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君安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六十八章 迎战内敌

  (又从头到尾做了修改,添了不少内容,不嫌麻烦,感谢重读一次。)

  顷刻,黑白两袭长衫人飘然来到虚谷和老K跟前。虚谷乍见二人御气飞行已是心惊不已,这时看清来人,更是心里大骇,连忙惶惶上前,拱手作揖一礼,“两位姬家居士,虚谷这厢有礼了。”

  原来来人正是姬存武和姬存泓两兄弟。

  姬存武见他为恶尚浅,也没有为难于他,“虚谷道长,不必多礼。世俗之事,你还是少参与,更不可依仗你的修为为恶,否则,你这一生绝难以善了……这里没你事了,就去了吧。”

  虚谷闻言心里一宽,再次拱手作揖道:“虚谷多谢两位居士宽恕,我这就拜别两位居士回贺兰山五道观,今后再不踏出山门半步,愿道祖庇佑,阖家福生无量!”说罢也不拿眼去看老K,抬脚便走,瞬间消失当场。

  姬存武看了一眼犹自呆立在雨中的老K——这个曾与自己在北非并肩作战的战友,心里暗暗叹息,“柯大伟,我们走吧。”

  这时老K方才在惊愣中醒过神来,面对曾经的队长,脸上现出愧疚之色,嚅嗫半晌方才说出一句:“对不起。”却见他缓缓向着地上跌落下去,满脸的死灰色。

  姬存武连忙打开神识在他身体里扫了一遍,但见一身血脉乌黑,显见救治已是不及,当是他自知已无活命之机,又担心给妻儿招来报复,也觉无颜面对昔日队长。只是他这一死,再难以找到治罪李宁臣的线索和证据。

  姬存武想到外界对李宁臣的种种传言,不禁对他重视起来,“五弟,我们这些天还是先来对付这人,以免今后对付'五子'时分散我们的精力。”

  姬存泓随着三叔做金融资本运作好些年,已练就了灵活又缜密的思维,略一思忖已然明了:这次李宁臣谋杀安俊本是必死的杀局,定是安俊修为的信息有误,方才没有得逞。事后竟然洗白如此干净,可见他算计之深。“好吧,这人确不简单,我们就先来跟他斗斗。”

  “你那边先好生查查他的资金流向,我这边做好他的监控,搜寻这次行动的蛛丝马迹。同时,对他实施原材料供应和融资管控,先让他的公司陷入困境。”

  “那虚谷既然受顾来解决柯大伟一干人,必然知道一些内幕,刚才原不该那么放了他。”

  “你有所不知,虚谷所在的五道观七位长老修为深厚,大长老和二长老已入天极境下阶境界,观主又最是护短,我们还是不去节外生枝触碰它。那李宁臣在西晋的家族也是强大,还跟五道观有很深的渊源。我们只有掌握可靠的证据,动他方才让他背后的人无话可说。”

  最后姬存武又去柯大伟、王老大和黑果三人身上和车上仔细搜寻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之物,只得通知警署前来处理。

  二人回去分头布局,直到晚上方才悄悄去了安俊家与他见上面。三人分坐在茶厅里,暴雨早已停歇,落地玻璃门外的夜空青冥深邃,清冷的月辉撒进房间,雨后的夜晚显得无比静谧。

  三人寒暄过后,姬存武说完近期的布局后,续道:“安俊,你可能不知李宁臣也是一个修炼者,还曾去高丽参加过几个月的特种兵训练,去西域参与打击过恐怖分子,经验丰富,实力强悍。横扫他的敌人更是手段百出,诡异非凡。”

  安俊更感意外,“这隐身人一般的人物,不想竟然这么强大,我们要好好对待了。上午我们已解除了当初我三叔主持华瑞与他签订的所有合同。

  “同时,对我三叔所管理的部门进行整顿,多数已解除了劳动合同,有几个开除出公司,留下的也调离现有岗位,尽可能斩断他们与华瑞医药所有的联系。”

  姬存武道:“如此这李宁臣肯定有所不甘,必然还要来与你死磕,只是我们已经等他不起。我们接着加紧钳制,压缩他的公司生存空间,尽快让他落出马脚,最终一击致命。”

  李宁臣坐在临安南湖北岸边海华广场A座宁臣集团总部宽大的办公室里,上午他已经收到七个重要原材料供应商解除供应合同的电话和电子邮件。

  忽然,李宁臣的电话再次响起,他不禁一惊,拿起来一看,心里更加不安,原来电话是诸夏银行临安支行行长春喜丰打来的。

  “李总,我现在郑重通知你,我行将停止对宁臣集团提供一切贷款融资服务,已有的贷款将在到期后收回,不再续贷。”

  “春行长,宁臣集团可是AAA信誉企业,已经与贵行合作多年,给双方带来丰厚的回报,你们怎么就取消了双方的合作?”

