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君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六章 再遇袭击

  清晨,安俊依旧早早起了床,拉开窗帘,但见窗外风雨大作,树木狂舞,天地一片灰蒙,好些天来的持续炎热终于消散而去。

  他略略洗漱,便下到一楼的健身房打坐修炼。回来半个月,他的魂动中阶境界完全稳定下来,内气的掌控已是游刃有余。

  他运起神象卷催动内气在经脉里流动,丹童低眉敛目,盘腿悬坐于丹田里,不见丝毫动静。直到内气运转三个周天,方才真种大开,丹童醒转,天地灵气向着安俊所在的屋子汇聚,他的经脉里内气浓稠如流金滚滚流转。继而又运转六个周天方才收功起身。

  吃早饭时,忽然电话响起,拿起来一看,却是傅芷菡的来电,连忙接起:“菡儿,怎么了?”

  电话里传来芷菡娇柔的声音:“安俊,你在干嘛?雨好大,我不敢坐我司机车呢,你来接我去上班吧。”

  虽然安俊内心强大,但是遇上自己心仪的女子,每听她言语里的依恋之情,也难免泛起阵阵涟漪:“我在用早餐,一会儿就来接你吧。今天天不热了,你穿薄衣裤吧。”

  芷菡闻言,看了看身上刚刚穿上的丝裙,“哦,好吧,我这便换上。你一会儿将车直接开进楼下车库,我也好在车库里上车。”

  安俊答应了,挂了电话。很快吃完饭,跟爸妈道了别,下楼开门进了车库,陶乐军已经点燃火候着,他上了车吩咐道:“乐军,我们先去接了芷菡,送她去上班,然后再去公司。”

  大雨滂沱,狂风呼啸,一点没有停歇的意思。一路上汽车行驶得很缓慢,陶乐军开得也是分外小心。

  终于,汽车上了临安市三环高速,车辆顿时多了许多,双向八个车道都被占得满满的,车行驶得更加缓慢。

  足足又开了近半个小时汽车方才下了三环路,转入日落大道:芷菡一家子所住的、临着南湖的一座高档小区旁的那条大道。

  汽车刚刚驶过一个十字街口,忽然从左前方一个在建的工地上发疯似开出来一辆满载着建渣的大货车,向着安俊的座驾方向直冲过去。

  陶乐军看着猛冲过来的大货车,撞飞挡在它前方的几辆小轿车,毫无阻碍的冲向自己驾着汽车,只是受了前后汽车夹持,车行缓慢至极,根本无法躲避。

  安俊眼见便要撞了上来,连忙开门飞身下车迎了上去,催动内气包裹住全身,瞬间阻隔住大雨的浇淋,看着向自己冲过来了大货车,抬起右掌迎了过去。

  大货车瞬间停了下来再也前进不得,司机心下大骇,猛踩油门企图摆脱安俊的阻挡,向着他的身体碾压过去。

  忽然,安俊耳里响起咔嚓一声轻响,心识立刻看见一颗子弹从前方一栋楼的窗户里飞出,向着自己头部飞了过来,他略一侧头避了过去。

  咔嚓又响,又一颗子弹从后方一栋楼窗户里飞了出来,向着自己后脑飞了过来,安俊再次侧头避了开去。

  安俊恼怒,使出莫子丰传授的御物功“扭”字诀,一股扭劲忽然爆出,大货车眨眼间便侧翻过去。

  安俊不再理会,口里化声成线对车里的陶乐军说了句:“警察马上到了,你走不了了,我先去了,你临机应变吧。”他恍身抓起货车司机,瞬间消失当场。

  安俊驭气而起,飞身先去了前面那栋楼,飘然进了窗台,正在收拾现场的狙击手忽见安俊出现在自己身前,“啊”地惊呼一声,安俊一指虚点过去,狙击手缓缓向地上摔了下去,安俊连忙接起正要磕在地上的狙击枪。

  他放下司机和狙击枪,又驭气向后方一栋楼飞去,飘身从窗户进入房间,这名狙击手已经收拾好现场,正一手搭在门上,准备开门出去。他再次一指虚点过去,立刻跨前一步单手提住,飞身出屋,再次返回那个房间。

  他看着地上躺着的三人,心里很是惘然,怎么都不明白竟然又冒出人来跟自己作对?两个狙击手显然不是中国人。想罢,在那货车司机头上摩挲几回,然后再向他一指虚点过去,但听哼唧一声,瞬间醒转过来。

  安俊看他懵懂样子,脸上现出威严,诱导着说道:“你说,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那司机立刻吓得扑通跪倒在地,“王老大,饶命,那人太强了,强得变态,他直接堵住汽车,我朱老六再怎么轰油门车子都动弹不得,最后直接把满载着建渣的车子掀翻了。”

  安俊听了,脸上更见厉色:“朱老六,我们可是收了人家钱的,你竟然把事情办砸了,你说怎么办?”

