害怕呢!”

  安俊听了,心里高兴,“菡儿,不要怕,爸妈和蔼可亲,对人可好了,他们听我说起你,高兴着呢。”

  当安俊来到汉舍丝艺馆时,芷菡早已经收拾妥帖,此时她正坐在销售大厅的条案后,拨弄着琴弦弹奏一曲《流水》。

  安俊摇手止住了阿香的招呼,悄无声息来到她的身后,看着她那细长白皙的脖颈上一张毫无瑕疵的侧脸,凝神静气细听,顿时有些痴了。直到一曲弹罢,阿香上前招呼他,方才醒悟过来,讪讪一笑,来到她的身前轻唤一声“菡儿”。

  “啊,你到了啊。”傅芷菡连忙起身,飘然来到安俊身旁,一袭紫色束腰的长丝裙更显她娇躯的细长。她挽住他的胳膊摇了摇,娇嗔道:“怎么也不开一声腔?突然冒出来吓了我一跳。”

  “看你弹得用心,所以,没有打扰你啊。哎,不想这曲《流水》也被你弹奏这般好,看你那手指在弦上滚拂轮蠲,娴熟至极,把流水的情态描摹得生动无比,真让我听得入神了,菡儿也太聪慧了。”安俊由衷赞道。

  “你没瞎扯吧,我怎么听了都有些脸红了?”傅芷菡嘻嘻一笑,再次摇了摇安俊的手臂,阻止他再说下去。

  二人出门,街灯已然亮起,闪烁的霓虹灯把整条街妆点得如梦如幻,虽然天气依然炎热不堪,却是游人如织,热闹非凡。

  他们迤逦而行,一路吸引众多少男少女的目光,纷纷举起手机拍了起来,场面顿时有些混乱。陶乐军和一众安保人员立刻趋步上前将二人围了起来,直到进了停车场坐上车,大家方才舒出一口气。

  汽车很快顺利到了家,进了客厅,安俊意外见到自己小姨和姨父正坐在沙发上,与爸妈说着话。心想当是芷菡初次上门,母亲邀请他们一家子过来作陪。

  杜莫菲看见傅芷菡进门,连忙招呼道:“芷菡来啦,好久没有见到你,还怪想你的呢。”

  原来,姨父一家子与傅芷菡早已相识,自己表妹周嫣然更是她的闺中密友。

  杜莫菲说着起身迎着她,“我们过去吧,我来给你介绍,”说着话,已是来到江仲平夫妇跟前,“这是俊儿的母亲杜阿姨,这是俊儿父亲江伯伯,以后你随俊儿叫我小姨就好了。”

  傅芷菡上前一一躬身行礼,“江伯伯好,杜阿姨好,周叔叔好,小姨好。”虽然落落大方,一张俏脸上却是红红的有些羞意。

  杜歆然眼见她生得美丽,行止有度,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脸上顿现欢喜。杜莫菲见状笑道:“芷菡真是个可人儿呢,过去挨着你杜阿姨坐,一起好好说说话。”

  杜歆然也温言说道:“芷菡,过来陪着阿姨坐坐,说说话。”待傅芷菡坐下,方才又道,“原来芷菡与我家然儿早已认识,还是好朋友,与我们家还真是缘分不浅呢。”

  傅芷菡幼年失恃,如今见安俊母亲慈祥温和,倒是符合了她对母亲的设想,心里顿时对她生出对于母爱的渴望和依恋,“阿姨,嫣然是去晋安路游玩,喜欢上我们馆里的丝艺品,便去得勤了,我们也就玩到了一块。”

  这事杜歆然早已听自己妹妹说过,这时又听傅芷菡亲口说起,心里更是高兴,“那就好了,然儿自小就跟俊儿一起长大,兄妹感情好,你跟他俩能玩到一块,他们可是多了玩伴,也不会感觉那么孤独。”

  傅芷菡微笑道:“我也少有兄弟姊妹,小时候也特别孤独,后来上学了才好了一些,只是祖母要求严苛,课外学习花去了很多时间,玩耍的时间少得很。”

  杜歆然看她浅浅而笑,温柔而纯真,特别惹人怜爱,绝然没有时下女子常有的做作和俗媚,不禁由衷赞叹道:“你祖母真是世间少有的好祖母,责任心强又见识远大,把你教育得这么优秀……前些天看了俊儿收藏的绢扇,真是好有灵气,你们做得太好了。”

  杜莫菲在旁边附和道:“那是当然,去年我们偶然去了他们丝艺馆,见了他们制作的绢扇、绢画就爱了,然儿见到芷菡更是走不动路了,后来逢着寒暑假就时常赖在芷菡的丝艺馆。你儿子更夸张呢,第一次去就买下他们丝艺馆所有的绢扇,更是对芷菡一见钟情。”

  傅芷菡听她这般说,脸上一下便红了,拿眼看向安俊,恰好他的目光也看了过来,二人目光甫一接触,他憨憨一笑,芷菡赶紧埋下头却没敢说话。

  杜歆然看傅芷菡羞涩模样,连忙瞪了自己妹妹一眼,“哦,然儿也该放暑假了吧?怎么还没见她人影呢?”

  杜莫菲知她拿话岔开,连忙回道:“她不是忙着备考嘛,说还要过些天才回来呢。不然,早就来粘着他哥哥和芷菡了。”

  傅芷菡这才抬起头,轻声地道:“是的呢,她正在参加新东方托福培训,结束了就回来……江伯伯,您身体可是大好了?我本该早早来看您老人家。”

  江仲平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心里对她也是赞赏不已,这时听她相问口里回道:“没关系的,我这病已然好了,再过些日子都能独自出门,也能少给俊儿和他妈妈拖累。”

  几人正说着话,曾姨出来告知菜已经摆上桌,杜歆然忙起身道:“芷菡,走去吃饭,太迟了,别让你饿着。”说罢又去招呼周启福。

  芷菡进了餐厅,却见一张大大圆桌上摆满了一桌的菜,心里又吃惊又疑惑。

  安俊看她脸上表情,埋头在她耳边轻声道:“我在去你那里的路上,给庐舍打电话让他们送过来的,这么短时间家里当然是做不出来的。”

  芷菡听了,没有吱声,脸上却现出欣然之色,心道:你倒是心急让我来见家长了。多半还是临时起意呢,既想回家陪伴自己父母,又想着见自己。

  江仲平、周启福坐在了首位,下手自然坐了各自的夫人,安俊和芷菡坐到末位,芷菡被杜歆然拉着坐在了她的旁边。

  满桌都没人喝酒,曾姨制作了酸梅汤给每个人倒了一杯。大家也没讲究虚礼,敬酒也是免了。只是安俊母亲不时拿着公筷给芷菡夹菜。

海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