  “李总,我也是无奈,我们是接到吴越分行的通知才这么做的,个中缘由我也不知道,望你理解。”

  当天涉及化工、电子领域主要的原材料供应商解除了对宁臣集团的供应合同,所有的银行拒绝了对它的信贷服务,地产、酒店和物流业务受到波及,集团上下立时一片恐慌。

  数日后,原材料供应替代方才基本实现,西晋李家的资金支持到位,宁臣集团得以运转,只是员工流失,产能大幅度下滑,股票一路跌停,集团元气大伤。

  李宁臣大量抛售他所持的股票,直至所剩无几。今天终于在他的主持下,宁臣集团董事会改选,西晋李家扶持的远方表兄当选为董事长,他离开了董事会,成为普通股东成员。

  他回到办公室,长长舒了一口气,环顾已经坐了四年的这间屋子,心里忽感不甘和惘然,最后脸上现出阴狠的笑意。

  傍晚,月亮还没有升起,西山林子里的蜩蝉却一阵比一阵叫得紧。突然,蝉鸣骤停,但见李宁臣的西山碧墅先后两拨黑衣人借着夜色的掩护飞身而出,消失在连绵的密林中。

  此刻,安俊带着芷菡在晋安路一家日本料理馆刚吃完饭,“菡儿,先送你回家,一会儿我回去还要审阅两份文件,明早好开会研究。”

  “好吧,我爸让我告诉你,他们已经按照你的意见对临安图书新馆设计做了修改完善,他要你尽快去公司看看,他们也该提交政府部门审核了。”

  “啊,明天下午我就去吧,这事还真不能耽搁了。”

  安俊先去送了芷菡,然后直接回家。汽车一路向东行驶在滨海大道上,前方一轮明月已然升起,悬于东边的那方海面上。一路偶尔有车辆经过,除了海浪拍打岩石的哗啦啦声音,倒是安静异常。

  汽车刚刚进入上次安俊与五子中的二子对战的海岬地带,只见前方道路中间忽然出现三名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

  安俊心里一凛,打开心识和天眼再次向着四周扫视过去,更见前方山崖高处盘腿坐着几位穿着紫袍、挽着道髻的老道,顿时明白过来。

  “乐军,给姬存武发信息,告诉他西晋那边来人了,让他多带些人过来。你们继续往前开,在前方等着我。”

  安俊说罢,拿起爻剑打开车门下了车。三个黑衣人看到已然站在路边的安俊,挥手放行了他的座驾和两辆安保车。

  海风骤起,吹动道路两旁的樱花树沙沙作响。安俊静静站在路旁,看着向自己走来的三个黑衣人。

  只见走在前面一个粗壮的汉子挥舞手中的粗大铁棍向着安俊冲了过去,铁棍激起尖厉的啸声,声势甚是惊人。

  “江家小子,你能量不小啊,竟然弄得我家三公子败走麦城。今天便让你褚爷取了你性命,看你还如何嚣张。”

  安俊淡然应道:“原来是西晋李家的人,你们这般拦路行凶,胆子还真不小。”暗忖五道观七位长老修为深厚,李宁臣也是不好相与,决定还是拖延时间,等待姬存武带人过来一同对敌。

  眼见铁棍拦腰砸来,大有裂石开山之威,安俊心里暗哼,却不动声色,急忙向后斜掠避过,手中爻剑却向他肩头点去。

  褚大汉看似笨拙莽撞,一根铁棍使得却是娴熟之极,一见剑尖点过来,迅疾纵身飞退,也用铁棍向着爻剑剑身点了过去。

  如此二人剑来棍往,斗了不下五十回合,也没分出胜负。旁边李宁臣早已看得不耐,却是碍于情面一直隐忍不发。终于忍耐不住,“五弟,你上去助褚兄一臂之力,看这江家小子似在拖延时间,等待援手。”

  李老六身体极为精壮,与褚大汉同为地阶中阶的境界,擅长用掌,掌法也是精妙异常。

  安俊看他对战沉着,每出一掌必是相机而动,不敢冒进,显然是闯荡江湖已久的老手,心中更喜,正好拿二人练手,也将伽罗拳使了出来,功力却控制在两层以内。

  这时,褚莽汉又是举棍向着安俊当头砸去,来势凶猛,顿时带起隆隆破空声,安俊错步避过,李老六乘机瞬间挥掌向着安俊后背攻去,堪堪要击中后背要害。

  安俊右手一剑顺势磕在铁棍上,险些将铁棍击落;左手一拳后翻,挡住来掌,再次化解了二人的合击。

  恰时,远处半空传来姬存武的隐秘传音:“安俊,我们到了,你放开手脚干吧。”

  安俊闻言再无顾忌,意念顿生,左手轻拂,内气激射而去,瞬间封住二人穴位,顿时动弹不得。

  李宁臣乍见安俊隔空点穴手法,大感意外,原来他一直隐匿自己的修为,实已突破到了天极境,方知江向东信息有误。

  忽见五人飘飞而来,李宁臣心里更是吃惊,方才后悔刚才不该让安俊拖延时间,错失了齐齐动手围猎他的机会,“几位长老,动手吧。”

  五道观七位长老飘飞下了山崖,各自抢占方位将安俊、姬存武几人围了起来。

  姬存武道:“李宁臣,你胆子不小,为了利益几次买凶杀人,你认为暴力能够解决所有的问题?还你几位老道方外之人,竟然不守教规,甘为西晋李家的打手,五道观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大长老道:“姬居士,你口气不小,我五道观可不是你个小辈能随便拿捏的。多说无益,还是手下见真章。”

  李宁臣见安俊几人被七长老拖住,再不敢停留,连忙抓住李老六和褚莽汉,纵身跃向着海边隐藏的快艇,几瞬间便消失在远方海平线上。

海痴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