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君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五章 案件告破

  满桌的人吃得很安静,只有杜莫菲偶尔说上几句话。“俊儿,你这菜是在庐舍喊的吧?好像味道比以前好了许多。”

  安俊见问有些疑惑,“不会吧?我回国后吃了好多次都这味道。小姨,你不会许久没吃,忘了它的味儿了吧。”

  “怎么会?当初倒是去过几次,只是味道不怎么好,后来就不去了。呃,好小子,你那意思是说老娘老了,记性不好了?”杜莫菲说罢,在安俊胳膊上拧了一把。

  安俊脸上苦笑,自己小姨就是胡搅蛮缠,看了一眼芷菡,“我哪有那意思?小姨年轻着呢。”

  芷菡看着姨甥互掐,心里暗自好笑,小姨倒是真不当自己是外人,又不敢去看,埋着头小口小口地吃饭,生怕不小心招惹上她。

  或许一家子见惯了这般场面,也没人去说,满桌人就在如此气氛下吃完饭。

  安俊和芷菡随众人下了桌,“菡儿,趁着姨父过来,我跟爸和姨父去茶室商量商量集团的事。你陪着妈妈和小姨说说话,一会儿便送你回家。”

  三人进了茶室坐下来,安俊一边给二老煮茶,一边简单讲述了去西楚的经历。“姬莫希家主爷爷对我可是恩重如山,不仅赠我宝剑授我剑法,让我去了黑风岭历练,修为更提升了一个大境界。”

  江仲平先前听他略略说过,这时再次闻言也没有那么惊讶,周启福却是大吃一惊,“隐世家族神龙见首不见尾,极难相遇,俊儿得了机缘与他们朝夕相处多日,不想姬家对俊儿却是这么仁义重情,今后可要好好把握,用心结交,不可失了礼数。”

  安俊道:“孩儿省的,此次去姬家,倒是把老江家的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只是如今又冒出来罗索斯家族,他们的掌门人梅里·罗索斯竟然是西夷天位智者派开宗立派之人,门下弟子众多。这罗索斯家族不仅富可敌国,更是修为了得。

  “当前梅里座下五子已先行来到我华夏,准备对付我华瑞。所幸这五子我已经碰面了三子,倒是没有吃亏,不过他们已经开始资本做局了,姬爷爷让我一心应付五子,梅里由姬江两家去对付。”

  二老乍闻梅里之名,心里骇然,江仲平道:“俊儿,华瑞怎么会招惹上这个西夷金融大鳄?他能在华瑞这里捞到什么大好处?”

  安俊见父亲心里着急,竟然说话都如此直白,“这梅里早已在谋局做空我华夏,却受到姬江两家的钳制难以实施,所以想要首先对付他们。这梅里受三叔父子蛊惑,当我是老江家人,也是姬家要庇护的人,便前去挑拨老江家钱堂来对付我,现在眼见钱堂话事人和他的子侄被国安控制,靠不住了,又与三叔父子合谋来对付我,三叔父子一直是老江家钱堂在华瑞培养的代理人,这梅里一心想着挑起姬江两家构恶内斗,而无暇护我华夏。”

  二老顿时心里惘然,“俊儿,你独自如何去斗那梅里的五子?他们可是人多,如果梅里全力支持,我们可能抵挡不住。”

  安俊道:“如果单纯以武力对付五子,我倒是有信心赢得了他们,只是资本做局还有所不及,所幸姬家几位哥哥已经动身前来助阵,也不会怕了他们,这次定让他们铩羽而归。”

  二老见他这般笃定,心里倒是安稳了不少,思忖那梅里种种传闻,周启福还是嘱咐道:“俊儿,你一定要高度重视,梅里可是玩弄资本的老手,他的儿子耳濡目染,必然也是了得,你务要步步小心对付。”

  安俊自突破至魂动上阶,心性已是沉稳无比,心识更是强大,见二老担心又道:“姨父,我们会小心的,你们放心吧。今天我之所以答应合作,就是想从这些项目上与他们交接上,捆住他们手脚。”

  周启福闻听,心里顿时明白过来当时他怎么没有听他的劝说,执意要那么做又不做解释。“好吧,我们相信你能战胜他们。”

  看他脸上眉心舒展,安俊心里也是安稳下来,忽然想起来历练所得的一件宝物,“姨父,我去拿个东西过来。”

  不一会,只见安俊返回来,手里捧着一个朱红色的匣子:“姨父,这是师祖让师叔转交给我的几份藏药方子,你带回中心安排人好好研究,尽快制成藏药成药上市,好成全师祖的悲悯之心。”

  江仲平闻言有些疑惑,“俊儿,你的师祖?我怎么从来没听你师父说起?”