  朱老六脸上更是吓成死灰,半天才道:“王老大,我们还是逃吧,我们根本惹不起李宁臣,更是惹不起他要对付的人。”

  安俊听他说到这里,知道在他这里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伸手在他头上再次摩挲几回,又一指虚点,朱老六立刻又昏了过去。他提起他又飘身飞出窗外,将他丢在工地门口,又驭气回到了那间房。

  他一直惦记着去接芷菡上班的事,看看时间已经有些迟了,连忙拿出手机拨了过去,只听她有些急切地道:“你到了吗?我收拾好了,马上给你开车库门。”

  安俊道:“菡儿,还没呢,雨太大了,车都开得很慢,担心你着急,所以,给你说一声。”

  安俊挂了电话,拖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方才挥掌向着地上两人身上拂去,立刻二人坐了起来。安俊语气冷厉道:“你们谁先说,谁雇佣你们来的?”

  二人冷哼一声却不言语,安俊心里着急去接芷菡,一指虚点过去,先点住了一人,然后几指向另一个人点了过去,立刻见他蜷缩起身子,不停地抖动,满身冷汗一会儿就打湿了衣裳:“我说我说,是一个叫老K的男子在网上约我们的,都是他联系我们。”

  安俊虚点一下,让他减缓了一些痛苦,“你现在给他拨过去。”

  他立刻掏出手机,找到最后打过来的一个号码,开了免提拨了过去,“嘟嘟嘟……”占线的声音,再拨依旧是占线。

  安俊知道在他这里也是找不到丝毫线索。但是,他还是存了一些侥幸,拿出手机给姬存武拨了过去,给他说了发生的事:“大哥,留下这两人还有没有用处?”

  姬存武道:“安俊,你说了地址就离开吧,马上有人过来将他们带走。”

  安俊挂了电话,又跟陶乐军拔了过去,却听对方抢先说道:“江总,这里马上好了,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接你。”

  安俊闻言,心里有些疑惑,却没有去问:“我在九州大厦的底楼大厅里,你过来吧。”

  不一会儿,陶乐军的车便到了,安俊坐上车,“还是去接芷菡吧。”

  陶乐军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安俊,“江总,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正在加紧审问。刚才我在警署去找局长问了,他已经知道我是你的司机,所以,他能说的都给我说了。”

  安俊在后视镜里跟他对了一眼,却没去问他说了什么,却听陶乐军自顾说道:“他说些了一些你三叔父子的事,原来警署还是摸到了我们不知道的事。”

  安俊听了到底有些诧异,“我三叔父子背后竟然还干了我们不知道的事?”

  “他说你三叔父子与一个叫李宁臣的人来往密切,好像这人背景复杂,他都不愿多说。”

  “李宁臣?”安俊顿时有些明白刚才发生的事背后隐藏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掏出手机再次拨通了姬存武的电话:“大哥,今天这事好像跟一个叫李宁臣的人有关,我要不要给四哥说一声,让他查查这人?”

  “安俊,我听说过这个名字,他在临安和吴越省很有些影响力,你顾着你眼前的事,我来给四弟打电话,让他去查。”

  安俊虽然刚刚经历危险,但是这时确定还是与三叔父子有关,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没有另生枝节,让他再生顾忌,平添更多的压力。

  终于到了芷菡所住的小区接上她,安俊看她上身穿了件淡红色无袖半高领的T恤,下身穿条浅灰色的七分牛仔裤,脚上蹬了双淡红色的高帮帆布板鞋,头上挽着丸子头,倒是显得特别闲适随意。

  芷菡看他上下打量自己,脸上微露笑意,“干嘛?”

  安俊早已平静内心,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微微一笑点头赞许道:“没见你这么穿戴过,很好看呢!”

  芷菡脸上现出得色,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你喜欢就好。”看了看窗外依然如瓢泼般的大雨,心里很是害怕,不由向着安俊身上靠了靠,安俊轻轻揽住她的肩头。

  车子又在路上行了好些时间,经过几段已经泛涝的道路,才到了晋安路的停车场。

  安俊接过陶乐军递过来的雨伞,揽住芷菡的纤细腰身,运起内气罩住二人的身子,直到将她送到丝艺馆。

  “菡儿,下班你等着我来接你,不要独自回去。”安俊叮嘱道,今天发生的事到底还是在他心里投上了阴影。

  “知道呢,当然等着你来接。”芷菡说着,忽然抱住他腰踮起脚飞快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安俊正待抱住她的娇躯回亲过去,芷菡已经跑开了,“早点过来,我怕着呢!”

海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