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99之步步为营
上起点读书APP,新人免费读14天畅读本书,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

第十四章 七日情侣

  “醒醒,都醒醒!还有15分钟,到郑新市了,看好自己的钱包,行李,不要睡了,不要睡了”。

  郑新市?一代女皇武则天?懵懂醒来的葛洪,脑海中浮现出薛怀义、张宗昌、张易之与武媚娘不可描述的画面。

  被列车员魔音入脑的葛洪,坐直身体,视线下移,一本《多情剑客无情剑》映入眼帘。

  “怎么回事?”这书不是我高三高考时,和同学打赌的战利品吗?怎么会出现在2022年的火车上?上官金虹、荆无命、林仙儿不可描述之三角关系浮现在葛洪脑海。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葛洪左手掐退鬼诀,口中念念有词。

  “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对面女孩,语气略带焦急的问道。

  “没事,没事!”葛洪随口答道。

  不对,原来是她,葛洪大学时代,第一任女友隋晓爽。两个人都是去西京上大学,都是99级新生,开学报道,坐同一班列车,同一节车厢,座位也是面对面。

  天南地北的聊天,葛洪留了她的oicq号码,后来不知不觉就勾搭在了一起。此时的隋晓爽,青春逼人,大眼睛盯着葛洪,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模样。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呔!”

  葛洪双手再度掐诀,吐字异常清晰,声音逐渐高亢。

  隋晓爽伸出右手,捂着葛洪的额头说道:“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亲,我跟你很熟?你以为你是杨小蜜,我还是姚尽波呢!

  葛洪伸出左手,摸了摸裤裆,确定自己重生了。右手搭在火车桌板上,嘴里慢慢哼着东北神曲:

  “日落西山,黑了天。家家户户把门闩。行路君子奔客栈,鸟奔山林,虎归山……左手拿起文王鼓,右手拿起赶将鞭。文王鼓,柳木栓,栓上乾隆配开元……”

  举坐皆惊,隋晓爽双手捂脸,头埋在桌子上,银铃般的笑声,沁人心脾。

  重生前的葛洪,人到中年,唯物主义的信仰逐渐坍塌,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感到意外,都能够接受。因此,穿越也好,重生也罢,并不能让葛洪感觉到,哪怕一丝丝心跳加速,没有兴奋,亦没有沮丧,无悲无喜。

  依稀记得,自己大学四年,是在放纵中度过的,并没有做好职业规划。毕业后,回到家乡,在一家国企工作,过了几年平淡如水的生活。平时除了工作划水,泡妞外,研究股票成了生活的全部。

  其实,葛洪大学时期就开始接触股票,并且小有成绩。2001年在那个牛熊转换的时期,才是葛洪赚到钱的关键。

  其后,市场踏入漫漫熊途,真实水平终于体现出来,一度赔的很惨,凭运气挣得钱,凭实力亏了回去。痛定思痛后,开始了疯狂的学习,不断实践,厮杀,在A股的牛熊循环中历练。

  终于,20年沉浮后,也算是小有身家。重生前,股票资产一度达到7、8千万的样子。几千万,对于21世纪20年代,疯狂扩容的A股市场来说,连个大户都算不上,最多算中户,更不要提那些赫赫威名的操盘手。

  所以,重生前的葛洪只能算金融小亨,处于大A食物链的中等偏下的位置。

  除了业余生活,他的职场生涯也算丰富,30岁之后,离开家乡国企,去南方工作,最多两年跳一次槽,足迹遍布长三角,岭南,珠三角,基本在机械,材料相关的行业战斗和摸鱼。

  直至2022年末,当自己金融财富接近破亿,准备开始创业和做天使投资时,莫名其妙的重生了!当时,清仓了某只口罩检测股后,总资产第一次突破9位数的葛洪,疯狂party了三天。

  忽然心有所感,决定故地重游,于是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任何计划,买了当天k128的车票,背了个旅行包就出发了。准备沿着当年的求学路,去追寻那些失落的记忆。没想到求仁得仁,糊里糊涂的来到了这个时空。

  公元1999年9月4日,上午8时24分,随着列车的鸣笛,葛洪正式踏上了西京的土地,没有早到一分,也没有晚到一分。

  这一次挺进西京,一定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人生,会得到很多,同样也会失去很多!

  西京站出站口,葛洪挥手作别隋晓爽,无视幽怨的眼神,匆匆离开。心理嘀咕着“瞅什么瞅,我还不是你男朋友呢,没必要帮你拎包,哪怕你是腿玩年也不行”。

  不要被她单纯的外表欺骗,90年代末,敢独自离家3000里去上大学的女生,显然并不需要舔狗,从此相忘于江湖吧!

  火车站广场外侧,葛洪站在靠近大街的位置,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抗着尿素袋子,盯着30米外横幅,上面写着“西北纺织工学院新生接待处“。

  这就是葛洪要报道的学校,一所二本末流,最强的专业是纺织相关,纺织系有一位院士坐镇,是整个纺织系统的第一人,军队四代军服设计的核心负责人。

  除了这个孤峰直上的大高手,整个学院各个专业全面拉夸。比较知名的专业是服装学院的服装表演专业,可谓美女如云,名动西京,女生楼下那一辆辆豪车说明一切。

  另一个时空,葛洪是懵懂少年,并不知道大学还有接站这一说,独自做公交车去学校报的道。但是,今天的接站客车绝不能错过,两元硬币也是钱啊,蚊子腿也是肉啊,能省则省。

  终于,和负责登记的师姐沟通后,葛洪锐气满满的向校车走去。此一去,必繁花似锦,鹏程万里。我来,我见,我征服。

  此时此刻,大洋彼岸的阿美利加互联网行业,正繁花似锦、烈火烹油。始于1995年的互联网创业浪潮,一浪高过一浪,一个概念,一个不那么成熟的商业模式,就可以忽悠百万,千万美刀。

  这股妖风也吹到了天朝上国,海龟、土鳖、勋贵、韭菜,忘情厮杀,构成了未来二十年神州互联网江湖的徐徐画卷。

  珠三角,长三角的材料和机械相关产业,正逐步摆脱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阴影,工业企业相关的各个方面,如管理,技术工艺都有了进步提高,天朝承接阿美利加工业外包浪潮,头雁地位正式确立,可谓万类霜天竞自由。

  这是最好的时代,经济发展处于天朝上国建立以来的主升浪阶段,整个经济大盘放量拉升,个人发展机会多多,只要抓住风口,就能独上青云。

  这也是最坏的时代,稍有不慎,个人就会被浪头卷进某个无人问津的阴沟,难以翻身,最后只能了却残生。

  未来已来,江湖再见。

落雪花生 · 作家说
上起点支持我,看最新更新 下载App