  安俊道:“师父出家后,遇上黄教大德云游吴越,住锡法云寺,便传授了师父神象卷和伽罗拳。这次我在姬家历练,碰巧遇见了黄教派出来镇守魔湖的师叔,方才得知。”

  江仲平恍然明悟,何以寺里高僧辈出,唯自己二叔一身修为高绝,却不闻其他僧侣有何功夫,原来他所学竟然非法云寺所授。

  周启福安静地坐在旁边专心致志翻阅几张藏传药方,发现这些药方远比已经上市的那些藏成药更具经典性,在抑痞祛瘤、止痛、止血、止水方面更能发挥疗效,决定亲自带头展开研究。

  三人出来已快九点,芷菡见了安俊,立刻起身乖巧向众长辈辞了行,挽住他的胳膊往门外走去。上了车,依旧安保车前后护卫着,向临安城区驶去。

  由于最近遭遇太多事故,安俊也格外小心,直到将芷菡安全送到家,方才返回家。

  警署新闻发布会,于第三日上午在警署会议厅举行,宣布了华瑞医药集团临安制药厂投毒案三位犯罪嫌疑人李大牛、江向东、江安玺以危害公共安全罪,移交检察院提起公诉。

  陈绍奎受邀参与了新闻发布会,全程听取了投毒案三位犯罪嫌疑人经侦破获取的犯罪事实。会后接受了媒体采访。

  记者是一位二十多岁、模样俊俏的年轻姑娘,“陈总,你好。我是吴越卫视台记者郝佳佳,很感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郝记者好,不客气。”

  “华瑞医药集团作为全球五百强企业之一,也是全球研发和创新实力位列前五的医药企业,为推动我国医药事业发展、造福人民群众做出了重大贡献,很多患者都能感受到华瑞医药带来的实惠。这次产生自华瑞内部投毒事件,虽然没有给患者造成大的危害,但是负面的影响肯定还是不小,你们集团内部准备如何处理这一恶性事件?”

  “首先,我对投毒案中受到伤害的患者致以诚挚歉意,我们会负责到底,直至患者毒素带来的危害和副作用完全消失为止。”

  “我相信受到伤害的患者会对华瑞医药高度负责的态度给予华瑞更多的谅解,毕竟这起事故是犯罪分子所为,而不是华瑞恶意制假售假造成。”

  “谢谢,二是制定和落实更加严格的安全防范措施,确保药品和医疗产品安全。”

  “对,筑牢更加严格的安全防线是关键,虽然此前华瑞医药安全防范措施已经很到位,但是食药产品安全还应该得到更加严格的重视。”

  “三是严惩犯罪分子,他们在受到国家法律惩处的同时,我们还将给予开除出厂,永不招录惩罚。最后,我们再次对那些受到伤害的患者致以深深的歉意。未来我们将始终坚守医者仁心,不改初心,为解除更多患者的病痛,不遗余力奉献赤诚热血。”

  “犯罪分子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处,以告慰那些受到伤害的无辜患者。我们也相信华瑞医药会坚守初心,为华夏医药事业发展和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做出更大的贡献。”

  警署新闻发布会对案件侦破结果的发布和媒体对华瑞医药的正面宣传报道,很快引导了大量的正面的网络舆论,华瑞逐步摆脱了投毒案的恶劣影响。

  很快华瑞集团对投毒案的犯罪嫌疑人的惩处率先发出:安俊三叔江向东被剥夺了股份的收益权,并与李大牛一起被开除出集团公司。

  第二天上午,华瑞医药集团关于给予投毒案涉案人处理决定的新闻发布会举行,安俊亲自宣布了处理决定,并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香港凤凰卫视记者对于江向东的提问尤为尖刻,安俊也没有留情面针锋相对给予一一驳斥。

  这天晚上安俊回家,悄悄将处理结果告诉了父亲,江仲平怔神了许久,方才长长叹了口气,“咎由自取,也怪不得别人!”

海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